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诗集
[主页]->[诗歌]->[维权诗集]->[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维权诗集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 力虹:除了内心的了痛……
·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安均:寻找
·林毅;六四的思念
·羽森:文革四十年
·茅境:静脉在黑暗的肉中扭动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安均:黑暗给我...
·羽森:愛情海《預感》
·敌敌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
·东海一枭:自由战士
·俞心焦诗选
·廖亦武:天安门母亲
·赵飞: 中国,请你推平天安门
·茅境:中国矿工
·力虹: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陶君:广场
·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汪湖:《广场》
·安乐业:谁在乞讨(诗二首)
·安乐业:嗡嘛呢呗呢吽 _ 祭六四十七周年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草虾: 也来改回《江城子》
·何家炜:那年我们十七岁。。。
·林辉:《心中的鲜花》——献给十七年前“6.4”无名死难者
·鲁西狂徒:“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茅境:亲手杀人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
·娜仁花:清明
·白桦:再生
·林辉:嘿,老高
·力虹: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东海一枭:有一种疼痛永远无法止住
·趙造:中國,請你推平天安門
·花儿: -喜唰唰
·茅境: 六四招魂——看万润南寒山新贴有感
· 草根:不要在六四凌晨怀孕
·东海一枭:《五个字-----仿闻一多》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东海一枭:教我如何不反它?
·东海一枭: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
·曾德旷:纪念日
·曾德旷:纪念日
·抽刀断水:草体诗:民主
·姜力钧: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冷月:诗囚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草虾旧作诗词: 破阵子/李唐, 七律/桃园结义
·安均:这里少了一个诗人
·安均:自由纪念碑
·安均:我哭力虹!我哭文字狱!!
·安均:别放下、别放下
·安均:我在飘荡的乌云上镌刻我的诗歌
·羽森:英雄
·安均:如果我是个判官
·安均:为自由文化起义喝采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廖亦武: 大 屠 杀
·吴玉琴:词二首
·阿钟: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吴玉琴:好 儿 郎
·吴玉琴:献给──高智晟律师
·许万平:等待 ──致亲密的战友欧阳懿——
·许万平:囚禁的心在荡漾
·安均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 狱中绝句二首
·姜力钧:牢中素描 三首
·姜力钧: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姜力钧:走秦城
·姜力钧:山坡羊;忆秦城
·姜力钧:戴着镣铐散步
·姜力钧: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姜力钧:短歌行 笑傲江湖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安均:致草根君
·沈浩波: 诗人力虹被抓
·林泉:维权诗19首
·林泉:疯狂的拆迁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林泉:政府和黑窑主合伙湮灭童奴证据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林泉: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诗两首
·断臂武松:念奴娇 题砖窑壁
·林泉:恶有恶报的显例
·六月雪:京城—— 我的梦想,我的感伤
·林泉:胡锦涛时代新闻工作者的命运
·林泉:替辛艳华担心,等维权诗三首
·林泉:纸壳包子真假新闻有感
·林泉:中国人民要人权
·林泉:渣滓洞里发出的怒吼
·林泉:上访陷阱
·林泉:毒成聋哑喂黄连
·郑小琼:铁具
·郑小琼:机器
·郑小琼:时代广场
·郑小琼:挣扎
·郑小琼:打工,一个沧桑的词
·郑小琼:黄麻岭2
·郑小琼:我们在这里耻辱地活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首发于自由圣火)
   
   

   
   
   
   (曲:鲍罗丁,鞑靼女郎之舞)
   
   
   
   
   白:
   
   
   
   
   来!兄弟,我们一起唱这首哀亡的歌。
   
   
   
   
   唱:
   
   
   
   
   不要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曾到过你的故乡,见过你儿时的模样。
   我献上,一朵小小的雏菊,
   深深地悼念你,在那血色殷红的夏季。
   祖国哪,我盼了多少春秋,
   人们哪,哪里是你们的自由?
   坦克哪,不要压过我的肉体,
   刺刀哪,你的寒光多么忧愁。
   思想起,你逝去的面容,
   在我心头涌动,多少青春的悲痛。
   没有人,再高呼你的名字,
   提起过去的往事,感叹曙色迟迟。
   
   
   
   
   陌生人,请你停下脚步,
   听我慢慢倾诉,那亡者的掌故。
   他们为,祖国的明天,
   来到这魔鬼的宫殿,要它做出改变。
   (惊呼:可是!)
   枪声哪,你不要惊醒我的梦,
   朋友哪,生死离别如此匆匆。
   青春哪,你竟一去不返,
   鲜血哪,将魔鬼的犄角染红。
   此一去,竟是十六寒暑,
   长在你坟头的荆棘,已渐渐淹没大地。
   撒一捧,哀亡的眼泪,
   付与东去的流水,在梦里轮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