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若海
[主页]->[诗歌]->[若海]->[吴]
若海
·若海简介;
·
·•落花赋
·•隐逸赋
·•秋日与杨军书○1
·•上李先生书○1
·•山谷道人行草书势铭
·•观东坡居士寒食帖铭
·王萼华①先生诔并序
·祭陈应启①文
·古之能成王道者论
·天地浩气论
·用人说
·杂说
·“谭X”姓名说
·龙奔塘立碑记
·与邵禹明①交游记
·晤梦亦非记
·五言(古诗)
·七言(古诗)
·疯癫谣
·拒邵禹明招饮酒行复呈亦非春翔诸弟
·喜得巨笔歌赠李公秋鸣①
·亦非楼对酒歌
·玉砚歌并序
·五言律
·五言排律
·读忏庵诗稿呈姑丈大人十八韵并序
·七言律
·咏古五首
·感怀赠萧野二首
·读观沧海忆曹孟德
·南岗遣兴二首
·庄生
·醉中吟戏赠邵禹明并序
·题熊晋仁鱼塘闲居
·龙塘村忆熊晋仁
·与熊晋仁论禅
·筑中秋兴八首用杜少陵原韵
·与伍开翔论诗及道
·题《墙里化石》并序
·题梦亦非麦翁①村居二首
·戏赠梦亦非
·访修文阳明洞
·次韵和张志宏①见寄
·无题
·春日遣兴
·寄梦亦非
·五言绝
·七言绝
·戏为二绝句赠熊晋仁
·东北观马八绝句
·仲春(回文诗)
·晚秋远眺(回文诗)
·醉中口占
·词选
·咏吸烟七绝句并序
·春日即事
·咏梅二首
·赠梦亦非(六首选五)
·藏头诗题中天星园
·题红楼梦
·唔谭X漫为四绝句
·偶得口头禅六绝句
·
·爱情悔罪书
·没有开完的会议
·痿缩的人
·
·新创世纪
·创世时期第一家
·丛林印象
·梦和歌谣
·当代诗歌魔鬼词典(节 选)
·梦幻交响曲———献给若峰
·倾 听 与 随 想
·微尘•世界
·音 乐 的 身 体
·在痛苦的园中
·自由的神性和人性
·庄严祭坛-----东方众神群像
·阶级斗争
·我----一堆垃圾!
·祖国●梅花
·她不是小溪,是大海——致诗人王付和他的《一滴水》
·动物狂欢节
·灵 悟
·长 江 组 诗
·吴 若 海 诗 文 选
·狂 狷 颂
·赠:余章法道兄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光的深度
   吉它与海
   ——献给若杰、雷菲和威拉罗伯斯《1号练习曲》
   这支乐曲是从海上升起的 一群群
   波动的蓝色音符向我娓娓扑来 我听见
   音乐在月光的抚摸下
   滑入深夜 滑向海
   风从远方吹来 这支乐曲
   摇荡着音群 摇荡着
   扬花一样闪烁飘落的
   水妖们的眼睛
    (他说 这把吉它
    来自西班牙
    把她放在琴匣中
    她从不梦想
    我用她向星体
    求爱 回荡黑夜
    和一只翠鸟的歌声
    他说 这把吉它
    来自西班牙
    我抓住了我的爱人
    吉它抓住了我的手
    音乐抓住了我的心
   
    她也说 这并不要紧
    我并不在乎虚名
    天才和伟大 我只要
    真实静谧的生活
    和那些深沉恬淡的声音)
   风府下身去摸着大海 象我一样
   摸着大海波动的皮肤
   在深夜想象蔚蓝
   这支乐曲还在告诉我
   她才从海上刚刚升起
   翅梢挂着一枚绿色的月亮
   她还说 如果黑夜不同意
   海边的天永远不会亮起来
   1999年10月20日
   麦地上的诗祭
   ——致海子
   回家吧
   孩子 鲜血从歌中涌出
   太阳在生命的伤口燃浇
   麦地的上空
   麦地的上空一支天鹅飞过
   大地被诗人唱红
   更远的远方
   白雪的忧伤覆盖生命
   回——家
   天地久低昂
   麦芒闪闪亮
   你走了 怀抱着那个
   那个从上帝心坎上偷来的
   静悄悄的死亡
   北方的天空开始下雪
   诗呕吐着纯真
   象麦田的上空
   那只受伤的天鹅的羽毛
   片片飘落 于是
   大地铮光瓦亮 绽开一簇簇
   语言的光芒
   你走了 手捧火焰和太阳
   灵魂遥远 歌声遥远
   天地久低昂
   麦芒闪闪亮
   你在你的麦地上凌空而行
   你在你的歌咏中匍伏前进
   你扯烂你 你撕碎你
