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毕汝谐文集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歌猛进!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西谚:一个小丑进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妓女英雄梁红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 毕汝谐(纽约作家)
·六六大顺! 点击量突破六千六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毕汝谐(纽约作家)
·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永别了,我的弟弟 毕汝谐(纽约作家)
·法国哲学家孔德的夫人是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东德纪录片条顿剑在行动 毕汝谐(纽约作家)
·阿城的妓女之子题材小说棋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夏衍的剧本法西斯细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七(齐)天大圣!点击量突破七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萨特的剧本可尊敬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性格形态学的第二性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造反派财贸尖兵司令洪振海(面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苏童的妓女题材小说红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共创奇葩百科全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郑板桥最脍炙人口的匾额吃亏是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短篇小说公墓里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贺为名妓苏小小写的苏小小墓 毕汝谐(纽约 作家)李贺为名妓苏小小
· 谷崎润一郎的恶魔主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齐鲁(七五)雄风!点击量突破七千五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乱伦妓女题材小说隐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編者:华裔作家畢汝諧先生的最新小說“太陽與蛇”,已經在美國出版。這部近六十万的巨著,畢汝諧投入三年的精力與時間,小說以間諜戰與性虐待爲創作主題,向人們展示了一個嶄新的、不為人知的層面。為了更好地瞭解這部新書,紐約“中國廣播網”訪問了畢汝諧先生,請他畅談自己的創作心路。以下是訪談內容摘錄。
     主持人:很多人知道畢汝諧先生創作的小說,他20歲時就創作了著名文革地下文学《九級浪》,已经載入数种文學史。他曾任瀋陽軍區的歌劇團劇本創作員、文化部直属中央歌剧院編劇,85年以訪問學者身份來到美國,曾于海内外出版多種文史著作,比如:《你好,自由》、《周恩來評傳》、《我倆-北京玩主在紐約》、《我俩——一九九三》、《绿卡族》、《活水的江河》等;近年又發表长篇報告文學《美國聯邦監獄探密》,以及《法拉盛華人地下妓院探密》等等。
     畢汝諧先生目前居住於紐約,他在今年7月出版的长篇小說《太陽與蛇》,是海内外第一部以中美情報戰為背景的性虐待長篇小說。
     畢汝諧:《太陽與蛇》這本書起因於1998年我開始研究性虐待。性虐待只是一種通俗說法,學術名詞為虐戀亞文化,是一種亞文化。
     當時我對這個課題發生很大的興趣,曾經親自前往性虐待的社交圈採訪許多华人西人,積累了許多原始素材。但是尚不足以形成一部我所期待的长篇小說,因為其中缺少一條貫穿線--即普希金所谓的金絲線。大家知道,性虐待只是人們性生活的一種方式、一種偏向;人一定有要有固定的社會角色,才能表現自己的性生活的方式。没有人可以脫離固定的社會角色表現性生活的方式,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一度想当然地以为妓院是容纳性虐待素材的所在,便前往法拉盛華人地下妓院收集资料,结果只是从社会学角度写了《法拉盛華人地下妓院探密》,别无所获……所以,我迟迟沒有動筆。

     到了2002年,我完成《美國聯邦監獄探密》之後,老天開眼,機會來了!我的3位老朋友分別暴露了各自的真實面目,他們分別為美國、台灣、中國做情報工作,也就是所谓間諜。媒體也報導其中一位台灣間諜,現已在中國大陆入獄经年,一直被羈押,沒有正式的判決,據国家安全部的人說他在獄中已經歇斯底里。我曾察覺此人表现異常,比如20年前,大家都是窮留學生時,他突然告訴我他手中有一批文件,包括中國四川大三线的军工機密文件;問我與台灣方面熟不熟,能不能帮助脫手,應個急。我答說不熟,他很失望地離去。
     還有,比如說我的另外一位友人給中国國家安全部做事,也有蛛絲馬跡可寻。我对他說:明天我们出去玩,你開車載我們。他說不行,明天亞特蘭大有一個民運集會我必須去。當時我心裏嘀咕:紐約這麼多民運集會你不過癮,還要去亞特蘭大?後來才知道他有特殊任務在身。這樣,這些性虐待素材加上3位老朋友真实身份的暴露,使我獲得了难能宝贵的金絲線,一下子貫穿了我所有的材料,形成這本小說。
     主持人:為何取名“太陽與蛇”呢?
     畢汝諧:“太陽與蛇”是我年輕時就经常思考的一個問題。還在文革時,我就在自己的日記本裡悄悄寫下:他和她是中國的太陽與蛇。第一個他是毛澤東,第二個她是江青,这兩个人就像是太陽與蛇,影響著幾代中國人的生活。而隨著年齡增長、閱歷加深,慢慢地我覺得人世間的一切事物都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在每個人生叉路口,你即可能是太陽,也可能是蛇。因此,我以此命名本书。
   故事的男主人公以海歸博士身份回國,刺探軍事情報,行动計畫的名稱就叫“太陽與蛇”。
     主持人:小說具備2大賣點:間諜與性虐待。出版方向是不是以中國大陆為主?
     畢汝諧:我與中國官方許多出版社关系良好,但是現階段他們無法接受這本書,原因是中國目前的审察尺度。你可以批評胡錦濤及溫家寶,却不可以批评作为大陸官場有機組成部分的國家安全系統的腐敗及黑暗。而且,其中的性描寫太那個,他们无法接受。本的淋漓尽致的描述,真正做到連性心理學家、婦科醫生都挑不出毛病!《太陽與蛇》先在海外出版,我的許多朋友在中國為我操作,使《太陽與蛇》以其他形式進入中國,我覺得並不困難。
     主持人:《太陽與蛇》的主要故事情节是什么?
