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诗集
[主页]->[诗歌]->[维权诗集]->[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维权诗集
·姚仁磊:无题——悼爱琴海
·羽森:愛情海《佳人》
·羽森:愛情海《頌歌》
·安均:黑夜,请不要再蒙蔽我们
·安均:这分分秒秒都在载入史册
·茅境:三月
·晓鸣: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力虹:写给爱琴海网友-----大地
·梦 笛: 爱琴海,我的爱人
·贾建芳:一切都没结束
·丁胜:致爱琴海网站
·海夫:数数海水----记念爱琴海
·盛世南雷:爱琴海水手群----蓝天的仰望者
·乡水: 灾难------献给爱琴海
·林辉:曙光照亮爱琴海
·老墙: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 力虹:除了内心的了痛……
·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安均:寻找
·林毅;六四的思念
·羽森:文革四十年
·茅境:静脉在黑暗的肉中扭动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安均:黑暗给我...
·羽森:愛情海《預感》
·敌敌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
·东海一枭:自由战士
·俞心焦诗选
·廖亦武:天安门母亲
·赵飞: 中国,请你推平天安门
·茅境:中国矿工
·力虹: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陶君:广场
·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汪湖:《广场》
·安乐业:谁在乞讨(诗二首)
·安乐业:嗡嘛呢呗呢吽 _ 祭六四十七周年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草虾: 也来改回《江城子》
·何家炜:那年我们十七岁。。。
·林辉:《心中的鲜花》——献给十七年前“6.4”无名死难者
·鲁西狂徒:“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茅境:亲手杀人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
·娜仁花:清明
·白桦:再生
·林辉:嘿,老高
·力虹: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东海一枭:有一种疼痛永远无法止住
·趙造:中國,請你推平天安門
·花儿: -喜唰唰
·茅境: 六四招魂——看万润南寒山新贴有感
· 草根:不要在六四凌晨怀孕
·东海一枭:《五个字-----仿闻一多》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东海一枭:教我如何不反它?
·东海一枭: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
·曾德旷:纪念日
·曾德旷:纪念日
·抽刀断水:草体诗:民主
·姜力钧: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冷月:诗囚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草虾旧作诗词: 破阵子/李唐, 七律/桃园结义
·安均:这里少了一个诗人
·安均:自由纪念碑
·安均:我哭力虹!我哭文字狱!!
·安均:别放下、别放下
·安均:我在飘荡的乌云上镌刻我的诗歌
·羽森:英雄
·安均:如果我是个判官
·安均:为自由文化起义喝采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廖亦武: 大 屠 杀
·吴玉琴:词二首
·阿钟: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吴玉琴:好 儿 郎
·吴玉琴:献给──高智晟律师
·许万平:等待 ──致亲密的战友欧阳懿——
·许万平:囚禁的心在荡漾
·安均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 狱中绝句二首
·姜力钧:牢中素描 三首
·姜力钧: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姜力钧:走秦城
·姜力钧:山坡羊;忆秦城
·姜力钧:戴着镣铐散步
·姜力钧: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姜力钧:短歌行 笑傲江湖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安均:致草根君
·沈浩波: 诗人力虹被抓
·林泉:维权诗19首
·林泉:疯狂的拆迁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林泉:政府和黑窑主合伙湮灭童奴证据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林泉: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诗两首
·断臂武松:念奴娇 题砖窑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世上最可怕的是魔鬼,
   而中共比魔鬼还要恶三分。
   害死同胞千百万,
   却从来不认错,
   从来不亏心。
   
   这个超级魔鬼象大山一样,
   在神州大地上来回碾压,
   一遍又一遍,
   一年又一年,
   人民的苦难永远没有个完。
   
   百姓的血泪流成了河,
   白骨堆成了山。
   上访路上冤民万万千,
   从青丝到白头,
   从英年到骷髅。
   
   党就是国,
   总书记和他的所有罪犯爪牙,
   都被吊在同一个裤裆里,
   统统被说成是国体。
   而沾上国体的东西就是再坏也碰不得。
   
   十五岁少年周国聪,
   无端被魔鬼误抓衙门中,
   以六四的名义被活活打死,
   又被偷偷焚化,
   就这样一天之内被灭踪。
   
   他的母亲唐德英,
   从此为儿去伸冤。
   层层衙门层层关,
   伸冤难,
   难于上青天!
   
   从派出所到公安部,
   从成都到北京,
   无数往返寒暑十七年,
   日日风餐露宿,
   早已倾家荡产。
   
   有理敢於直面党政恶棍,
   无畏敢於怒向流氓警犬。
   几冲中南海,
   几度鬼门关。
   感天动地赢得网民助伸冤。
   
   天下唯有母亲的胸脯最坚韧,
   连魔鬼也不得不让三分。
   伟大的唐德英母亲啊,
   您用十七年的生命代价,
   终於让魔鬼也气馁让步了。
   
   困难补助而不是国家赔偿,
   罪犯仍然逍遥法外,
   这当然远远不是最后的胜利,
   但这却是魔鬼认输的备忘,
   您已经是母亲英雄当仁不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