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胡志偉:教會存在非為本身]
看雲舒雲卷
·2007年8月25日 人权律师妻出国领奖被截 揭露一胎政策弊端 陈光诚狱中获奖
·高智晟颠覆罪被捕 2006年10月14日
·陈光诚辩护律师被阻出庭 2006年8月21日
·2006年8月19日明报: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捕
·2006年8月16日失明维权人士案后天开审
·失明维权人士遭刑拘 2006年6月12日
·2006年3月14日农民维权被捕开审
·中国律师呼吁协会关注律师被拘案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浩风:山东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8.11-8.15)
·浩风:山东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8.11-8.15)之二
·浩风: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之三(8.11-8.15)
·王怡:大陆的人权律师和“政法系”的形成
·转贴:拘留期间突然死亡引发社会深层思考
·江宗秀非正常死亡案工作报告--贵州桐梓之行纪要
中国的传媒
·2008年1月12日 全国记协代表:以言获罪 舆论监督倒退
·1月26日《冰点》遭停刊斥当局卑鄙
·500记者领矿难掩口费 河南穷乡20万元应付传媒
·中国青年报总编辑李而亮回复李大同:我的几点意见
·中青报官僚情调复辟 体制内良心被迫出走
·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本届编委会的公开信
·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
中国的河山
·2007年7月4日明报:中国污染年均75万人早亡 金融时报指世银删敏感内容
·不满污染 闽村民捣乱工厂 2006年4月12日
民工在中国
·李强:玩具血汗工厂调查
中国的医疗
·淮生:中国农民的医疗卫生现状扫描
·2005/7/25阅报:中国的病
·补充:中国医疗制度大揭密
中国的吃
·广州腐蚀剂制咸菜 2006年8月5日
· 2005年8月22日 5种内地淡水鱼致癌
·致癌鳗鱼制品全国回收
中国旷难
·2007年12月7日:山西煤矿爆炸逾70亡 非法越层开采 26人受困凶多吉少
见证
·转贴:我的心声:一个爱滋病人所经历的痛苦与喜乐生命与信仰
·转贴:李柏光:爱的见证--信主的经过
宗教政策
·大陆基督徒论坛关于民间宗教和基督教的讨论
号外@北京教会
·蔡案的判决2005年11月8日
·8月16日 北京家庭教会袁相忱牧师逝世
·《十字架--耶稣在中国》 (内有袁相忱牧师访问稿)
·蓝阳弟兄:神的仆人袁相忱先生他的生平
·侯杰:这个圣诞不寻常--2004年北京家庭教会的圣诞晚会
·基甸:蔡案的独特意义
·转贴: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转贴:蔡卓华案起诉意见书
·转贴:范亚峰:蔡卓华案庭审纪实
·转贴:许志永:坡上村的祈祷--写给蔡卓华和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
·转贴:采访蔡卓华案主审法官与部份辩护人
· 转贴:大陆基督徒论坛:呼吁政府无罪释放蔡卓华弟兄等
号外@天上人间
·有教堂的市场经济
·赵晓:中国需要基督精神
·转贴:寻找林昭 记录片说词全文
他们的故事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龙应台先生对港大毕业生的演讲
·贫穷国度教育的曙光--卢光辉
·黄玉山为红树林找一个家
·严万年 生死场上的春风
·守墓者与粉岭农夫 
·一场病,一个死亡与沈从文
·转贴:沈从文的“疯”
·蔡元培先生还在香港
·赤柱的生命学问
·让骨灰说出爱情 
·牛头湾的故事
·在云南的《未央歌》
·凭什么“地久天长”?
·假若今天,包公再现--读一则”凶手已死,死者仍活”的新闻有感
·阅读 两种跪的姿态 (2005年6月18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志偉:教會存在非為本身

   華人教會領袖一向重視地方堂會(local church),然而就整全教會觀,作神學反省的,近年來是愈來愈少。
   
   筆者肯定地方堂會的重要性,也曾在元朗牧養一間堂會達十六年;但過度把所屬的堂會放在核心位置,並以此來審視其它一切事物,就值得我們留心。倘若我們的教會觀肯定了「教會之存在非為本身,乃為了使命」,上帝之使命(Missio Dei) 才是教會存在之宗旨。
   
   人世間的教會,只是上帝選擇用來達成旨意的重要「媒介」(或工具)之一,教會不是唯一的媒介;上帝在歷史洪流中也使用外邦君王、政權與文化,來成就神的使命。正如潘霍華所言:教會是「為他者存在的教會」,而余達心則看是「為別人而活的生命形態」(life-for-others)。

   
   回歸十年,本港教會本質起了變化,不是政治化,而是本位化。教會本位主義愈來愈明顯,表現於大多堂會投放的資源,皆為著本身事工的擴展;換言之,教會目的論佔盡優勢。筆者接受若干堂會在發展階段內,要自強健康,才能承載使命;但中大型堂會只務求本身增長得更快,信眾數目更多,而使命的理解只瘦化為「帶領更多人加入我的教會」,此種以功用性取代本體性的教會觀,正值得我們一起反思。
   
   倘若教會領袖思考的,往往以本身團體的利益作出發點;對於公共空間或文化的參與,頂多抱著「支持別人去做」的心態,難怪有意義卻不立即見效的事工,愈來愈少人參與。筆者過往至今,參與不少涉及公共空間或教會聯合事工,深明不少教會領袖「名義」而非「實質」的參與。倘若教會領袖要悲嘆公共空間之內信仰的失陷,可能要反問:我們身為神的子民,究竟在俗世中展示了信仰的價值有多少?
   
   當教會以本身作為目的,領袖自然看重維持現狀,拓展事工;外間所有事物皆要圍繞著「我的教會」作其轉動軸心。任何過分偉大的願景,如倡導公平貿易、制訂健康工時、減少貧富懸殊、培育文化耕耘者等,不是「我的教會」該關注的。筆者不認為教會要事事關注,但更可怕的是教會一早撤離了俗世,把原屬於上帝主權的大小領域,奉送予撒但。
   
   筆者既參與佈道,又倡導扶貧;倘若教會對扶貧的參與,如同佈道的十分之一程度,筆者已心滿意足。現實是本港教會對扶貧奉獻不多,遠低於百分之十,這正是筆者對那些高舉聖經真理的教會的批判。聖經提及貧窮人的次數遠高於傳福音 (當然筆者不是迷信數目),而歷代教會的信仰實踐是記念窮人。沒有窮人位置的福音,根本就不是福音!筆者也不是要求扶貧與佈道對等,只期望教會對窮人有十分之一的重視。
   
   改革宗神學的失落,正使教會忘掉了要更新文化、參與扶貧的使命;而我們走回核戰陰影下的「自保心態」,忙於蓋建更宏大更堅固的「防核彈基地」。當公共空間愈來愈少真理的臨在與宣告,而教會成敗只在於是否「旺場」,也許我們「組織的成功正是屬靈的悲劇」(借用侯士庭之言)!五月十一日晚於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的公開講座,樂思普博士主講:「走進俗世、實踐使命」,挑戰我們再思教會的存在,並非為了本身好處。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