   畢汝諧:主要故事情节是一個海歸博士受美國情報機關派遣,返回中国大陆,利用他在中國上層社會的關係刺探情報。小說塑造4個人物,我可以說都是中國文學中未曾出现的人物:海歸博士、他的前妻女市長,還有國家安全部的男女偵查員。按照過去中国社会主义文学的慣例,美國間諜總是被貼上標籤的坏蛋,落水份子總是可怜虫,而男女侦察員是正面的英雄。我拒绝这些公式化的俗套,从人性出发,从性格逻辑出发,塑造全新的人物形象。這部小說98年開始醞釀,但是一直沒有動筆,02年深秋開始,寫了3年半。寫作過程中我曾重新採訪一些相關人士,因為這種間諜小說,我們從小耳濡目染,很容易入中国社会主义文学的紅套,或是好萊塢間諜电影的黄套。我告诫自己一定要跳出紅套黄套,進行人性化的描寫。我不斷地深化思想,写出了中國五千年未曾見過的驚人之筆!我當時寫到這些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句子时,把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在發抖。于是,我買来了玉米麵粉,不斷揉成各種餅子,赖以控制自己的手。
   特别要说的是,中共早期就有周恩來、康生领导的特科、红队等情報機構,涌现“前三杰”、“后三杰”等许多著名特工。而現在年轻一代的國家安全人员,已和老辈人完全不同了。當年的中共特工與蘇聯的左尔格、“红色乐队”一樣,完全靠意識型態支撑,堅信自己是為真理獻身;現在则不同了,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的崩潰,深深影響年轻一代的國家安全人员,所以我對他們做了更符合人性的刻畫。
     另外,我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哲學觀點:世上的所有人都互為獵手與獵物。表面上看來是國家安全衛士在追捕這些間諜,但是實際上在追捕過程中,間諜夫妇的生活方式特别是性生活方式潛移默化地、極大地腐蝕了這些國家安全衛士。小說的結局是典型的希臘悲劇結局,所有主角無一例外地死去。很可悲的是,由於間諜工作屬於國際政治鬥爭的隐秘部份,間諜和國家安全衛士這些小人物的命運,受國際政治巨頭的隨意擺佈;這就像是大街上的螞蟻,其命运被行人隨意擺佈。
     主持人:《太陽與蛇》的背景時間?
     畢汝諧:是在世紀之交。主要故事都發生在1999上半年。許多事件,比如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2001年中國戰鬥機被美國偵察機撞毀等,都是近在眼前的事件。為此,我也多次採訪過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聯邦調查局特工、及國家安全部地下工作人員,我在文學描寫的同時,也披露了一些中美間諜战的內幕。
     主持人:這本小說的故事以間諜和反間諜活動為經線、以性虐待為緯線,交織錯綜複雜的畫面。故事中两对主要人物是兩條平行而又相互影響的故事面;显示愛情既能为善、也能作惡的伟大力量;並對性虐待的成因及演進做出精彩的描寫。通過常態、變態的靈與肉的交鋒,折射出複雜多樣的人性。全書近60萬字,極富故事性及學術性。故事一波三折、人物各有特色、情節扣人心弦、文筆流暢老到。请问,您是否會在书扉寫下“如有雷同、純屬偶然”?
     畢汝諧:不會有任何雷同。我的朋友、文學評論家看完都這樣說:這是是五四之後從沒見過的奇書,也是古今中外從未见過的奇書。在当今这个知识爆炸的时代,还有什么從未见過的奇書呢?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這本奇書確實誕生了。有一位作家蔣子龍說:中國作家不會編故事。我很贊成,中國現在因為沒象样的故事,電視連續劇變來變去都是過去的經典。陈陈现因,了无新意。而《太陽與蛇》的故事、人物都是全新的,所以我不擔心有任何雷同。
     我在寫這本書之前考慮了很長時間,究竟要寫到何種深度?我特別研讀過《金瓶梅词话》。由于明朝醫學還很落後,對於解剖學、性心理學、性變態心理學等等一无所知,人們對人是什麼、性是什麼,都非常模糊。20世紀後,佛洛伊德提出精神分析學說、性本能學說,但我覺得這還是不夠。在這本書裡,我盡可能做到把馬克思的階級觀點、階級分析方法,和佛洛伊德的性本能學說進行一種水乳交融的、有機的結合。什麼叫有機的結合?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中說:“有機意味著高度的統一。”我深信我做到了這一點。
     主持人:您寫書前有沒有考慮市場?
     畢汝諧:我的目标就是要雅俗共賞。我相信从学者教授到贩夫走卒都能在《太陽與蛇》里找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而且不會失望;我還想抓住一些從不看書、買書的人。
     主持人:请问,您寫《太陽與蛇》期間有沒有什么變化?
   畢汝諧:有很大的變化。因為一開始的粗浅設想被反覆地突破,深度及廣度不斷地扩张,最後的想法是在05年2月完成的。當時大家都在討論一個問題:金正日手上到底有沒有原子彈?我不曉得金正日手上到底有沒有原子彈,但是我知道我製造了一顆精神原子彈。在此期間,我遭遇了妻离子散的巨大不幸,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使我平安地撑过了人生的黑暗期……作家的勇气和责任心压倒了儿女情怀。作家是什么?词典上自有相关条目。许多年前,我写过一篇短文“作家是民族的乌龟背,作家是大众的老寒腿”,我认为作家理应是先知先觉。我在02年构思《太阳与蛇》时,安排了穷人看病难的次要情节;05年中国政府正式承认医疗改革失败;我的先见之明由此可证。这是个小case。《太阳与蛇》里关于中国和中华民族前途的重大警示,有待时间老人的佐证,让我们拭目以观吧!
   主持人: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畢汝諧:谢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