   你用心灵的残骸支架起
   一个透明的诗的王国的梦想
   你死了 死在朝圣的韵律中
   死在那圣婴悲泣的目光的节奏里
   你说 死可以宽容不死
   你说 死刚好能安放一个世界
   一万年以后
   当时间滑过那些诗的放光的尸体
   滑过
   那些想象和激情的惨烈的白骨
   我看见
   世界的双手冒出生命的雪峰
   那上面高高捧起的
   是一滴高贵生命的黑血
   一个通体晶莹的诗的圣子
   回家吧 孩子
   手捧火焰和太阳 让
   诗人的歌声染红所有的土地
   天地久低昂
   麦芒闪闪亮
   1999年3月23日第一稿
   2000年11月10日第二稿
   少女与狮子
   ——致享利•卢梭
   她平静地躺在那里
   让身体随意流淌
   月光的梦想和
   梦想的月光
   这样轻盈
   这样怅惘
   肉体的水晶闪烁着冰雪的光芒
   月光在蔓延
   梦想被照亮……
   这时候 狮子来了
   (这狂暴的王子竟如此安详)
   月光被封冰
   黑夜被敞亮
   这时候,狮子靠近她。顷刻
   那金黄的温柔敞开整个梦想
   (这只是一个虚构的爱情故事
   故事纯粹得没有情节,只有月光和梦想)
   它是她日思夜想的王子
   此刻正站在一颗 一颗
   倒影天空的翠蓝卵石上
   吻她的头项。
   “地球太小了,小得
   象那颗翠蓝的鹅卵石
   小得容不下
   这片纯粹的
   月光和梦想。”
   多年后,傻瓜卢棱
   这样告诉毕加索
   并启蒙了这位
   照亮未来世界的
   月光和梦想的国王
   2000年2月6日
   塔西堤岛上的牧歌
   ——致保罗•高更
   府下身去
   用你山脉般的身体作证
   用你的生殖器作证
   你是狂奔的神秘原始的精神性欲
   你是生命鲜亮斑斓的色块和诗
   纯真的呼啸的感觉深处
   一片血红诱惑的土地向你敞开
   一个土著少女棕黄潮湿的胴体向你
   敞开
   牧歌一样宁静
   塔西堤正午的阳光和大海一样宁静
   府下身去 扒开
   那些神秘湛蓝的夜晚
   月光潺潺流过草地
   流过小河透明弯曲的时间
   你躺着 横亘粗犷的触角和躯体
   同大地一齐等待
   年轻妻子的归来
   你曾用发情的画笔占有着她
   神秘恐惧的幸福
   和那条刚被拂晓拉开的地平线
   高更
   用你的生殖器作证
   用塔西堤炎热嘹亮的生命的春天作证
   你是土著湿润的天空和大地原初的形象
   襁褓中的
   世界的形象
   山峦一样静止
   初恋一样灼热
   婴儿一样纯粹
   1999年5月28日
   畅想永恒
   ——致萨尔瓦多•达利
   在永恒的源头,
   时间在变软。
   我仿佛听见,听见一种
   滑翔的波动和节奏
   迷宫一样朦胧空旷。
   象煽情的
   大海的语言一样
   皱褶碧蓝。
   在那些原初之夜,
   浑厚的黑暗像太阳,
   象太阳一样野蛮放光。
   历史被烤化。
   那一汪远古的记忆
   和未来的畅想,
   被一道平面的河流精心收藏,
   再没有悠扬的时间
   和可以作爱的空间,
   再没有死亡幽寂的回荡,
   只有流淌的姿态和遐想。
   也许,也许有一天,
   永恒的酒杯被碰翻,
   时光溃散成一群蚂蚁……
   那道平面的遐想的河流中,
   泛滥的世界嘎然而止。
   那个最初的畅想还是那样
   温柔。深邃。
   象一个透明的旋转的童话,
   一片含泪的
   飘着梦和爱情的
   眼睛里的天空。
   2001年7月9日
   月光的深度
   ——致路德维希•范•贝多芬
   没有一种温柔是此刻的温柔
   没有一阵风能吹散这里的风
   再深沉一点 再
   忧郁一点
   幽暗本身就是一种高度
   这月光如梦
   如水 如一缕缕轻柔的思绪
   再忧郁一点 再
   深沉一点
   歌声的脚步
   在如水的节律中缓缓滑行
   这是一个冉冉开放的夜晚
   这是一片慢慢展开的时空
   月光 月光 月光
