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下)
·批判文痞袁偉時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我聽得實在不耐煩,於是便開始收網,先從他所說的「蔣介石在三年內戰中把八百萬軍隊及其價值三十億五千萬美元的軍事裝備近四份之三拱手交給共產黨」這句話入手,我問他:「所謂八百萬大軍是中共的統計數字,包括斃、傷、俘、投降等等,但那時有些官兵被幾擒幾縱或受傷幾次,都包含在這八百萬中間,你知不知道?」,他沉默了。我又說:「你看見美國給老蔣三十億美金嗎?抗戰時美援按租借法案合計僅十三億,中國實際上收到不及此數之半,有些途經西伯利亞被蘇聯扣留自用了,有些運經印、緬被英國截用了,還有許多在日本投降後被馬歇爾下令就地在印度倉庫旁燒毀了。蘇聯租借的九十億全賴掉了,分文未還;而中國是以桐油等大宗土產出口抵的債,就這到手的六億元要包括美軍建機場、購設備、買糧食甚至嫖妓以及配偶子女用項——電冰箱、汽車、家俱、寵物、俱樂部、郵政單位、汽車調度場,還包括戰後充斥大陸城鎮攤檔的美國黴質奶粉、紙煙乃至手紙等等統統核銷在內;至於戰後預定借款五億美元,因馬歇爾來華調停,從一九四六年起就停止撥款且禁制銷售軍火,到一九四八年解凍時,遲至十一月底才有一批價值一千六百萬美元的軍火運抵天津,拆開一看,槍械都缺零件,不堪使用,這是傅作義投共的最大原因。你知道新一軍帶到東北去的美械榴彈炮只有五百發炮彈,幾分鐘就打完了嗎?你知道斯大林在海參崴把十個軍的耐寒先進裝備移交給林彪嗎?」他愕然了,這個自稱當過國軍軍級參謀長的人居然一無所知!
   我問他:「你是黃埔十二期的嗎?吾友容鑑光上校從國防部史政局退休後,編了幾大冊黃埔校友名錄,巨細無遺。我見十二期畢業生並無閣下大名」,他急道:「我因為跟胡宗南去西安駐防,所以沒有畢業,後來重回學校,拿的是黃埔十六期的文憑」。
   我問:「你是顧祝同第幾位女婿?這裏有一張一九八七年一月底臺北中央日報刊出的訃文,上載顧祝同有八個女兒,哪一位是您的夫人?」,他拿起那張訃文,反應很快就說:「我是顧祝同弟弟顧希平的女婿」,我胸有成竹道:「顧祝同只有兩個親弟弟:祝修與祝齊」,他忙說:「他有三個弟弟」,我說:「顧希平中將是顧祝同上將的堂弟,這裏有一本顧希平夫人吳蘭芬女士親撰的《舊夢堪憶不堪追》部份影印件,清清楚楚寫著,她有三子兩女,大女婿任中央信託局一等專員,二女婿任職於美國中情局駐琉球新聞室,您是哪一位?」,他拿過影印件凝視良久,在老花眼鏡外又加上一把放大鏡,漲得滿面通紅。我想,人家也要混飯吃,如果逼他太甚,腦充血暈倒在酒樓我就回不了香港了,於是藉口「放水」去廁所走了一遭。回到圓桌,他仍在凝視那兩行文字,終於抬起頭說:「我太太叫顧心盤,是顧希平另一位太太生的,是日本投降後娶的,早已去世了」,我說:「這影印件上刊登了顧希平民國十八年與吳蘭芬在法國巴黎同窗時的合影,吳氏係原配應無異議吧?」,他不吭聲。我繼續說:「據我所知顧希平有一個二房,是一九四九年娶的,倘若她生的是『顧心盤』,那麽您從臺灣回歸大陸時,尊夫人才十來歲嘛?」。他繼續無言以對,在這種場合下,沉默是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