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轉貼:河南艾滋元兇曝光隱瞞疫情升官發財]
看雲舒雲卷
·2006年8月16日  俯首vs横眉
·2006年8月15日 疯狂的石头
·2006年8月10日  累与不累
·2006/8/9  拾
·2006年8月8日  忙中的乐
·2006/8/3给赖斯的“祷告”
·2006/8/2  光
·2006年8月1日 法国的公鸡
·2006/7/30  放
·2006年7月22日  农民的死
·2006年7月21日  奇妙
·2006/7/16 两个礼
·2006年7月15日 为讲道祷告
·2006/7/14 回乡
·6.28 八九点钟的太阳
·6月27日 荷遇
·2006/6/18 一起在天堂中玩!
·2006/6/17  平白无故
·6.15绿意的心间
·2006/6/12 见与不见
·2006/6/7 硬正
·6.2 & 6.3
·2006.6.1塑
·5月25日 不怕与不妨
·5月20日 医院中的一天
·5月18日 安排
·记念,回到天国的弟弟 2006年5月15日
·5.14 记
· 2006年5月13日 祷
·2006年5月4日平常心
·2006年5月2日 花
·2006-04-29巧
·4月21及22日 点滴
·2006年4月14日 用意
·2006/4/11 恩
·2006.4.9-10 得
·2006-04-04  惕
·2006年3月30日  畅
·2006-03-28  含笑
·2006.3.27 拉扯
·2006-03-24 重心
·3.20沉默
·2006-03-08 乒乓学
·2006-03-07 小儿科
·2006/3/5  在地铁中书写 
·3月4日 见证hei ling island
·2006.3.2 杂拌儿
·2006.2.29 渡海
·2006.2.27 饿
·擦身而过的逃狱
·2006-02-22 用心
·2006年2月19日 行动
·2006-02-14 安静的肚量
·2006.2.13  阴天中的书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轉貼:河南艾滋元兇曝光隱瞞疫情升官發財

河南艾滋元兇曝光隱瞞疫情升官發財 .孔慶仁
   亞洲週刊2007年9月16日
   河南省政府九十年代推行「血漿經濟」造成上百萬人感染艾滋病毒、數萬人因此死亡,不是天災是人禍,肇事官員劉全喜、劉學周等欺上瞞下,主政領導李長春、黃晴宜、陳全國等卻包庇縱容、隱瞞疫情,成為艾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罪魁禍首。但這些人沒有受到處罰,反而升官發財,而奮起抗擊艾滋的高耀潔、王淑平等人卻屢遭打壓,突顯中國政治權力的結構性危機。

   --------------------------------------------------------------------------------
   十多年前,一份有關河南艾滋病疫情的報告曾被輾轉送交中國高層領導,但疫情並沒有迅速公開,而是又滯後了若干年,無數的人已經痛苦地死去。這經歷了一個什麼樣的過程?中國人口第一大省的河南經歷了一個怎樣的黑暗時代?這裏掩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內幕?
   在河南這場堪稱世紀浩劫的血禍中,讓人心寒齒冷的不是艾滋病魔,而是貪圖金錢和權位的心魔,其背後反映的權力腐化、制度退化的結構性問題值得當今中國執政者深思。亞洲週刊深入河南調查後發現,一九九五年河南基層醫生王淑平就已經發現艾滋病疫情並上報,但直到二零零一年中國官方才正式承認中國河南因為賣血而導致艾滋病流行,這期間肇事官員劉全喜、劉學周等欺上瞞下,主政領導李長春、黃晴宜、陳全國等卻包庇縱容、隱瞞疫情,成為艾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罪魁禍首。
   艾滋禍首未受絲毫懲罰
   這場曠古巨災不是天災,完全是人禍。上世紀九十年代早期,河南省政府推動的「血漿經濟」成為河南艾滋病流行的濫觴。而其中,被河南人稱為「艾滋廳長」的劉全喜罪不可赦。這位中共幹部使河南省成為全國的艾滋病增長最快的大省,河南農民成群成村的成為艾滋病人,留下大量艾滋孤兒。零二年劉全喜還當選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後又繼續擔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衛工作,沒有受到絲毫懲罰。
