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7/10/31 耳聞目睹]
看雲舒雲卷
·2007/6/20风雨
·2007/6/18书游
·2007/6/16放手
·2007/6/13 Grace
·2007/6/12松
·2007/6/9眼睛的故事
·2007/6/8骆驼屎
·2007/6/7上山下山
· 2007/6/6破口
·2007/6/5未能安睡时想到的
·2007/6/4恩
·2007/6/2守护
·2007/6/1择
·2007/5/31莲雾的诠释
·2007/5/30沉默
·2007/5/29算不得
·2007/5/28杂记
· 2007/5/27真利益
·2007/5/26无法何西阿
·2007/5/25许多
·2007/5/17-18起伏
·2007/5/16好牧人
·2007/5/15一年祭
·2007/5/14鼓劲
·2007/5/13十五支
·2007/5/12情愿
·2007/5/11 4P为戒
·2007/5/10 雅歌上邪
·2007/5/9立下文字
·2007/5/8月话
·2007/5/7 自我诠释
·2007/5/6听
·2007/5/5未知与必知
·2007/5/4五四的思想
·2007/5/3此时彼时
·2007/5/2何方
·5月1日 信与不信
·2007/4/30显明
·2007/4/29自我小警号
·2007/4/28虚空时的放手
·2007/4/27Thanks for your remind in the East Bay
·2007/4/26 给读经读人小组
·2007/4/25有一只鹰
·2007/4/24 心:勇敢与忍耐
·2007/4/23身传
·2007/4/22辨别属灵人
·2007/4/21扶乩的人
·2007/4/20也有风雨也有晴
·2007/4/19软弱
·2007/4/18如何活泼
·2007/4/17智仁勇
·2007/4/16两个试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7/10/31 耳聞目睹

   
   
   返鄉五天
   真的天天都有淚水
   天天都被蚊子咬到凌晨要起來與之搏鬥

   好累啊
   但,真的有許多見聞
   無論是在喪禮
   無論是在醫院
   
   返鄉
   是參加外婆的喪禮
   鄉下的喪禮
   可以說是派錢之禮
   要辦三頓酒席
   大概有四十多桌吧
   
   最後一頓時
   每位至親都要向每桌酒席派錢
   我也坐在其中一席
   十個人
   每個人都收到八十八元
   
   安息禮拜及出殯都採基督教儀式
   很本色化地
   就是所有家屬不是跪著
   而是蹲著
   牧者帶領禱告
   然後不是一次性地帶領所有人禱告
   而是將不同的親友分門別類
   換言之
   是要蹲著
   聽牧者重覆著帶領六七批親友禱告
   兩天都是如此
   我快蹲到要跪下來
   聽媽媽說這已比一些不信主的人家用的儀式簡單得多了
   我在想
   也許蹲,就是跪的本色演變吧
   
   送殯的隊伍有上千人
   請了樂隊
   而教會亦有單車巡遊隊
   單車上插著金句
   也是另類的傳福音之道
   沿途還有專人在派水
   給我的感覺像在參加百萬行之類的活動
   
   外婆生前對人很好
   亦有遠道從北京來的遠親來慰問
   我從媽媽口中才知道
   當年這位遠親的祖母在文革期間乏人照顧
   從北京回到故鄉時
   就是在外婆家安頓了下來
   
   這次參加喪禮
   自己沒有想像中哭得那麼多
   可能經歷得多了
   越來越覺得息了地上的勞苦
   真的不是一件壞事
   
   然而
   一波未平,一波又再起
   已逐漸在康復中的祖母
   又趁我們不注意時去收衣服
   再次摔斷了骨
   痛得好厲害
   只得叫了救護車
   但原來救護車竟只有一張擔架牀
   老人家若躺在其中下幾層的樓梯
   肯定會跌下來
   所以,我們先要求幫她打一針止痛針
   只得用家中的折牀
   自己幾個人抬她下樓
   
   然後是到了醫院
   要先繳一筆錢
   才有人來量血壓
   卻沒有其他的跟進
   在那裡等著
   
   大概過了半小時
   才安排上樓
   而那運送的推牀
   也只是一張牀
   旁邊沒有保護的扶手
   只靠家人在兩旁護著
   
   上了病房後
   即刻有幾個人來詢問病情
   原來在內地醫院
   是要自己僱用護工
   每天六十元
   
   不幸中的大幸是
   有位鄰居看到祖母上了救護車
   就來我家詢問
   然後還發現她的親戚就在祖母住的那一層做護士
   那位護士當天雖不用上班
   也趕來幫忙
   於是祖母才可以在當晚得到一些治療
   
   什麼樣的治療呢?
   就在病房中
   家人托著小腿
   剛動完幾個小時手術的醫生
   飯也沒吃地趕來
   先為她消毒了
   然後拿起一支好像織毛衣的鋼針那樣的物體
   找小錘敲著
   不一會兒就穿過了骨頭
   再找東西綁著
   說這樣叫“牽引”
   讓腳不那麼痛
   但,我們都在旁看著
   幸好我也不怕這樣的場面
   不然,可真有些恐怖
   
   這些也不算什麼
   最慘的是次日去照x光
   只有一個有些上了年紀的老伯
   推了一輛同樣沒有扶手的推牀來
   當時只有我與另一位女友人在
   我們可真的是要用九牛二虎之力
   幫祖母“過牀”
   但她已痛得好厲害
   
   到了放射科
   在門外等了好久
   祖母一直在叫痛
   那個放射師還叫她要伸直腳
   我也忍不住怒火對這位耳插香煙的人說
   她腳的骨頭斷了
   若能伸直
   就不用在這裡了
   但他的態度卻好差
   難怪姑媽後來跟我說“人道”一詞在大陸是很難找到的
   
   而我與另一位女友人
   竟要扶著祖母的腳
   一起在x光房
   接受放射
   
   後來爸爸趕來了
   找了護士來打止痛針
   那位放射師本來還想阻止
   要打到外面打
   幾經堅持
   還有一些群眾壓力
   他才作罷
   
   唉!
   終於見識了許多
   不過也遇到一些好人
   例如鄰居的熱情
   她趕來幫忙的親屬
   鄰牀一位女士將自己那張有較好設備的牀讓了給祖母
   以及那位聽說很敬業樂業的醫生
   
   總總
   都在寫著回鄉五天的一些記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