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语丝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语丝中国]->[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
语丝中国
·没有三角地的北大不是北大
·"三角地"的现实与记忆
·"三角地"的现实与记忆
·七律·有感于北大三角地被拆
·新诗:三角地啊,你为何离去?
·三角地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某老板儿子耗资千万12辆悍马迎亲
·北大“三角地”:共同体美德的成长空间
·北大未名BBS:Triangle Of Shame !
·北大未名BBS:北大旧忆——三角地
·北大未名BBS:三角地之我思
·北大未名BBS:为了面子工程,北大自毁长城
·北大未名BBS:【马后炮】感怀三角D
·北大未名BBS:关于"三角地被拆"事件的几个观点
· 北大未名BBS: 回忆中的三角地
· 北大未名BBS: 悼三角
·七律·有感于博客又被封 (多图)
·论北大三角地的消失
·找工作的十种“web2.0”方式
·深圳劳工维权人士连续遭遇暴力袭击〔图〕
·日本人为什么非要吃鲸鱼
·梁漱溟与毛泽东的交往
·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 一重点高校毕业生缘何走上"色诱敲诈"之路
· 做好人,才能做好官——回忆杨尚昆主席
·鲁迅的笔名与《周易》
· 李敖:我死诸君思此狂
·胡锦涛的班子其实是个"联合政府"
·富有的北大别变得越来越小气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联名信-----严厉谴责暴力打击民间草根团体呼吁全力缉凶 阻止不法之风
·请求社会团体和个人联名上书政府 ——深圳打工者中心遭遇暴力袭击事件
· 就《色,戒》事件致海内外华人的联署公开信
·广州番禺一公司250名员工被终止劳动合同(图)
·郭海强:昔有山西“童奴工”今有广东“性奴营”
· 张宏良:高举复兴社会主义的思想大旗
·强烈关注冰凝雪灾断路断电下的贵州受灾百姓
·李成瑞等 :关于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的建议书
·警惕房产“拐子马”洗劫国有银行
·黎智英,你終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凡人善举助力抗“疫”
·疫情“势不可挡”?错!团结可成“天堑”
·妇女节,致敬最美的战“疫”巾帼英雄
·中国战疫显实力,全民战疫有决心
·战“役”中最美的“中国姿态”
· 郭骗撤诉“大赦”是“施恩”还是“认怂”?
·郭骗败诉居无定所 流落海上缩头乌龟
·人權報告雙重標準,顛倒黑白、是非不分
·滥诉闹心,漂泊无依,“监狱岛”才是最好归宿
·友邦请求中国提供支援?安排!
·泛暴肆虐「寒冬」至,掃除黑暴「春風」歸
·海归“巨婴”,请学会感恩!
·反對派假公濟私,謀利「播獨」兩不誤
·最高礼遇、最深敬意、最佳形象致敬最美天使
·媒體爭端引「港獨」狂歡 拙劣表演盡顯「洋奴」之相
·民意:只搞政治不顧民生,要你呢個議員有何用?
·“向同胞开门,将病毒阻断门外”
·再度改口的背后,是中国无可辩驳的付出和成绩
·亂港謊言終破碎 願香港不再哭泣
·山姆大叔,请“靠点谱”
·揚言全港「攬炒」?香港市民決唔會答應!
·“美国至上”尽显“霸权本色” “救援争先”践行“大国担当”
·“以人为本”,拯救美国的唯一良药
·香港父母嘅心聲:求求你哋放過班細路啦!
·生命岂能为“标尺”,死亡十万怎“成功”?
·特朗普低头思实干,蓬佩奥何时止“错谈”?
·民意初現怒指反對派搗亂選舉 真相大白笑看該小丑張狂姿態
·口罩“真假难辨”,众国“身口不一”
·亂港喉舌,唔除唔快!「黃媒」嘅賬喺時候清算
·“弥天大谎”终破灭,救国之术唯有“诚”
·两封“公开信”,两颗“大国心”
·反對派播「獨」又播「毒」,賊喊捉賊無恥之極!
·法律面前冇特權,反對派議員「以身試法」終有報
·“当代海盗”掀物资之战,贼喊捉贼控“一级谋杀”
·反對派「拉布」成習惹各界擔憂 「救命錢」絕唔可以「拉布」拖延!
·“政治抗疫”助攻疫情扩散,“专家挂帅”方能力挽狂澜
·“政治抗疫”助攻疫情扩散,“专家挂帅”方能力挽狂澜
·反對派口出狂言藐視法紀,整治「法治喪屍」刻不容緩!
·川式神药“杀人如麻”,川式重启“葬送美国”
·新冠疫情下,美国“富人优先”的社会弊病该治治了
·反对派“拉布”恶行惹各界反感:倘若一意孤行,必将自取灭亡!
·偷师“中式防疫”?想学,我教你啊
·惡意拉布拒不認錯妄想“停擺”救命錢 滔滔民意齊聲譴責亂港“毒瘤”勢必除
·惡意拉布拒不認錯妄想“停擺”救命錢 滔滔民意齊聲譴責亂港“毒瘤”勢必除
·自由美利坚,分裂每一天
·國家安全教育日敲響反對派警鐘 絕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安風險口
·肆意煽暴助長恐怖主義 攬炒全港再無容身之地
·“生命的价值”不应当屈居“经济”之下!
·掀起“人类内战”的美国,别让自己沦为人类的叛徒!
·反對派「拉布、攬炒」成習,與民為敵必將自食惡果!
·“杀人神药”背后的冷血政客
·反對派:荼毒香港年青一代嘅幕後黑手
·「全港攬炒」頻作惡 百萬民意不可違!
·“甩锅天王”难逃弃子之命,“作伥”众人当思亡羊补牢
·“颠倒黑白”反对派: 践踏法治者却宣称“法治已死”!
·美国疫情的丧钟为谁而鸣
·反对派“揽炒祸港”愈演愈烈, 铲除乱港宵小刻不容缓!
·暴力事件頻發:被反對派毀掉嘅年青一代
·“最勤总统”葬送美国防疫,无良政客当思以此为戒
·亂港分子頻滋事,願悲劇唔再重演
·活在“恐怖片”中的美国,请记住,现实世界没有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今年11月1日是西南联大建校70周年。联大北京校友会汇集师长、同学及与联大有密切联系者撰写的110多篇文章,编成《我心中的西南联大》一书,从各个侧面记叙西南联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民主科学传统、学术自由风气、大师如云盛况以及异彩纷呈的业余文化生活等等,内容翔实,生动感人。这本书的出版发行,可以使更多人了
   
