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语丝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语丝中国]->[ 永远的西南联大 ]
语丝中国
·高校行政化管窥
·李尔重等1700位同志对党的十七大的献言书
·李尔重等1700位同志签名支持李成瑞等170位同志的“献言书”
·随笔:城管打人有理
·随笔:伤感2006
·小说:县长的一次讲演
·小说:白雪
·当发生社会危机的时候
·台湾一校长震动国人的演讲:处处都是爱国主义
·内贾德给布什的信
·当代中国社会与官场素描
·国内十大荒诞禁令排行榜
·浙大教授让人心寒的演讲--说出了实话
·郎咸平10月1日在墨尔本的演讲
·北大教授称“中国大学特点是越来越像官场”
·郎咸平:美元对人民币的屠杀正在展开
·毛主席最经典的一句话,经典中的经典~!
·郎咸平在博鳌防地产论坛上的演讲(视频)
· 永远的西南联大
·哈佛大学扩建为何需要50年
·"亲亲相隐"
· 读研值不值,是一个早就应问的问题
·蒋介石、毛泽东的有趣互动
· 论“权力资本腐败”
·中国思想解放的三个关键
·邓小平和赵紫阳的关系
· 胡锦涛政治思想研究
· 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和谐的社会
·钱学森先生的思维哲学和治学之道
· 上课时间,老师在哪里?
·人证
·随笔:关于成立"斧头帮"的通知
·目前最流行的大学语录
·南京一名大学生9年换500部手机(图)
·中国教育:改革还是倒退?
·没有三角地的北大不是北大
·"三角地"的现实与记忆
·"三角地"的现实与记忆
·七律·有感于北大三角地被拆
·新诗:三角地啊,你为何离去?
·三角地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某老板儿子耗资千万12辆悍马迎亲
·北大“三角地”:共同体美德的成长空间
·北大未名BBS:Triangle Of Shame !
·北大未名BBS:北大旧忆——三角地
·北大未名BBS:三角地之我思
·北大未名BBS:为了面子工程,北大自毁长城
·北大未名BBS:【马后炮】感怀三角D
·北大未名BBS:关于"三角地被拆"事件的几个观点
· 北大未名BBS: 回忆中的三角地
· 北大未名BBS: 悼三角
·七律·有感于博客又被封 (多图)
·论北大三角地的消失
·找工作的十种“web2.0”方式
·深圳劳工维权人士连续遭遇暴力袭击〔图〕
·日本人为什么非要吃鲸鱼
·梁漱溟与毛泽东的交往
·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 一重点高校毕业生缘何走上"色诱敲诈"之路
· 做好人,才能做好官——回忆杨尚昆主席
·鲁迅的笔名与《周易》
· 李敖:我死诸君思此狂
·胡锦涛的班子其实是个"联合政府"
·富有的北大别变得越来越小气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联名信-----严厉谴责暴力打击民间草根团体呼吁全力缉凶 阻止不法之风
·请求社会团体和个人联名上书政府 ——深圳打工者中心遭遇暴力袭击事件
· 就《色,戒》事件致海内外华人的联署公开信
·广州番禺一公司250名员工被终止劳动合同(图)
·郭海强:昔有山西“童奴工”今有广东“性奴营”
· 张宏良:高举复兴社会主义的思想大旗
·强烈关注冰凝雪灾断路断电下的贵州受灾百姓
·李成瑞等 :关于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的建议书
·警惕房产“拐子马”洗劫国有银行
·黎智英,你終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凡人善举助力抗“疫”
·疫情“势不可挡”?错!团结可成“天堑”
·妇女节,致敬最美的战“疫”巾帼英雄
·中国战疫显实力,全民战疫有决心
·战“役”中最美的“中国姿态”
· 郭骗撤诉“大赦”是“施恩”还是“认怂”?
·郭骗败诉居无定所 流落海上缩头乌龟
·人權報告雙重標準,顛倒黑白、是非不分
·滥诉闹心,漂泊无依,“监狱岛”才是最好归宿
·友邦请求中国提供支援?安排!
·泛暴肆虐「寒冬」至,掃除黑暴「春風」歸
·海归“巨婴”,请学会感恩!
·反對派假公濟私,謀利「播獨」兩不誤
·最高礼遇、最深敬意、最佳形象致敬最美天使
·媒體爭端引「港獨」狂歡 拙劣表演盡顯「洋奴」之相
·民意:只搞政治不顧民生,要你呢個議員有何用?
·“向同胞开门,将病毒阻断门外”
·再度改口的背后,是中国无可辩驳的付出和成绩
·亂港謊言終破碎 願香港不再哭泣
·山姆大叔,请“靠点谱”
·揚言全港「攬炒」?香港市民決唔會答應!
·“美国至上”尽显“霸权本色” “救援争先”践行“大国担当”
·“以人为本”,拯救美国的唯一良药
·香港父母嘅心聲:求求你哋放過班細路啦!
·生命岂能为“标尺”,死亡十万怎“成功”?
·特朗普低头思实干,蓬佩奥何时止“错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永远的西南联大

    永远的西南联大
   
   
     2007年11月1日是西南联大建校70周年纪念日,对于这些年事已高的老校友来说,这恐怕是不少人最后一次相见了。
   

   
     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西南联大人的精神气质历久弥新,这所大学的遗产属于全人类。
   
   
     "当年,我们都很年轻,也很幸运,能够在那充满科学民主气氛的校园里学习。"88岁的西南联大校友李忠在台上挺直腰板,缓慢却有力地朗诵道,"尽管物质生活十分艰苦,但精神生活却异常丰富。这里大师如云……"
   
