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语丝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语丝中国]->[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认识的几个误区 ]
语丝中国
·当谎言嘲弄真理
·韩国民主劳动党的兴起
·日本的民族主义动力还是羁绊
·一流大学的5个特征
·做一个合格的中国人
·生态文明与社会公平
·美国学校怎么了?——美国07年校园枪击案
·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认识的几个误区
·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回顾
·高校行政化管窥
·李尔重等1700位同志对党的十七大的献言书
·李尔重等1700位同志签名支持李成瑞等170位同志的“献言书”
·随笔:城管打人有理
·随笔:伤感2006
·小说:县长的一次讲演
·小说:白雪
·当发生社会危机的时候
·台湾一校长震动国人的演讲:处处都是爱国主义
·内贾德给布什的信
·当代中国社会与官场素描
·国内十大荒诞禁令排行榜
·浙大教授让人心寒的演讲--说出了实话
·郎咸平10月1日在墨尔本的演讲
·北大教授称“中国大学特点是越来越像官场”
·郎咸平:美元对人民币的屠杀正在展开
·毛主席最经典的一句话,经典中的经典~!
·郎咸平在博鳌防地产论坛上的演讲(视频)
· 永远的西南联大
·哈佛大学扩建为何需要50年
·"亲亲相隐"
· 读研值不值,是一个早就应问的问题
·蒋介石、毛泽东的有趣互动
· 论“权力资本腐败”
·中国思想解放的三个关键
·邓小平和赵紫阳的关系
· 胡锦涛政治思想研究
· 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和谐的社会
·钱学森先生的思维哲学和治学之道
· 上课时间,老师在哪里?
·人证
·随笔:关于成立"斧头帮"的通知
·目前最流行的大学语录
·南京一名大学生9年换500部手机(图)
·中国教育:改革还是倒退?
·没有三角地的北大不是北大
·"三角地"的现实与记忆
·"三角地"的现实与记忆
·七律·有感于北大三角地被拆
·新诗:三角地啊,你为何离去?
·三角地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某老板儿子耗资千万12辆悍马迎亲
·北大“三角地”:共同体美德的成长空间
·北大未名BBS:Triangle Of Shame !
·北大未名BBS:北大旧忆——三角地
·北大未名BBS:三角地之我思
·北大未名BBS:为了面子工程,北大自毁长城
·北大未名BBS:【马后炮】感怀三角D
·北大未名BBS:关于"三角地被拆"事件的几个观点
· 北大未名BBS: 回忆中的三角地
· 北大未名BBS: 悼三角
·七律·有感于博客又被封 (多图)
·论北大三角地的消失
·找工作的十种“web2.0”方式
·深圳劳工维权人士连续遭遇暴力袭击〔图〕
·日本人为什么非要吃鲸鱼
·梁漱溟与毛泽东的交往
·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 一重点高校毕业生缘何走上"色诱敲诈"之路
· 做好人,才能做好官——回忆杨尚昆主席
·鲁迅的笔名与《周易》
· 李敖:我死诸君思此狂
·胡锦涛的班子其实是个"联合政府"
·富有的北大别变得越来越小气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联名信-----严厉谴责暴力打击民间草根团体呼吁全力缉凶 阻止不法之风
·请求社会团体和个人联名上书政府 ——深圳打工者中心遭遇暴力袭击事件
· 就《色,戒》事件致海内外华人的联署公开信
·广州番禺一公司250名员工被终止劳动合同(图)
·郭海强:昔有山西“童奴工”今有广东“性奴营”
· 张宏良:高举复兴社会主义的思想大旗
·强烈关注冰凝雪灾断路断电下的贵州受灾百姓
·李成瑞等 :关于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的建议书
·警惕房产“拐子马”洗劫国有银行
·黎智英,你終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凡人善举助力抗“疫”
·疫情“势不可挡”?错!团结可成“天堑”
·妇女节,致敬最美的战“疫”巾帼英雄
·中国战疫显实力,全民战疫有决心
·战“役”中最美的“中国姿态”
· 郭骗撤诉“大赦”是“施恩”还是“认怂”?
·郭骗败诉居无定所 流落海上缩头乌龟
·人權報告雙重標準,顛倒黑白、是非不分
·滥诉闹心,漂泊无依,“监狱岛”才是最好归宿
·友邦请求中国提供支援?安排!
·泛暴肆虐「寒冬」至,掃除黑暴「春風」歸
·海归“巨婴”,请学会感恩!
·反對派假公濟私,謀利「播獨」兩不誤
·最高礼遇、最深敬意、最佳形象致敬最美天使
·媒體爭端引「港獨」狂歡 拙劣表演盡顯「洋奴」之相
·民意:只搞政治不顧民生,要你呢個議員有何用?
·“向同胞开门,将病毒阻断门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认识的几个误区