   解联大、认识联大。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

   
   
     联大成立之初,只是为了把大学教育的长明灯持续下来,保持我国的学术文化不中断。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在长沙合并为一校时称"临时大学",迁昆明后正式定名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三校各推一人为常委,蒋梦麟(北大)、梅贻琦(清华)、张伯苓(南开),三校常委集体负责领导。蒋梦麟、张伯苓常驻重庆,常委长期主持人是梅贻琦校长。
   
   
     西南联大值得怀念的是它的自由宽容、博大深宏的学风。团结师生的唯一凝聚力是爱国主义。
   
   
     国民党时期,全国高校都要上"党义"课。教者照本宣科,课堂稀稀拉拉,学生勉强应付。西南联大不设"党义"课,以伦理学代"党义",全国院校只此一家。全校学生分为四个大班,由哲学教师四人分担。当时没有容纳这样许多人的大教室,就在露天上课,记得哲学系讲师齐良骥、石峻、王逊都教过伦理学,冯友兰先生也教过一个班,在大树底下讲课,他戏称这是"杏坛设教"。(曲阜孔庙有"杏坛"相传孔子讲学处)
   
   
     沈有鼎讲《周易》,这部书太难懂,只有两三个听众,其中闻一多教授也去听课。郑昕讲康德哲学,听课的有数学教授程毓淮。
   
   
     联大教授重创新,都以讲自己的教材为荣,讲现成的教科书为不光彩。这也是其他大学稀见的。
   
   
     联大抓体育抓得很紧,功课都及格,体育不及格不能毕业。还规定文科学生必选一门自然科学,理科生必选一门人文科学。目的在于培养通识人才。有的系鼓励选修第二外语,如哲学系学德语,为了读康德、黑格尔的著作。
   
   
     入学第一年,英文、国文(语文)都是重点必修课,必须学好,这两门不及格,不能升级。一年级语文课教师,记得有余冠英、李广田、沈从文等十来位。英语教师有王佐良、李赋宁、叶柽、查良铮等十来位,这些教大一英文、国文的教员后来都成了知名的诗人、专家、学者。
   
   
     1943年,中国也派遣远征军出国到缅甸与美英联军共同作战。中国军队需要大量翻译到美英中当译员(上尉军衔),时值寒假(只差半年毕业),西南联大号召全校四年级男生都去当翻译,体检合格后先培训一个月,即上岗。可见西南联大学生英文基础比较扎实,文、理、法、工各科学生都能胜任,有的翻译官后来立了功。
   
   
     平时学生考试,不必按照教师的讲义来答卷,意见与教师相反,只要有根据,也可以拿高分。记得经济系陈岱孙教授开《财政学》,这是一门既有理论又要联系实际的课程。经济系的同学说有一年考试题目是"假若我当财政部长"。西南联大之所以人才辈出,既有个人的努力,也与这个鼓励创新的学风有关。
   