   这月光象那女人一样幽深 迷离扑朔
   月光 月光 月光
   这月光象那女人的眸子一样
   凄楚 爱情悠远
   这凄凄切切的月光 这如歌如哭的月光
   这浮泛的空蒙的银白色的忧愁啊
   我听见一种温柔的深度水一般
   水一般搅动世界的巢穴
   这是一片慢慢展开的时空
   这是象新娘一样刚刚开放的夜晚
   这是尽情流淌的音乐的深河
   直到我听见那些无声的声音
   直到我听见那些声音之外的声音 直到
   直到有一天
   世界突然沉寂
   那只怒号大地的狮子仍然会
   将最后的月光汹涌成梦和激情
   越过最遥远的温柔
   和弥漫黑夜的海……
   直到最后一天
   那些最深最远的 那些
   隐隐消失在粗砺大地之后的
   仍然是月光
   2000年11月10日
   舞 蹈
   ——题吉西巴铜敲画《火边舞蹈》
   草原上回响着火
   三个女人的身体回响着火
   刚果河展开母腹
   黑夜浑厚而圆润
   时间的胎动在伸延
   一个少女怀孕的渴望在伸延
   年轻的肉体荡漾水的响声 荡漾
   咸涩的梦和幽蓝的火种
   达姆鼓咚咚响
   缠绕黝黑少女的乳房
   骚动的火苗诱惑颤动
   草地空旷 刚果河喧哗斑斓
   达姆鼓咚咚响
   那无边闪烁的舞影
   潮湿 幽暗 宽阔
   一群梦的肉体被奏响
   想象的边际
   世界悠悠扬扬
   象一个冰封的童话
   燃烧的庆典潮起潮落
   梦幻之外 森林在远方
   浩瀚黑暗的涛声在远方
   翠鸟们清脆的凝想在远方
   1999年10月10日 第一稿
   2000年11月21日 第二稿
   天鹅挽歌
   ——弗朗茨•舒伯特
   这支死亡的歌谣
   在水中回响。
   那些银色的发亮的夜晚颤抖着
   歌声如水 悲痛晶莹悠扬
   仿佛火中涌出的一道血痕
   仿佛大片燃烧的白雪的忧伤。
   这歌声淌呀淌
   淌过那些银色的柔软的夜晚
   天鹅的圣洁铺满月光……
   这只圣鸟站在死亡上,
   轻轻拍打着
   白夜的翅膀。
   这歌声水一样
   悠悠拉长 轻盈波荡
   起伏蜂拥的翠绿的岁月
   和生命中鸟声透明的灵光。
   这歌声水一样
   温柔 光滑 闪亮
   一圈圈扩散着浸血的感伤。
   死亡的歌曲飘来,宁静得
   象淌过天空的水流一样。
   这歌声就是水。旋律般
   波动的时间打着旋
   涌向爱人的银亮的夜晚
   就如月光流向清澈的思念。
   这歌声就是水。
   水是天国的故乡。
   天鹅死在水中央。
   这就是死亡
   天鹅的死亡
   是水光中的绝唱。
   2002年12月30日
   旷古冥思
   ——致奥古斯特。罗丹
   你始终没有抬起
   那颗头
   思想垂下的沉重
   时间已被揉碎
   这个片刻竟如此空旷
   你始终没有
   从弥漫头颅的星空
   放下那只手
   宇宙被大片杀伤
   永恒汪洋恣肆
   
   这是一个仅剩的瞬间
   黑暗旋转着
   星球旋转着
   你紧搂永恒挤了进来
   把那些思想着的
   块和面
   坐落成
   永远的空间
   永远的浩淼的形式
   和横亘在地狱
   重重闸门前的
   奔腾的冥想
   狂喜的星夜
   ——致文森特。凡高
   那里有千万个旋涡在呼啸
   那里有千万星系飞奔着渴望成长
   没有余地 野蛮的
   笔触横扫一切
   今夜如此狂喜
   燃烧的歌声饱含黄金的质地
   这是唯一的纯粹的夜晚
   这是上帝刚刚下榻的夜晚
   飞旋的
   时间和空间彻响如雷
   大片星光的世界
   生命辽阔得透不过气来
   当五彩的鲜血汩汩奔流
   泛滥成法国南方的
   阳光的潮水
   纵火的麦田落满乌鸦的诅咒
   而永恒最终蔓延成
   一声枪响 终于
   阳光开放了
   世界奏响一片火光
   生命的宗教就是太阳的宗教
   死亡刚好是一个宣言
   万千生命激流暴跳的星空下
   一个灵魂在怒放中成熟
   风中的太阳
   —致谢尔盖•亚历山大罗维奇•叶赛宁
   您醒了吗?
