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胡志伟文集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李煜於宋建隆二年(西元九六一年)六月即位,遣中書侍郎馮延魯如宋,表陳襲位,凡奉朔稱呼等悉遵周舊,貢金器二千兩、銀器二萬兩、紗羅繒綵三萬匹,發誓「若曰稱易初心,輒萌異志,豈獨不遵於祖禰,實當受譴於神明」,宋帝自是降詔而不名。
   冬十月,宋遣樞密承旨王文來賀襲位。昔元宗雖去帝號,但猶對外國使者用王者禮。李煜比乃父更為謙卑,易黃袍為紫袍見宋使,使退才換回黃袍。
   建隆三年三月、六月,李煜均遣使入貢於宋。建隆四年三月,宋出師平定荊湖,荊南王高繼沖投降,湖南王周保權被俘,李聞訊遣使往軍前犒師。
   冬十一月,宋改元乾德。翌年五月李煜賀宋文明殿落成,進銀萬兩。十月,宋帝許南唐元宗追復帝號,煜遣使獻宋銀二萬兩、金銀龍鳳茶酒器數百事。開寶四年(西元九七一年),李遣使如宋,貢占城、大食國所送禮物。冬十月,宋將潘美滅南漢,今日廣東、廣西和湖南大部份土地入宋版圖。宋兵屯漢陽時,李煜大懼,乃遣太尉中書令韓王從善朝貢,自稱江南國主。自此,唐國主降格為江南國主,唐國印改為江南國主印。李煜又上表請宋帝所詔呼名,極盡阿附之能事。
   此時有愛國商人來告:宋造戰艦數千艘艤於荊南,請密往焚之。李生怕影響唐宋睦鄰關係,不敢採納此計,使宋帝從容備戰,操練渡江水軍。

   宋開寶五年(西元九七二)春二月,李煜下令貶損儀制,改詔為教;中書、門下省降格為左、右內史府;尚書省降為司會府;御史台降為司憲府;翰林院降為修文館;樞密院降為光政院;大理寺降為詳刑院;客省改為延賓院;官號亦全部改易,以避中朝。殿闕針對外國使者的鴟吻亦撤銷了,原來封子弟功臣為王者,均降為公爵,實實在在擺出地方政府的架構。宋長春節時,李不忘派使節貢錢卅萬緡。
   閏二月,宋命江南國進奉使,讓李煜之兄、南楚國公(原韓王)從善掛名為泰寧軍節度使,名義上是邀地方政府派人到中央政府做大官,實質是入質汴京。趙匡胤賜第汴陽坊給從善入住,示意欲徵李煜入朝。
   那時南漢已亡國,擁有江蘇、安徽、江西、福建、湖北大片土地的南唐,已全部暴露在宋軍的正面。鑒於李煜已改奉宋的年號表示歸順,趙匡胤感到師出無名,左右為難,但統一全國是既定國策,他不能因南唐的歸順而停止。於是下召徵李後主入朝。那年秋天,李煜遣使乞求趙匡胤讓從善南歸,宋帝不許,反而遣使邀李煜往助祭祀。北使竊伺後主至船,載至江北。後主懼,不敢會宋使於船。宋復遣使持詔邀煜共行柴燎之禮,且諭以將出師,宜早入朝之意。膽小的李後主,知道這是亡國的信號,一應召絕對無法保存社稷,乃託病拒絕北上,且曰:「臣事大朝,冀全宗祀,不意如是,今有死而已。」
   這一下宋太祖終於有了揮戈南渡的口實。開寶七年(西元九七四年),趙匡胤派大將曹彬率軍南下,聯絡吳越王錢倜一起出兵夾擊南唐。冬十月,李煜猶派遣江國公(原鄧王)從鎰貢帛廿萬疋、白金廿萬斤,又遣起居舍人潘慎修貢買宴帛廿萬疋、錢五百萬。
   誰知宋太祖錢照收,兵照發。是年閏十月,宋師陷池州,李後主至此方下令戒嚴,去開寶紀元。宋師連陷蕪湖、採石磯,宋軍造黃黑龍船數千艘連成浮樑,長驅渡江,南唐軍奔潰相踵。西元九七五年二月,宋師拔金陵闕城,兵臨城下,李後主猶不知。一日李煜登城見列柵於外旌旗遍野,始大懼。此時鎮南節度使朱令贇帥精兵十五萬勤王,乘大艦用火攻浮樑,適逢北風,反燄自焚,唐軍遂大潰。外援既絕,金陵益危蹙,宋師猛烈攻城,晝夜不休。城中米斗萬錢,人病兵弱,死者相枕藉。李煜兩次遣名臣徐鉉等人厚貢方物,求宋緩兵,乞守祭祀。徐鉉到了汴梁,欲以口舌馳說存其國,他一見趙匡胤就說:「煜以小事大(今人喻舲居見許家屯有云希望中共「以大事小」,如出一轍),如子事父,未有過失,奈何見伐?」對方曰:「爾謂父子者,為兩事可乎?」據宋《通鑑》云,趙怒曰:「不須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