   
     西南联大办校正值战争年代,有一半的日子天天躲避日寇飞机轰炸,物价飞涨。师生在半饥半饱状况下,却为中华民族培养了一大批人才。从1938年至1946年,先后在联大毕业的本科生(包括持北大、清华、南开学籍的),总计有3700余人。这些毕业生在当时以及新中国建国后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当时西南联大已经是世界第一流。已有事实证明,西南联大选送出国的优秀学生,到外国也是该校专业的尖子,有的人当了课题组的领军人物。凡是到过西南联大的中外学者,都认为西南联大创造了办大学的奇迹。
   
   
     所谓奇迹,无非是对稀见事物的一种称谓,奇迹出现绝非偶然。魏晋哲学家王弼说过"物无妄然,必由其理"。
   
   
     在1942年6月,当时的教育部部长陈立夫,三次下命令给西南联大,要求全国教材内容、考试方式,课程设施都要全国统一,由教育部核准。西南联大教授们经过认真考虑、讨论,对教育部的办法提出异议。全文较长,又是文言,简述大意如下:
   
   
     大学包罗万象,任务为百年树人,各大学自有其教学经验,宜稳定,不宜多变。同一课程,不同学校,讲授内容各不相同,教育部行政领导时有更迭,如果一切都由教育部决定,朝令夕改,大学将无所适从。今天的教育部官员,也多当过大学教授。当他在当教授时,专教一门专业,兢兢业业,尚恐出错。为什么到了部里,忽然成了万能的指挥者(原文为"智周万物"),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三校创办之初,办学方针都是遵循教育部方针办的,施行多年,为国培养人才,说不上有功,尚未出现流弊。全国大学,水平参差不齐。教育部的统一教材,统一课程的规定似可以允许例外。
   
   
     呈文发出后,未见教育部第四次来文,师生们松了一口气。
   
   
     西南联大没有什么独特之处,其实就是原来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奉行多年、行之有效的方针,就是"海纳百川,心系天下(爱国主义),百家争鸣,不断创新",也就是"五·四"精神在教育方面的具体化。由于民国期间长期军阀混战,政治混乱,只有教育界几所有水平的大学保持着"五·四"以来的"科学与民主"这一小块净土。政府定都南京,北平成为文化城市。这种环境使北大、清华、南开等校得以按照教育规律办学。办学方针实事求是,教学方式百家争鸣,不强求纳入一个模式。同一课程,如"唐诗",闻一多与罗庸两人观点不同。一样古文字学,唐兰与陈梦家不同。同一课程,同一教授,今年与去年不同。教授之间,互相听课,师生之间可以互相保留不同的学术观点,撰写论文。学生可以不同意导师的见解,只要持之有故,有充实的根据,教师可通过他的论文。
   
   
     联大不提倡读死书,同学都关心国家大事。当时的头等大事是支持抗战。在科研工作中从不抱残守缺,在战时与海外大学交流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师生们密切关注国际学术前沿各领域,有人回国带回一本新书(江泽涵教授的一本《拓扑学》),当时尚不具备复印条件,教授们曾辗转手抄。
   
   
     我在西南联大先当学生,后来又当教师。我是北大文科研究所的第一批研究生(一共招过两届,我是第一届)。研究生与北大几位导师教授同住在一个宿舍(靛花巷)又在同一个餐厅开伙食,因为房间小,分在两处用餐。师生们朝夕相处谈学问,也谈生活,议论政治也随时讲些历史掌故,师生关系十分融洽。据我所知,这种师生之间互相关心帮助的风气,三校其他院系也有。如清华大学文科研究所学生帮助老师买菜,物理系的吴大猷夫人患急病,学生朱光亚背着送医院。此种故事甚多,无须多举。师生之间朝夕见面经常地交流,有学术的,有思想的,这有点像古代的书院。北大文科研究所,正所长是傅斯年,副所长是郑天挺,罗常培戏称郑天挺先生为"山长"(古代的书院的导师及主持人)。我们同住的导师有罗常培、郑天挺、陈寅恪、汤用彤、姚从吾几位。
   
   
     第一批研究生中,后来知名的有王玉哲(南开大学)、杨志玖(南开大学)、阴法鲁(北京大学)、周法高(台湾,院士)、逮钦立(东北师大)等。
   
   
     清华大学的研究生有王瑶、冯契、季镇淮、王浩等。南开未招研究生。
   
   
     如问联大何以能创造奇迹,可以明确回答,这奇迹来自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西南联大关心天下大事(外抗日寇,内争民主)、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尊重别人的民主传统,"五·四"的火炬在联大师生手中传承下来。当时云南有地方政府对重庆的干预有所抵制。这种环境下,也增长了西南联大民主运动空间。
   
   
     当年的西南联大师生人人关心国家命运,抗战必胜,日寇必败,已成为联大师生的共识。"五·四"精神不仅在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发挥了积极作用,今天的实现科学发展观,发扬民主,是中华民族为之奋斗的总课题。西南联大虽已结束,联大精神是常青的,百年树人,实现科学发展观已成为全民族前进的大方向。前景无限,共同奋斗,任重道远。
   
   人民日报
   2007年11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