   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认识的几个误区
   
   胡锦涛总书记的"6·25"讲话,充分肯定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明确地表达了我们党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坚定信心。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关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认识还存在着各种误区。消除这些误区,对于推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意义十分重要。
   
    误区之一:认为我国民主建设的成就不大

   
    一些人完全按照西方的政治标准,来评判我国的现实政治发展,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经济上成就巨大,但在民主政治方面却乏善可陈。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号角恰恰是从政治上拨乱反正后开始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本身就是一次政治改革,也就是政治体制改革先于经济体制改革。中国经济的多元化进程是由政治改革启动的,但经济改革反过来又促使了政治体制进一步变革。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民主政治方面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我们逐步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本制度框架,公民的基本权利得到更加切实的保障,包括村民自治在内的基层民主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一个相对独立的公民社会开始出现,党和政府已经把建立法治国家作为我国的长远政治发展目标,公民政治参与的形式和渠道日益增多。所有这些都是民主政治的成就,在这方面我们大可不必妄自菲薄。
   
    误区之二:认为在我国实行民主还不具备现实条件
   
    一些人认为,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比较落后,公民的整体素质不高,公民对民主的愿望和诉求不强,因此,中国目前实行民主还缺乏现实基础。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这些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经济发展是政治发展的基础,这是从根本上讲的。不能把两者的关系庸俗地理解了简单地等同关系。人类的政治发展史已经有许多事例表明:经济发展迅速未必自发带来民主政治;反之,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也未必在民主政治方面也落后于其他国家。公民素质的高低与民主的发展程度之间当然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但两者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等同关系。其实,一些民众表现出对政治不感兴趣,恰恰在于我们没能有效提供参与民主的渠道,公民缺乏民主政治的经验,才使他们产生政治冷漠感,甚至丧失对政治的信心。从这个意义上说,发展民主是提高公民整体素质的最有效途径。至于说公民的民主需求不足,更与事实不符合。
   
    误区之三:认为民主没有普遍性
   
    一些人认为,民主是西方的"舶来品",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你一讲民主的普遍性,他就说你在宣扬超阶级的抽象民主观。温家宝总理说,民主、法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而是整个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普遍价值。个别人也把这种观点看成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其实,温总理的民主观,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民主观。马克思曾明确说过:"只有民主制才是普遍和特殊的真正统一"。有学者最近撰文指出,马克思当年所批判的那些资产阶级理论家,是以民主的"普遍性"去抹杀民主的阶级性和特殊性;今天有些"马克思主义者",则是以民主的"特殊性"去抹杀民主的普遍性和一般性。看起来是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其思维逻辑的极端性、片面性以及对"普遍—特殊"、"抽象—具体"链的割裂,如出一辙。实际上,马克思在批判资本主义民主的虚伪性和揭露其阶级统治实质的同时,并未因此而否定真正的民主是人类的普遍价值。因此,无论是按照事物本来的性质,还是按照马克思分析事物的一贯逻辑和马克思自己对民主普遍性的明确论断,马克思的民主观承认民主的普遍性,这应当是不言而喻的。正是基于民主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所以每个国家应该根据自己本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去实现民主的价值,国家的政治发展既有共同的规律和公理,又有特殊的道路和模式。
   
    误区之四:认为有民主就没有法治
   
    有些学者认为,中国目前进行的应该是法治建设,而不是民主建设,那些主张民主建设的人是"民主迷信"。这是将民主与法治人为地割裂开来,从而哗众取宠或者投其所好的伪命题。因为在现代条件下,民主与法治完全是不可分离的,它们一起构成现代政治文明的两大支柱。首先,民主必然要求法治。民主同样需要权威,需要秩序。但在民主政治条件下,维护权威和秩序的基本手段,不是某个组织或某个领袖的无限权力,而只能是法治。其次,法治必须以民主为前提。法治的基本意义就是国家的法律,而不是其他东西,是政府和公民的最高行为准则,任何个人和组织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显而易见,唯有民主政治,才能提供法治的上述前提条件。否则,我们至多有法制(rule by law),而不能有法治(rule of law)。民主政治也不是简单的多数统治,它是一种尊重多数而保护少数的制度。认为一实行民主,就会剥夺少数人权利,是耸人听闻的荒唐观点。
   
