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胡志伟文集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部素質很差的傳記作品能賣幾萬套,能榮獲全國性獎項,這是讀者文史知識普遍低落的惡果。前幾年據報導,上海市廿八家中學遴選出五十六名優秀生中竟有八成不知辛亥革命紀念日。香港的情況也不妙,據一位中大教授說,某些畢業生竟然「史盲」到誤司馬懿爲司馬燕(影星),嚴峻(形容詞)爲嚴俊(影星)、盧梭成盧俊,文學院畢業生只知有港督葛量洪而未曉晉代有抱朴子葛洪。年青一代普遍存在的文史知識貧乏(前幾天鳳凰電視播演彭加木特輯時,竟有人打電話問:彭加木與木子美什麼關係)自然孕育出海峽兩岸前幾年爲漢奸周作人鳴冤叫屈的潮流,到九十年代泛起陳炯明熱,新世紀又掀起病態的胡蘭成熱潮。
   近幾年大陸、臺灣都有些無聊文人爲漢奸周作人寫翻案文章,這是由於時隔六十多年,年青一代祗讀到周作人流暢的散文與雋永的詩詞,而不知道他在華北淪陷時曾爲了四千大洋月薪(當時在大後方同級官員僅月入二十大洋),不惜出賣靈魂充任僞北大文學院院長、僞華北政務委員會常委兼教育總署督辦;一九四二年大漢奸汪精衛去僞滿洲國進行「國事訪問」時,隨員中華北僅周作人一人;他還專程赴日本慰問侵華戰爭中的傷病陸海軍官兵,以中國的民脂民膏討好那批掠奪、屠殺中國人民的劊子手;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他對河北僞府人員訓話,大談「支援大東亞聖戰」的重要性,號召機關員工「務須積極挺身參加本運動」;在保定對機關人員鼓吹「全東亞的人對大東亞聖戰都有應盡之職」;還穿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一到解放東亞上來」,把大東亞戰爭說成是「中國的生命線」;又以行政命令掀起「第四次興亞運動」,訓示華北各省市教育廳局長編印《興亞讀本》《東亞新秩序建設之基本理念》等書,強制推行奴化教育……。凡此種種,盡皆觸犯了國府所頒的《懲治漢奸條例》第二條第一、五、七款(曾任僞組織簡任職以上公務員、曾任僞組織所屬專科以上學校之校長、爲敵僞宣傳),抗戰勝利後五十三天被捕,經三次公開審訊,於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六日由南京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他不服上訴,最高法院恒念其任僞職時曾保護北大校産以及保釋被捕地下工作人員,乃改判十年。然而事實上,由於時局變化,在解放軍渡江前四個月就據<綏靖區疏散條例>交保釋放了,只坐了三年零一個多月的牢,財産也未被沒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