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胡志伟文集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用最下流的廣
·楊天石譯書不懂就刪
·楊天石曲學阿世逢迎當道
·南昌暴動是周恩來發動的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一九九六年五月,丹增班覺奉命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錦濤巡視西藏,以表示共黨「對西藏人民的關懷」。七年前,此人任中共西藏委員會書記時,下令共軍無情鎮壓在拉薩和平請願爭取宗教自由的藏民,殺四百,傷千餘。然而他的臉上總是浮現文質彬彬的微笑。丹增回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倘若他不向共產黨漢人屈服,藏人可能早已被他們當做階級敵人殺光了,而暴死的人是不能轉生的,只會變成厲鬼。倘若依從達賴周圍的激進派主張,同共軍決戰,恐怕藏人早已遭滅族之災——幾十年來中共殺了幾千萬漢人,牠們支持的高棉屠夫波爾布特甚至屠殺了二百萬高棉同胞,然而當年藏人連老弱婦孺在內也僅一百多萬……他自忖當年投降共軍是忍辱偷生,但畢竟使藏族免於滅絕。回憶一九六六年他目睹情人益西在甘丹寺外被迫與一陌生僧人性交的慘景,當時他無力營救自己的情人,自慚形穢,遂決定以贖罪的心情去尋找益西。他拋開了紀律,擅自離開西藏軍區大院,悄悄僱了一輛旅遊吉普,馳往三百公里外的唐古拉山脈主峰山口,循著少年時朝拜天湖的舊路攀上灰白的山峰,走向離峰頂不遠峭立的巨石,但見一具開始風乾的女屍盤膝坐在天然的壁龕中,石壁上刻著幾行藏文:「……我要枯坐於此做萬年苦修,替他贖罪」,一根鐵桿從她腹部穿過,將她釘在天然石龕的岩壁上,顯然她自戕時忍受疼痛無法埋葬自己心靈的悲苦。石龕旁默默跪著他的親生女兒珠牡。七日前,珠牡到這兒想向益西描述格勒的現況,不幸她發覺益西已經死去多日,看到洞壁上的遺言後,她也被益西那縈繞於聖潔信仰上的雪白與燦爛的愛所感動,她跪在乾屍前七日,不僅哀悼益西,而且是在心中與貝吉作艱難的訣別。她知道,貝吉目睹了父親的瘋態與母親的死,終於走過沉思和猶豫,已經選擇了復仇的意向,從他連日的哭嗥以及濃雲般的長髮遽然變白,她預見即將發生驚天大事。
   貝吉回拉薩後,從大昭寺僧人口中知悉,三日後胡錦濤 將去大昭寺參觀,他決心效法那同名的前輩,以刺殺滅佛的王者來復仇。他由相熟僧人提前一晚接應入寺,通過暗道來到正前的門廊,隱身於高大的轉經筒旁的角落中。一個秘密警察巡經那裏,誤以為他是寺僧,就走開了。
   胡錦濤車隊駛進停車場,這位「王儲」級的中共首領依例走在最前列,右側稍後是珠牡攙扶著丹增。當胡錦濤走近大昭寺正門時,貝吉從陰影中呼嘯而出,從僧袍下抽出閃亮鋒利的藏刀,向胡錦濤撲去。胡錦濤在驚愕中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微笑,貝吉彷佛被無形的巨錘正面擊中,他踉蹌向後退去,直到背脊撞上一根方形木柱。正當他要再次向前撲擊時,下意識地回手用藏刀刺透自己的左肩,將身體釘在方形木柱上,卻又低聲自言「不能劈裂悲憫的微笑」。
   丹增班覺快速作出反應,吩咐女兒快把貝吉送到醫院去,「他精神病又復發了!」胡錦濤露出懷疑神情時,丹增鼓起勇氣說:;「是精神病,我曾收養過他,我知道他有病。要不然,他怎麼會用刀把自己插在木柱上?」這是丹增四十多年來最膽雄心壯的一番話,他耗盡了乾枯軀體中殘存的最後一絲意志力。
   珠牡覺得,父親很明白事情的真相,貝吉本是要刺殺胡錦濤的,只是在最後一瞬間,佛的慈悲精神使那閃耀著復仇激情的藏刀刺向了他自己。由於失血過多,貝吉長期昏迷不醒,珠牡在醫院病榻旁守護了九個月。貝吉揮刀撲向胡錦濤時,她曾想奔向貝吉親吻那輝煌的復仇激情,哪怕祗是瞬間的親吻。可惜貝吉退縮了,珠牡的希望之火也熄滅了。

   貝吉康復後,珠牡便整裝回北京。當她排隊輪候踏上舷梯時,一匹駿馬載著紅色僧袍騎士奔到飛機前,一陣風地將珠牡捲上馬背。騎士把珠牡托舉在空中,奔到機場盡頭時,把她輕輕放下,然後越過機場鐵絲網消失在原野間。珠牡感到她再也不能離開這片聖潔的高原,她慢慢撕碎了登機牌。
   她開著「沙漠王子」在荒原上西駛,去崗仁波欽聖山追尋貝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