    误区之五:认为民主就是选举
   
    一些人将民主简单地等同于选举,这是对民主的极大误解。当然,自由而公正的竞争性选举对于民主政治至关重要,这一点无可否认。但是选举并非民主政治的全部内容,过分强调竞争性的选举,而忽略民主的其他内容,就会犯西方学者所批判的"选举主义的谬误",落入西方学者所称的"自由民主的陷阱"。除了选举之外,民主还有其他丰富的内涵。如经济民主和平等,公民的言论、结社、出版等基本的自由权利,政治平等,公民的参与、对政治权力的监督,公共权力之间的相互制约,对多数选择的尊重及对少数权利的保护,等等。正如有的政治学者所概括的那样,民主政治既是一种选举政治,也是一种参与政治、法治政治、宽容政治和有限权力的政治。
   
    误区之六:认为民主是万能的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民主政治社会能解决一个社会所有的政治、经济、管理和文化问题,这就是典型的"民主万能论"。事实上,民主化并不必然带来经济增长、社会公平、管理效率、政治和谐和更加自由的市场。正如俞可平先生在"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中所列举的那样,民主政治有许多内在的不足,为了实现民主我们也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但尽管这样,相对说来,民主仍然是最好的政治制度,因为民主政治最能反映民意,最能保护公民的政治和经济权益,最能体现机会均等的原则,最能使政府服务于广大公民的利益,最能保证公共权力的公正与廉洁,最能增强政府的公信力,最能避免专制独裁。所有这些,都已经为人类的政治实践所充分证明。
   
    误区之七:认为只有多党制才能发展民主
   
    一些人认为,只有多党制才能发展民主,其错误原因有两点:第一,单纯强调民主的普遍性,而忽略了其特殊性。民主固然是一种普世性的价值,但要推进民主就必须承认实现民主的途径和方式随着国家、文化的差异而有所不同。民主与权利一样,其发展如马克思所说"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及由此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在目前的中国,照抄照搬西方的多党制和议会民主制肯定是行不通的。中国社会阶层呈现多元化趋势,政治体制也应体现出多元化的特点,但这种多元化不一定必须通过多党制来体现。只要执政党能充分代表各阶级、阶层、社会集团和群体的利益,民主政治就能有效地得以运行。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政党政治的实践也表明了这一点,多党制未必能够呈现出利益多元化的组合,而一党制也可以充分代表各方利益。因此,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一方面应吸收西方的民主有益成分,另一方面又要根据自己的文化和政治传统,发展起一种中国模式的民主理论和实践。
   
    误区之八:认为推行民主就会导致社会不稳定
   
    有些人以亚洲和拉美地区为例,断言民主必然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甚至会造成国家和地区的分裂。其错误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没有正确分析这些国家和地区不稳定的根本原因。亚洲和拉美地区实行民主政治所造成的混乱并非缘于民主,恰恰是民主制度不健全的结果。第二,不了解民主政治本身与社会稳定的关系。在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条件下,人们的价值和利益追求呈现出多元化,这并不是民主的过错,恰恰是民主的需要和民主的功能。第三,坚持了僵化的稳定观。一些人把稳定简单地理解为维护现状不变,对民众的诉求采取"堵"的方式。实际上,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当然需要稳定,但这种稳定不是以"堵"为主的静态稳定,而是以"疏"为主的动态稳定。寻求过程中的平衡,实现改革、发展与稳定三者的有机统一。
   
    误区之九:认为民主必需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
   
    有些人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稳步发展,中国将产生一批中产阶级,他们将成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主要推动力量。但是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批新崛起的中间力量未必是推动中国民主政治的中坚力量,甚至可能成为民主政治建设的主要障碍。例如,据中央党校"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的调查,只有8%左右的高级领导干部关注政治改革,而67.9%的官员认为"保持社会稳定"是今后顺利推进改革的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正如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教授前不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的,对于政治体制改革,最上层和基层都有极高诉求,但中间层的动力不足,政治体制改革形成两头拖着中间走的态势。因此,推进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切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个所谓的中产阶级身上,而应当把广大的人民群众当作基本的依靠力量。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努力走出关于民主政治的认识误区,树立正确的民主观,毫不动摇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路,始终坚持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出发,积极地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优秀成果,不断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努力推进我国在民主政治领域的全面进步。
   
   
   来源:中国改革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