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诗集
[主页]->[诗歌]->[维权诗集]->[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
维权诗集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 力虹:除了内心的了痛……
·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安均:寻找
·林毅;六四的思念
·羽森:文革四十年
·茅境:静脉在黑暗的肉中扭动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安均:黑暗给我...
·羽森:愛情海《預感》
·敌敌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
·东海一枭:自由战士
·俞心焦诗选
·廖亦武:天安门母亲
·赵飞: 中国,请你推平天安门
·茅境:中国矿工
·力虹: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陶君:广场
·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汪湖:《广场》
·安乐业:谁在乞讨(诗二首)
·安乐业:嗡嘛呢呗呢吽 _ 祭六四十七周年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草虾: 也来改回《江城子》
·何家炜:那年我们十七岁。。。
·林辉:《心中的鲜花》——献给十七年前“6.4”无名死难者
·鲁西狂徒:“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茅境:亲手杀人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
·娜仁花:清明
·白桦:再生
·林辉:嘿,老高
·力虹: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东海一枭:有一种疼痛永远无法止住
·趙造:中國,請你推平天安門
·花儿: -喜唰唰
·茅境: 六四招魂——看万润南寒山新贴有感
· 草根:不要在六四凌晨怀孕
·东海一枭:《五个字-----仿闻一多》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东海一枭:教我如何不反它?
·东海一枭: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
·曾德旷:纪念日
·曾德旷:纪念日
·抽刀断水:草体诗:民主
·姜力钧: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冷月:诗囚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草虾旧作诗词: 破阵子/李唐, 七律/桃园结义
·安均:这里少了一个诗人
·安均:自由纪念碑
·安均:我哭力虹!我哭文字狱!!
·安均:别放下、别放下
·安均:我在飘荡的乌云上镌刻我的诗歌
·羽森:英雄
·安均:如果我是个判官
·安均:为自由文化起义喝采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廖亦武: 大 屠 杀
·吴玉琴:词二首
·阿钟: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吴玉琴:好 儿 郎
·吴玉琴:献给──高智晟律师
·许万平:等待 ──致亲密的战友欧阳懿——
·许万平:囚禁的心在荡漾
·安均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 狱中绝句二首
·姜力钧:牢中素描 三首
·姜力钧: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姜力钧:走秦城
·姜力钧:山坡羊;忆秦城
·姜力钧:戴着镣铐散步
·姜力钧: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姜力钧:短歌行 笑傲江湖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安均:致草根君
·沈浩波: 诗人力虹被抓
·林泉:维权诗19首
·林泉:疯狂的拆迁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林泉:政府和黑窑主合伙湮灭童奴证据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林泉: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诗两首
·断臂武松:念奴娇 题砖窑壁
·林泉:恶有恶报的显例
·六月雪:京城—— 我的梦想,我的感伤
·林泉:胡锦涛时代新闻工作者的命运
·林泉:替辛艳华担心,等维权诗三首
·林泉:纸壳包子真假新闻有感
·林泉:中国人民要人权
·林泉:渣滓洞里发出的怒吼
·林泉:上访陷阱
·林泉:毒成聋哑喂黄连
·郑小琼:铁具
·郑小琼:机器
·郑小琼:时代广场
·郑小琼:挣扎
·郑小琼:打工,一个沧桑的词
·郑小琼:黄麻岭2
·郑小琼:我们在这里耻辱地活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我疯了,我疯得正是时候

   我坐在法庭门口,看到有人将你的尸体
   高高举过头顶,他们高喊着,还我民主,还我自由
   但你还活着,你口上在流血,你在说
   同志们,放我下来,让我的心平静一下
   我在你们头顶上太累太累,我现在看不到我的人民
   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哪里啊?
   
   啊,我来告诉你吧,亲爱的诗人,我至爱的兄弟
   您是我这殃殃大中国的唯一的一个亲兄弟啊
   我虽然是一个傻瓜,一个疯子,天天在网上发表废话
   但我就是人民,我是其中一分子,一个很小很小的细胞
   我真实地活在人民中间,我以你为荣,以你的耻辱
   作为我的荣耀,你把热血酒在大地上
   但那已不是血,而是水,是火,是酒,是金子,是伟哥
   我在吮吸着你的一切,并把你的自由写在诗歌上
   
   “我为什么活着,是因为你还没向我开炮!(东荡子)”
   不,决不!现在,是我要向你开炮,我要向你冲锋
   把刀投向你,把枪投向你,把诅咒投向你,把仇恨投向你
   我决不让你生不如死,我决不让你无地自容,我不让你
   还在我们的口食里成为一块骨头,让无数的人作为活着的证据
   今夜,我不再是船,也不是水,我不是江山,也不是天下
   我不是民主党,也不是*,也不是复兴党,我只是炮弹
   只等着向你开炮,与你同归于尽
   
   这个世界有疯子了吗?这个世界还有傻瓜吗?
   没有了呀!所在的疯子都被上帝绞死了,所有的傻瓜
   都被科学家关进了集中营,所有的植物人都变成了机器人
   只有诗人是最后一个傻瓜,这最后的一个疯子
   萨达姆刚刚被处以绞刑,现在还有谁是诗人?
   人民在看着他们,人类睁大血红的眼睛
   等着看下一个绞死谁?全球的电视转播
   正在对准下一个目标中国,因为中国还有诗人
   
   
   但我要开炮,我不再等待,我得在人民处死你之前
   将与你同归于尽,我喜欢这种结局
   这唯一的幸福与尊严,只属于我自已
   不再属于人民,这血染的风采,历史将彻底遗忘
   一个诗人之死。中国不再有一个诗人
   世界再没有一个疯子和傻瓜
   神将大笑,国将大笑,吾同树和东海一枭将大笑
   布什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将大笑 :自由与和谐万岁!
   
   冯楚66643
   2003-3-26写于海子殉难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