   據後來從河南省衛生部門透露出來的材料,河南省原衛生廳長劉全喜應對全省大辦血站搞血漿經濟負有直接責任,他在一九九二年出任廳長後,就更換了河南省生物製品所的負責人,並和新任所長邢某赴美國考察,商洽出口血漿給美國的生物製品公司。隨後,河南省衛生廳下屬的「開發辦」、「發展中心」、「中心血站」、「萬達公司」等機構成立,負責全省各血站的審批、血漿統銷。此後,「救死扶傷,賣血光榮」的口號隨處可見,連「不賣血就是不愛國」的口號也在河南睢縣電視台作為廣告播出。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下,河南上百萬農民加入了這場「以血致富」的運動中,連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把白髮染黑冒充年輕人賣血。
   劉全喜曾在衛生廳內部說,他估計全省七千多萬農民中,有百分之一到三的人願意每年賣血漿一到二次,一年就是上億元的效益。很快全省各地掛靠在各機構的合法與不合法的數百家血站成立,政協、人大、軍隊、黨委等也都紛紛開辦血站斂財。劉的多位親屬也直接經營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縣市採集血漿……一時間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數不清的非法血站。
   據統計,這段時間河南全省共有一百四十萬人賣過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就可以獲得五十元人民幣(當時約值六美元)。血站只要血漿,不要血球,通過離心機分離血漿後,血球處理成為難題。據北京佑安醫院張可醫生的《河南艾滋病五年調查報告》的調查說:血站「想了一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即把同種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輸給獻血人員,回輸的同時還可以少給獻血員五元錢。」血站欺騙賣血者說,回輸血球可控制貧血,加快恢復造血,因此農民為增加賣血次數,幾乎都同意回輸。於是同血型賣血者只要有一人帶有病毒,其他人幾乎難避免不感染。就是在這種回輸下,艾滋病毒從一到二快速地複制傳播……
   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河南官方公布的兩三萬人幾乎讓所有關注河南艾滋疫情的人士不相信,據有「中國民間預防艾滋病第一人」之稱的河南醫生高耀潔說,河南有五十三個縣曾經賣過血,如以每個縣平均二萬感染者計算,就是一百零六萬。而法國《解放報》零二年報道,據國際醫學界估計,河南艾滋病病毒(HIV)呈陽性者人數至少達到一百五十萬。何大一發明雞尾酒療法使美國的艾滋病人死亡率下降到百分之四十七,但這一療法費用昂貴,每人每年最少要五百至三千四百美元,以河南目前的經濟狀況不可能這樣治療,因此醫療界估計,河南自一九九五年發現首例病例以來,死亡人數應以數萬計。
   在河南檢驗檢疫部門工作的王淑平一九九五年發現艾滋疫情在河南出現,並率先向河南衛生廳、國家衛生部報告,但她本人一直被河南當局打壓,直至出走美國。不過,王淑平遞交衛生部的報告終結了大多數血站的生意。一九九六年三月,從北京颳向河南的整肅風暴很快波及全省,武警和軍方配合地方公安,關閉了絕大多數血站,但是,劉家血站和衛生系統下屬的血站卻因提前得到消息洗手不幹,並沒有成為整肅對象。
   王淑平的報告在高層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在人口密集的河南鄉下突然發現高感染率的艾滋病發生,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曾親自過問,令衛生部長陳敏章徹查此事,但後來為何又不了了之,至今仍有很多不解之謎。據陳身邊的人透露,陳敏章為此事鬱悶成了心結,直至離世。
   那份報告究竟被誰壓了下來,多年來,王淑平在追問著答案,很多人在悄悄調查這件事情。是誰,作出決策推遲多年向民眾公開疫情,而導致了成千上萬的人失去了生命?
   向中央壓縮疫情數字
   回顧北京派往河南調查艾滋病疫情的過程,或許能告訴民眾點什麼。陳敏章派出的是以衛生部副部長王隴德牽頭的調查組,他從甘肅衛生廳長任上調任衛生部,但卻是河南開封人,劉全喜透過王給中央遞話壓縮了河南的疫情。
   劉全喜得以捂住蓋子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得到了河南省先後兩位組織部長的相助,一位是陳全國(現河南省委副書記),一位是黃晴宜(現全國婦聯副主席),陳是黃的後任,黃是在李長春主政河南時,任省委組織部長、省委副書記,後隨著李的升遷,官至中組部副部長、全國婦聯副主席。黃在關鍵時刻電令河南當局,力保劉全喜,責令媒體不得報道。
   黃敢於出面干涉此事,是因為李長春主政河南時犯下的人禍。李從一九九一年任河南省代省長始,後任河南省委書記,主政河南至一九九八年,在河南積累下深厚人脈。在李任期內的錯誤,他不可能讓劉全喜一人承擔。據透露,劉全喜在二零零三年上面查得緊時,曾求情至李長春夫人處。一九九二年前後,河南衛生系統在全省印發紅頭文件掀起「血漿經濟」風潮,李長春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後來的官運亨通。