   
     10月27日,西南联合大学建校7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西南联大校友以及北大、清华、南开和云南师范大学的师生会聚一堂。他们大多来自北京、天津,但也有像84岁的汪弘先生这样从美国赶来的,来自台湾的易君博先生不但自己前来,还拉来了同为校友的湛淳霈。联大的校友每五年才一聚,对于这些年事已高的老校友来说,这恐怕是不少人最后一次相见了。
   
   
     1937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在抗战的炮火中被迫南迁,先是南下长沙,成立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后又西迁昆明,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的9年中先后约有8000人在这里就读,不少人后来都成为蜚声中外的学术大师。27日这天,约260名校友参加了聚会。在联大的师生名录里,陈寅恪、陈省身、华罗庚、周培源、冯友兰、费孝通、吴大猷、杨振宁、李政道、闻一多等人的名字赫然其中。新中国成立后的两院院士中,联大师生有164人;在我国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有6位是联大学生;2000年以来获国家最高科技奖的9位科学家中,有3位是联大学生……在当年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在战火中成立的西南联大创造了一个奇迹。
   
   
     而这些并不是西南联大留给后人的全部。"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当台上的老同学合唱团和清华大学学生合唱团共同唱响这首激昂的《西南联大校歌》时,台下的老校友们也一同起立高歌。1944年进入联大学习的廖仲安右手拎着两三个手提袋,左手打着节拍陶醉地哼唱着。他说,在学校的时候,校歌是经常唱的。他右手的手提袋中,一个是印有某商场字样的购物布袋,一个是清华发的装有西南联大资料的纸袋,上面两行字很醒目:"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指挥合唱的是84岁的严宝瑜,他神色严峻,振臂挥舞。1945年12月1日,在昆明爆发的反内战学生运动中,潘琰等四师生被特务军警杀害,这就是"一二·一"惨案。当时外文系年仅22岁的严宝瑜流着眼泪作词谱曲写出了《送葬歌》,就是唱着这首歌,昆明数万送葬人沉痛送别了四烈士。后来严宝瑜赴德国留学,主要研究德国文学史及音乐史。回国后,他成为北京大学艺术学系创始人,身兼西方语言文学系教授和艺术学系教授。
   
   
     "一二·一"惨案发生后,正在西南联大社会学系就读的女生裴毓荪就和同学们一起投入到纪念女烈士潘琰的活动中去,那时她已加入党组织。进步组织"剧艺社"花了3天3夜赶出了话剧《潘琰传》,饰演潘琰的正是裴毓荪。在艰苦环境中上演的《潘琰传》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1948年,反动当局大规模逮捕爱国学生,当时,从西南联大迁返北平的裴毓荪在清华大学社会系学习。就在清华园,费孝通、冯友兰、吴泽霖三位老师冒着危险把她保护在家中,并脱离险境。如今,在校友面前的裴毓荪已满头银发,但配上大红格衣领和黑墨镜更让她显得精神矍铄,风采不减。她愉快地和老校友、老朋友们拥抱着、交谈着。同为西南联大校友的丈夫张彦则就在身旁,他们已是金婚。
   
   
     曾在西南联大社会学系就读的张祖道,同别的校友不大一样。他不是弯腰就是爬高,然后用胸前挂着的那台尼康FM2照相机,静静地拍摄。这位85岁的摄影家使用的是传统的胶片相机,而且是完全靠肉眼手动对焦。张祖道抗战末期考入西南联大,师从费孝通、潘光旦先生。那时,他和化学系的同学把宿舍布置成简易暗房,冲印"一二·一"前后拍摄的照片。那使他加深了对摄影纪实功能的认识。后来,他还拍摄了北平"抗议美军暴行大游行"、解放军进入北平城等内容的照片。张祖道从1957年开始陪同老师费孝通造访江村—江苏省吴江县开弦弓村,用摄影记录这个小村庄从50年代从事农桑到90年代工业化的变迁过程。他还七八次沿着另一位老师潘光旦先生在鄂湘川调查的路线,对土家族人的生活进行视觉记录。从人类学、社会学来看,张祖道这些田野调查式的图像看上去异常平和,但却弥足珍贵。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教授依色雷尔曾经评价说:西南联大传统并未在逝去的岁月中冻僵,却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可继承的一宗遗产。这所大学的遗产属于全人类。
   
   
     清华园里秋意渐浓,红色和黄色的落叶不时轻轻飘落在尚显翠绿的草坪上。27日下午,复制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就在这样一片草坪中落成揭幕。纪念碑的正面,由联大文学院院长冯友兰撰文、中国文学系闻一多教授篆额、中国文学系主任罗庸教授书丹。冯友兰先生在联大战时使命完成、三校即将返故地之际撰写的那篇美文,看上去越发清晰。碑的背面是"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从军学生题名",800多个名字工整地排列其上。几位老校友在亲属的帮助下寻找着自己的名字,找到后便指着自己的姓名请人拍照留念。1944年,如今86岁的魏宗华和84岁的王宗周曾共同赴印度远征抗日,他们都分别在碑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却没想到彼此在这里谋面。两位老人彼此相握,唏嘘不已。
   
   
     近年来联大校友积极为"希望工程"捐款,在云南等地建立了7所西南联大希望小学;联大校友还慷慨捐资,分别在清华、北大、南开等校建立了教育奖励基金。
   
   
     此次联大校友聚会时,历时7年制作的《西南联大人物访谈录》21集音像制品和同名图书送到老校友手中,受到好评。今年91岁高龄的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曾在西南联大任教的任继愈先生感到遗憾的是,这件工程还是启动迟了,随着老一辈先生的先后谢世,今天能够提供信息的见证人,都属于西南联大的第二代。如果再迟几年,这第二代人也会越来越少。
   
   
   中国青年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