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诗集
[主页]->[诗歌]->[维权诗集]->[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
维权诗集
·盛世南雷:爱琴海水手群----蓝天的仰望者
·乡水: 灾难------献给爱琴海
·林辉:曙光照亮爱琴海
·老墙: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 力虹:除了内心的了痛……
·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安均:寻找
·林毅;六四的思念
·羽森:文革四十年
·茅境:静脉在黑暗的肉中扭动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安均:黑暗给我...
·羽森:愛情海《預感》
·敌敌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
·东海一枭:自由战士
·俞心焦诗选
·廖亦武:天安门母亲
·赵飞: 中国,请你推平天安门
·茅境:中国矿工
·力虹: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陶君:广场
·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汪湖:《广场》
·安乐业:谁在乞讨(诗二首)
·安乐业:嗡嘛呢呗呢吽 _ 祭六四十七周年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草虾: 也来改回《江城子》
·何家炜:那年我们十七岁。。。
·林辉:《心中的鲜花》——献给十七年前“6.4”无名死难者
·鲁西狂徒:“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茅境:亲手杀人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
·娜仁花:清明
·白桦:再生
·林辉:嘿,老高
·力虹: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东海一枭:有一种疼痛永远无法止住
·趙造:中國,請你推平天安門
·花儿: -喜唰唰
·茅境: 六四招魂——看万润南寒山新贴有感
· 草根:不要在六四凌晨怀孕
·东海一枭:《五个字-----仿闻一多》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东海一枭:教我如何不反它?
·东海一枭: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
·曾德旷:纪念日
·曾德旷:纪念日
·抽刀断水:草体诗:民主
·姜力钧: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冷月:诗囚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草虾旧作诗词: 破阵子/李唐, 七律/桃园结义
·安均:这里少了一个诗人
·安均:自由纪念碑
·安均:我哭力虹!我哭文字狱!!
·安均:别放下、别放下
·安均:我在飘荡的乌云上镌刻我的诗歌
·羽森:英雄
·安均:如果我是个判官
·安均:为自由文化起义喝采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廖亦武: 大 屠 杀
·吴玉琴:词二首
·阿钟: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吴玉琴:好 儿 郎
·吴玉琴:献给──高智晟律师
·许万平:等待 ──致亲密的战友欧阳懿——
·许万平:囚禁的心在荡漾
·安均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 狱中绝句二首
·姜力钧:牢中素描 三首
·姜力钧: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姜力钧:走秦城
·姜力钧:山坡羊;忆秦城
·姜力钧:戴着镣铐散步
·姜力钧: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姜力钧:短歌行 笑傲江湖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安均:致草根君
·沈浩波: 诗人力虹被抓
·林泉:维权诗19首
·林泉:疯狂的拆迁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林泉:政府和黑窑主合伙湮灭童奴证据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林泉: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诗两首
·断臂武松:念奴娇 题砖窑壁
·林泉:恶有恶报的显例
·六月雪:京城—— 我的梦想,我的感伤
·林泉:胡锦涛时代新闻工作者的命运
·林泉:替辛艳华担心,等维权诗三首
·林泉:纸壳包子真假新闻有感
·林泉:中国人民要人权
·林泉:渣滓洞里发出的怒吼
·林泉:上访陷阱
·林泉:毒成聋哑喂黄连
·郑小琼:铁具
·郑小琼:机器
·郑小琼:时代广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哭泣的安妮妹妹 (诗)
   
   ——献给杨天水

   
   ◎ 井 蛙
   
   
   
   你一个人,今天就在牢房里度过
   我捧着
   田野上所有盛开的花朵
   呆站一处发楞
   
   我的兄弟,我不是想念你的安妮
   可是,我的手抖动得利害
   
   我许下的诺言没能实现
   我献给你的梦
   是一片片凋谢的安妮的脸
   
   高墙缝隙里
   越狱的一枝象征爱情的雏菊黄了
   而你,没来得及奔跑过来
   
   我满是露水的手掌有杂草的刺
   疼极了,真的很疼
   那是昨夜被风吹裂的嘴唇
   流血了。
   虽然,我不是你日夜爱恋的安妮
   可是,我为安妮哭泣
   
   她不懂
   监狱狭小的窗户是否还有凉透的月亮
   为一个英雄的归途吟唱
   
   或者被一阵狂风追赶
   我说的是我们相遇的那个闷热夏天
   
   你就能找到一间可以躲避的茅屋
   你就可以在时间的倒叙中回到故乡
   
   云南的水边
   一本未完成的书
   是你和安妮年老的悠闲
   
   可是,安妮离开得那么早
   她来得又那么迟
   
   我的兄弟,尽管我不是那个被你遗忘的安妮
   我是站在家门口哭泣的
   安妮的妹妹
   
   监狱外面一棵风吹不动的树
   
   我悔恨没去拥抱南京那场大雪
   在平安夜
   我们预约好去听树梢上的钟声
   
   我丢下两个人,流浪了
   你仍然被黑暗的四壁包围
   
   诅咒梦
   她是日夜不灭的牢房里的灯火
   
   我把苦难丢下给你
   诅咒吧,我流浪的天边不会有飞鸟的行迹
   
   我是一座孤独的监狱
   而你,要在监狱里等十二年。
   
   2006-5-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