   摇动在伏尔加河上的
   风中的太阳
   俄罗斯的嘴唇
   已挂满纯洁的忧伤
   是谁撞翻了爱情的杯盏
   诗和青春
   都已被女人灌醉
   夜晚不再醒来 酒
   波动着一道苍翠的梦想
   梦的小溪朝着飘摇的远方
   流去 俄罗期的嘴唇
   将永远歌唱
   水晶般的天空
   银色的夜晚
   红的月亮
   绿太阳
   粗暴的风雪已喝得酩酊大醉
   晚霞一直在诗人的胸膛燃烧
   俄罗斯的嘴唇
   胀裂开抒情的伤口
   在一只母狗的绝望中高歌①
   ——死亡才是我真正的新娘
   死亡才是我唯一的新娘
   夜晚不再会醒来 梦的尽头
   婚床旁 只有死亡站在那儿
   拍打着一对灰褐的翅膀
   时间一样苍凉混茫……
   你醒了吗?
   风中的太阳
   那悸动在生命深处的
   时间的水晶
   雪原般莹洁嘹亮
   世界在一片闪光中倾听
   那轮缓缓下沉的
   燃烧的死亡
   在风中
   绝唱
   ①注:见叶赛宁《狗之歌》。
   断流的夜
   —致弗雷德里克•弗兰茨•肖邦
   寂静中是谁打开一道声音的亮光
   这琴声如怨如慕
   风雨的手指
   空空蒙蒙点点滴滴
   翻滚革命
   和梦的浪潮
   顷刻
   华沙忧郁深沉的黑暗
   被音乐的利刃
   一丝丝切开
   是谁在夜的中央划亮
   音乐的电光
   那光滑的柔软的夜 那
   黑色的缎子般飘动的夜啊
   时间的黑水晶闪烁着高贵的悲凉
   琴声如诉 时间的湖面
   波动
   水光闪亮的梦和爱情……
   这样的音乐的光焰太慢了
   慢得就象地球的起源一样
   这琴声仍在缓缓流淌
   此刻 是谁
   伏在世界的肩头痛哭
   宽广的黑暗
   断流在胸中的山谷
   夜已经凝结成冰……
   终于 音乐接受了
   上帝的乞求 在
   永恒的心脏
   站立了一个晚上
   命 名
   革 命
   一张曾经狂奔的兽皮这时
   正晾在六月的荒凉的沙漠上被
   千古君王般地烧烤着,甚至撕裂。
   一张刺绣纹身的人皮,狂欢的人皮
   此时正在古老的经典的王宫里
   充当地毯、坐垫和灯罩。
   鸡皮们兴奋地裹满激进的
   辣椒粉,正斗志昂扬地冲进
   那些张开大口的食欲中。
   还有,还有
   那些横陈在橱窗里的皮鞋,
   飘逸在大街小巷的皮衣、皮包。
   那张沾满政治经济风云的皮,
   装点千古文明风流的皮……
   ……也不应被遗忘。
   这就是“革命”:皮革
   的命运!你一点也逃不掉,
   就看你怎样选择。
   红 旗
   飘动血液的绸缎
   这高贵的暴力
   翻卷着大片国土
   一个时代招摇而来
   红是太阳的人民
   旗是人民的太阳
   东 方 红
   那只手
   红旗一样招展
   正是那只手
   掀动国家和土地
   与此同时
   人民密密麻麻
   一层一层向前推进
   高歌幸福
   如阳光在空中虚拟
   世界和史诗
   ………………
   这只是刚吐出红光的
   东方 一个远古的故事
   一位伟大的王
   开口涌出大河
   血浪一样永向前
   火海一样大跃进
   “红”与“黑”
   “黑”被惩罚着
   像一头蠢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