   李的同事和後任卻沒那麼幸運了,馬忠臣在李後接任河南省委書記,後調京任中央農村領導小組副組長,明升暗降。陳奎元在河南艾滋病疫情公開化的二零零零年任河南省委書記,兩年多後調任中國社科院院長位置。陳曾想解決艾滋病問題,追究衛生廳長劉全喜的罪責,但無奈護劉的人比他的位置要高,劉全喜得到的「處分」只是到河南人大任一個委員會副主任,由他一手提拔的同鄉劉學周則任衛生廳副廳長。
   河南省衛生系統至今未能走出漯河劉姓人氏的控制,又得到了中央當紅的李長春蔭庇,艾滋鐵幕仍然無法全部揭開,大陸民間多年來提及的對河南艾滋病問題的官員問責,遲遲不能進行。
   在巨大的鐵幕下,河南艾滋疫情一直難以揭開,直到多年後,李長春已離開河南調任他處後,在官方層面還是被視作機密。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新華社向海內外發了一則消息:萬延海由於通過網絡向外界散布河南省的一份關於艾滋病情況的匯報材料,因「涉嫌洩露國家機密」被拘捕了。
   萬延海,中國著名的艾滋病和同性戀運動人士,一直倡導一個網絡項目「愛知行動」,是中國早期的民間艾滋病運動組織之一。導致萬延海被拘捕的材料,後來的情況顯示是從河南省衛生廳內部傳出來的。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因為涉嫌通過網絡向外界透露一份標有「秘密」字樣的文件,被河南警方逮捕。那份文件顯示的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之前的河南艾滋病的情況。
   馬士文,原河南省衛生廳疾病控制處副處長。馬涉嫌洩露的文件正是萬延海傳播的那份。早在馬士文被捕前,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間,他已經因那份「洩密」文件被河南警方調查了一個多月,後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
   在馬士文被捕後,他的一位同事曾透露說:「他承認做了一些錯事,或者有些問題。」萬延海在被關押了二十七天之後,因美國和加拿大國家領導人、聯合國前任秘書長安南的過問下,中國當局被迫釋放了他。萬在後來透露說:「馬士文洩密的文件就是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寄給愛知行動小組的匿名郵件。」
   他當時並不知道那份郵件從哪裏來,就習慣性打開了,發現文件價值很大,就隨手發到了另外幾個郵件組裏。「那份文件顯示,河南艾滋病正在蔓延,擴大。」萬延海說,他正因為這份文件被拘捕,是誰給他發的郵件,他並不知道,更不會聯想到是來自河南省衛生廳內部。
   萬延海曾經在北京見到過三位河南省衛生廳的官員。二零零一年秋天,河南省衛生廳副廳長劉學周、衛生防疫站長王哲,還有馬士文,在北京曾與萬延海會晤過一次。
   那份「洩密」文件是馬士文負責起草的,是向當時的中共河南省委做的專題匯報。前後有六至八人知道文件的內容。究竟是如何從河南省衛生廳的電腦裏傳播了出去,至今仍然是個謎。
   「我省從一九九五年三月發現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來,至今年(二零零二)六月底,累計發現並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一千九百二十八例,其中發病三百三十五例,死亡二百三十八例。專家估計我省艾滋病病毒實際感染人數在三萬左右。」
   這份機密文件透露的信息顯示,官方是很早就知道河南艾滋病疫情的,印證了王淑平個人向衛生部做的報告。文件還透露了最早被媒體公開的上蔡縣疫情情況:上蔡縣政府上報有償獻血員是三點五萬人,估計感染艾滋病的人數是七千到一萬人。馬士文在被調查了半年後獲釋,後任河南人民醫院總院長。
   中國詩人北島的詩《回答》這樣寫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這正是河南艾滋官場的寫照——應該負責的河南官員沒有一個因艾滋疫情下台、被起訴,相反是高官做到底如劉全喜、劉學周等,甚至是一路升官發財如李長春、黃晴宜、陳全國等,而奮起抗擊艾滋病疫情的醫生王淑平、高耀潔、記者張繼承等則被打壓整肅——這種「反淘汰」機制雖不是河南官場所獨有,但是給河南的傷害卻是歷史少有,給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留下難以彌合的傷痕。河南的艾滋病魔與官場心魔相生相伴,共同成長,艾滋病魔越流行,河南主政者心魔就越發喪心病狂,不但打壓王淑平、軟禁高耀潔,更冒天下之大不韙侵吞國內外給艾滋病受害者的捐贈財物。他們試圖捂住天下人的嘴巴和耳朵,但是卻捂不住艾滋病魔的肆虐,也就在這被強力捂住的四到五年,正是艾滋病毒在人體內的潛伏期,也是開始從賣血者身上向其他人群擴散時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