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若海
[主页]->[诗歌]->[若海]->[灵 悟]
若海
·若海简介;
·
·•落花赋
·•隐逸赋
·•秋日与杨军书○1
·•上李先生书○1
·•山谷道人行草书势铭
·•观东坡居士寒食帖铭
·王萼华①先生诔并序
·祭陈应启①文
·古之能成王道者论
·天地浩气论
·用人说
·杂说
·“谭X”姓名说
·龙奔塘立碑记
·与邵禹明①交游记
·晤梦亦非记
·五言(古诗)
·七言(古诗)
·疯癫谣
·拒邵禹明招饮酒行复呈亦非春翔诸弟
·喜得巨笔歌赠李公秋鸣①
·亦非楼对酒歌
·玉砚歌并序
·五言律
·五言排律
·读忏庵诗稿呈姑丈大人十八韵并序
·七言律
·咏古五首
·感怀赠萧野二首
·读观沧海忆曹孟德
·南岗遣兴二首
·庄生
·醉中吟戏赠邵禹明并序
·题熊晋仁鱼塘闲居
·龙塘村忆熊晋仁
·与熊晋仁论禅
·筑中秋兴八首用杜少陵原韵
·与伍开翔论诗及道
·题《墙里化石》并序
·题梦亦非麦翁①村居二首
·戏赠梦亦非
·访修文阳明洞
·次韵和张志宏①见寄
·无题
·春日遣兴
·寄梦亦非
·五言绝
·七言绝
·戏为二绝句赠熊晋仁
·东北观马八绝句
·仲春(回文诗)
·晚秋远眺(回文诗)
·醉中口占
·词选
·咏吸烟七绝句并序
·春日即事
·咏梅二首
·赠梦亦非(六首选五)
·藏头诗题中天星园
·题红楼梦
·唔谭X漫为四绝句
·偶得口头禅六绝句
·
·爱情悔罪书
·没有开完的会议
·痿缩的人
·
·新创世纪
·创世时期第一家
·丛林印象
·梦和歌谣
·当代诗歌魔鬼词典(节 选)
·梦幻交响曲———献给若峰
·倾 听 与 随 想
·微尘•世界
·音 乐 的 身 体
·在痛苦的园中
·自由的神性和人性
·庄严祭坛-----东方众神群像
·阶级斗争
·我----一堆垃圾!
·祖国●梅花
·她不是小溪,是大海——致诗人王付和他的《一滴水》
·动物狂欢节
·灵 悟
·长 江 组 诗
·吴 若 海 诗 文 选
·狂 狷 颂
·赠:余章法道兄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 悟

   世界统一于万物的精神的和谐。
   
    ——题记
   
   

   
   
   
   
   
   
   
   
   
   
   
   
   
   
   
   
   
   
   
   
   
   
   
   
   
   献诗
   
   
   
   
   
   哦,半边山,你听见我带血的歌声了吗?!
   
   乌云翻卷,天空渐渐昏暗,太阳被淹死在泥潭中。
   惊雷,闪电,交响天地的大雷雨轰击着我的生命。
   我站立在你的顶峰,像一尊石像,铁黑,坚硬,接受着上苍神圣的洗炼……
   
   哦,半边山,你已高耸在我的心海中,从此,我的歌将永远回响在你不朽的黄昏里!
   
   
   
   
   
   
   
   
   
   
   
   
   
   
   ﹡1981年10月,我初次登上半边山,面对巨大的落已和随后突如其来的大雷雨,心中汹涌着海潮般的乐思,我坚信神明已降临在我身上……我在山上呆了整整一夜,下山后即开始创作管弦乐作品《灵悟交响曲》,后因技术困难和无人演奏而被迫中断。然而,两年多来,那种交响天地的感受却未减分毫。今天,我终于将它谱成了诗。
   
   
   
   心弦上的咏叹调
   
   
   
   1
   哦,我孤寂的心灵啊,那广袤而深邃的天空将永远是你的乐园!
   
   在那一瞬即逝的永恒的海洋中,你多象一座孤岛,满载着果实累累的欢歌,和百花凋残的晚春的幽怨,还有那怨诉纷纷的潮汐的琴声……
   哦,我的永恒的孤岛,在牧童的竹笛吹奏出的忧伤的曲调中,你正疯狂地追索着那远方的神明的宁静!
   
   在你的道路上已掠过隐隐的光芒,一道道思想的裂痕已揭去你那漆黑的面纱,痛苦和梦已将你的前方吻成一片甜美。
   
   哦,我孤寂的心灵啊,你将在那广袤而深邃的忧郁之海中获得新生!
   
   
   
   2
   永恒的忧怨呀,你那梧桐叶的羽翅,你那黄色的忧郁,有如神明赐予的死亡的圣霖,正纷纷降临于我心灵的湖面!
   
   
   是不是你梦的白雪已将最后一支欢歌带走?
   是不是你痛苦的火焰已在一个不朽的高度照亮我内心的殿堂?
   
   当你在那最宁静的深海中向我呼唤时,那远方的少女已用一个柔嫩的微笑将我的灵魂击碎;从那以后,我的尸体呵便象一只无人驾驶的空船,在你那无垠的纷乱的哭诉中飘流……
   于是,你的眼睛,你的纯洁的泪水便整日整日地冲击着我的心魂……
   
   永恒的哀怨呀,我向往你。拥抱我吧,我的灵魂将与你同在!
   
