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胡志伟文集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我換個話題:「您是哪一年跟經國先生鬧翻了回的大陸?」他答:「一九六○年」,我說「您是哪一年榮任台中市長的?我認識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現任議員、流行小說作者梁鳳儀的丈夫黃宜弘,他的老太爺是當過台中市長的黃克立,因為二•二八暴亂受了驚嚇,跑回香港當了律師,後來當過港英政府的立法局議員和中共的基本法草委,您認識他嗎?」他說:「我老了,聽不清楚」,但我發覺每當我附和他的話時,他都能聽清楚。我說:「這裏有一份台中市現任市長胡志強先生給我發來的一封公函,從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年有四位官派市長、三位民選市長,上面並無朱氏宗親」,他即答:「我是代理了一個時期」,我問「您代理哪一位?姓什麽?」,他說:「是一九五九年快走的時候,代理誰記不清了」,我持公函不放手,問「姓劉還是姓李、姓陳?」他答「姓陳」,我問「是否陳宗熙」,他如獲救命繩,道:「是的,是的」,其實他又上了我的當——陳市長一九五一年就卸任了,倘他一九五九年代理,當時市長是林金標。我把公函交給他過目,他的臉呈現豬肝色。我又換個題目:「您知道胡宗南大舅子一家五口命喪黃泉那宗血案嗎?」他說:「沒聽說,喔,那時我回大陸了,看不到臺灣報紙」。我說「葉震滅門血案發生在一九五六年冬,如果您是一九六○年回大陸,應該有點印象,該案連破案帶審訊擾嚷了三年之久,哄動整個臺灣。譬如一九五一年上海槍斃王小毛父子媳婦三人時,我才九歲,我一直記得那個案件,報紙上登了好幾天」。他又不響了。我問:「您回大陸時安排您做什麽官?」,他說:「我去找盧緒章,他安排我在上海市外貿局,每個月拿八百個單位,錢太少,我不幹」,我說:「中共建政初期因為外匯緊缺,公教人員實行供給制,北方叫工資分,每個單位最高值兩千多元(伸一九五四年幣制改革後的二角多),南方叫折實單位,最高值五千五百廿五元(伸今日五角五分二厘五毫),八百個單位折合四百四十多萬元喲!當時毛澤東也僅三百六十萬元月薪,您還嫌少嗎?」他說:「我在臺灣大手大腳慣了,自然不夠花」。我說:「工資分、折實單位在一九五四年就取消了,供給制改薪給制後,發行新幣,一萬元兌一元。您一九六○年回大陸,早就沒有折實單位的供給制了」,他又不吭聲了。我說:「據說您在中共監獄中蒙難廿多年?」他無奈答道:「反右派時我因錢不夠花,發了點牢騷,被打成右派發配新疆去了。捱到葉劍英發表〈告臺灣同胞書〉後,要搞對台統戰工作,才把我調回來」,我問:「黃埔同學會經費是統戰部給的嗎?」他答:「是徐向前給的」,「徐向前病故多年了,您靠什麽生活呢?」「這幾年是市委統戰部給經費」「為什麽您不呆在上海要來深圳呢?」「因為深圳與珠三角台商很多,他們常有官司麻煩,都來找我,我也乘此賺些錢,不過我不貪心,我收得很少,多數是給了公檢法單位」,我問:「香港的國軍將領軍銜最高是李以劻中將,你認識嗎?」「我只認識黃埔軍校同學會的,沒回來過的我不認識」「李以劻是全國政協委員,全國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常住北京,難道您沒見過?」他狡猾地叉開去:「我認識胡宗南手下卅六軍軍長鍾松,到他尖沙咀寓所見過面」,我心想,鍾松早已移民荷蘭,到尖沙咀見鬼去吧!再問他「孔令晟你知道嗎?」「沒回來過的人我就不清楚了」「孔令晟常常去北京,他和熊向暉一同任胡宗南的機要秘書,熊向暉逝世前他去北京會晤熊幾次,去年冬天他還去過北京會見熊的女兒」,他又不吭聲了。我說:「蔡文治你總認識吧?」他道:「此人沒回來過」「他非但回來過,還參與籌建全國黃埔軍校同學會,貴為常務理事呢!」他說:「蔡是唐縱的人,同我不是一個系統」,我說:「蔡文治不是唐縱的人,是國防部作戰廳廳長,是貴岳伯父 顧祝同上將手下第一紅人」,此時他十分尷尬,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王雪娥的名片作為炫耀。我認識王雪娥,她是「南天王」陳濟棠最後一個小妾。朱汲又口沫橫飛吹噓王雪娥有求於他。幾年前我就聽王雪娥說過,她到大陸做生意,被中共海關扣住了幾百輛卡車。她想走後門領回她的汽車,饑不擇食,病急亂投醫,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