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胡志伟文集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為軍閥陳炯明翻案是他的嫡子、美籍華人陳定炎策劃的。一九九五年他在台灣自費印行《陳競存先生年譜》,兩年後在香港推出《一宗現代史實大翻案——陳炯明與孫中山蔣介石的恩怨真相》,一九九八年斥資以華南一所重量級大學的名義出版《陳炯明集》兩巨冊逾千頁。這三套書的內容是雷同的,唯臺北版比廣州版多加了一些體現語言暴力的小標題,諸如〈黃埔學生之毒化宣傳〉〈孫文禍國禍粵之罪狀〉〈孫文與秦始皇之比較〉〈孫文屠城〉等等;香港版則以序言汙衊國父孫中山的所謂「西關屠城」,同「八九‧六四」相提並論,統稱為「黨政府摧害自己人民的暴行」。我曾親耳聆聽陳定炎說:他「搞掂」這家大學歷史系的頭頭,祗花了不多幾個錢,下一步就要北上為乃父爭取徹底平反。二○○一年,一個文革餘孽(復旦經濟系大批判小組頭頭)在香港《明報月刊》連載十萬字系列文章,以文革式的語言如「專制主義」「踐踏法律」「使用極端手段」「以革命或其他冠冕堂皇的名義把法律置諸腦後」「動輒舞刀弄槍」「有槍便有權」「挑動內戰攻佔別省土地」「念念不忘用武力統一中國」等等,誣指孫中山先生有「五大罪狀」,把「民主在中國進入這樣的歧途」歸咎於孫中山,而且說孫中山先生「這些反自由的思想且為其繼承者變本加厲地推行」,其「論據」出自帝國主義情報機關的諜報資料與殖民主義喉舌(如香港的《華字日報》)的讕言。
   這些書在港臺兩地銷數甚差,香港版是免費派送的。港臺海外的中國人政見容或不同,但崇敬國父孫中山則是世代相傳的,以上讕言沒有激起多少漣漪。近二十年內,本人所撰批駁胡蘭成、周作人、陳炯明的文章逾十萬字(僅批判《滾滾紅塵》的影評就有六萬字),陳定炎曾對我說:「若不是你在香港信報連載〈陳炯明也能平反嗎?〉一文,我父親早就正式平反了!」這是對我最大的恭維。然而,香港畢竟是軍閥漢奸的逋逃藪,民初的下野軍閥、一九四五年逃避懲奸的汪偽大小官員都以香港為最後流亡地,陳炯明文集在香港首發時,陳定炎邀約的乃父手下旅、團長子孫就有近百人。所以,我由於仗義執言,曾多次收到死亡恐嚇,這從另一角度表明了,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2006年6月20日於香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