   
   
   3
   不朽的天穹,在那最纯粹的夜里,你的宁静存放于我荒芜的心。
   
   但是,那一阵阵稀疏的叫卖声多象一只野狼在拉长着它的呻吟……
   夜啊,给我一声微笑吧!
   
   
   
   4
   霞光,我迷惘的霞光,你是我心中的飞鸟,在那飘洒的琴声中,我正守候着你灿烂的羽翼。
   
   当你从无垠的天空飞驰而过,当你血染的发辫轻轻披散于那伫立在远方的少女的柔嫩的双肩,我又看见了那双眼睛……
   我又看见了那双眼睛,于是我心灵的光焰又在她们的净洁的泪水中支撑起永恒的哀怨!
   
   哦,霞光,哦,我的飞鸟,当我又看见那双眼睛时,你便用那最低的、最低的声音,在我的灵魂中哀鸣。
   
   
   
   
   
   牧 歌
   
   
   
   
   1
   远方传来你悠扬的笛声,晚风吹送着你圣洁的泪水。
   “安睡吧!”你对我说。
   但是,你那悠扬的笛声越是要我安宁,我的心灵越是久久地不能平静;你那圣洁的泪水越是要我沉缅于黄昏的悠怨,我心中的热泉越是等待着有一道出口……
   哦,神明,在你的摇篮中,我梦幻的太阳已经死灭,我正疯狂地寻找我失去的田野。
   
   
   
   2
   如果我能象山一样挺拔在我的大地上,我的思想便会在那里开满鲜花,或长满荆棘,我的心灵将会陨落在那鲜花和荆棘的大海上,鲜血淋漓地唱起那支永不消逝的儿歌……
   但是,为什么我与我相距得这样遥远,为什么我仅仅象一条蚯蚓在泥土中蠕动,连影子也听不见我内心的流泉?!
   
   
   
   3
   哦,我的田野,我为什么寻找不到你啊?在那骚乱的梦幻中,你曾经以无数模糊的形状向我展开,你曾经用你沙哑的喉咙为我唱响一支甜美的歌……
   也许你那瘦弱的躯体上正有一个牧童在吹着竹笛;也许你已经披上了荒草的毛衣;也许你正充满着夏日的灿烂的阳光;也许你正满布着隆冬的灰色的密雾……
   我呼唤着你,但我却不能接近你宁静的身影。哦,我内心的田野啊,如果你是永恒的,如果在我的前方有神光烛照,那么,请告诉我,你在何方?你孤独的孩子在何方?
   
   
   
   4
   我曾经疯狂地追索宁静,但是,现在我已知晓宁静并非我的王国,我的王国将永远沉浮在骚动之中!
   
   
   
   
   
   
   
   
   
   
   
   
   
   
   
   啊,神明,你听我诉说
   
   
   
   1
   哦,神明,你正呼唤着我高傲的心!
   
   当我紧闭心扉准备安睡时,我又听见了你那辽远的扣门声……
   你对我说:你将赐与我生命,像泉水对于口渴的人一样毫不吝惜。
   如果你让我的生命活上一千次,那么,我将永远期待那一千次生命之后的藏匿于雨雾和笛音之中的不朽的死亡……
   
   饿,神明,你正呼唤着我高傲的心!
   
   
   
   2
   你哭了,你那圣洁的泪水猛烈地冲击着我的心;你那飘渺的啜泣声在我内心的深海点燃了一片片痛苦的火焰。
   于是,我的灵魂从瘫痪中惊醒,像一只飞鸟,正紧紧地追索着你那远逝的霞光……
   
   
   
   3
   哦,神明,弹起你的琴!
   你那安闲的琴声将永远缠绕着我无垠的孤岛,就像一只巨大的银项圈缠绕着那徘徊于远方的新生的欢笑。
   如果你的琴声有片刻歇息,那双眼睛就会对我紧闭,我的心灵就会重新埋葬于那痛苦的海洋……
   哦,神明,弹起你的琴!
   
   
   
   4
   你正悄悄地在我的深邃中降临,你正悄悄地向我展示出那最深的梦境。
   于是,我用嘴唇,用眼睛,用全身的皮肉和骨骼向你倾诉;我的内心在那惊悸和喜悦的震颤中接受了你的安抚。
   
   
   
   5
   告诉我,在你宁静的歌中,我的心是不是将永远连接着你那颗广阔的心,我的目光是不是将永远倾注于那清明的世界?
   告诉我,在你欢乐的园中,那远方的少女是不是将永远在最高的天空用一个不朽的微笑璀璨我痛苦的灵魂?
   
   
   
   6
   让我跟随你走吧,在这道永无止境的路上,我那永恒的哀思将激起一片片水流般的思想,让那最灿烂的霞光,在你的神殿中,支撑起我高傲的夕阳……
   
   
   
   7
   你认识了我,却不肯给我一个青睐;但是,我的歌声将使你欢笑。
   
   
   
   8
   在你那充满芳香的花园的门前,我向你献出我的眼泪。
   你认识我的眼睛。但是,我的泪水却认识你的心……
   
   
   
   9
   于是,我跟随你无形的身影,像跟随着一千朵玫瑰花瓣的芳馨。
   当我觉醒时,发现你已经离我而去,我的心魂呵却深深地陷入你的脚印。
   
   
   
   10
   终于,你走了,在我的心上留下一串串足迹,像一只只空船,飘泊于我灵魂的深海……
   
   
   
   11
   哦,我听见了哀乐,多好的哀乐!神明啊,带我走吧,如果你的天堂容不了我,那就请你把我打入地狱,打入撒旦的胯下!
   
   
   
   
   
   
   
   1984.1——1984.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