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毕汝谐文集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在东方宾馆的西餐厅里,博士意外地看见穿着皮制迷你裙的“滨海芍药”和“滨海牡丹”——她们新近安了假睫毛,穿着一模一样的鲜艳的大清中式裙褂,高盘的发簪上插着一根筷子,宛如两株繁花照眼的小树;一左一右地搀扶着一个穿着松松垮垮西装的白人老头子。
   博士显着带点冷峻的孤傲,问:“哟,怎么碰见你们了?”
   “滨海芍药”喜气洋洋地道:“这老头子——他在德州有农场——包了我和‘滨海牡丹’!”
   “你们俩属于同一个团伙?”博士阴森森地讽刺道。

    “不是。老板。我们是自由组合,来去随便。”
   “接老外,你不怕得爱滋病吗?”
   “老板,怕什么?”女考古博士生在盗版音乐的靡靡之音中响亮地道,“等我得了爱滋病,早就赚得钱包流油了!再去美国治病呗!那时候,特效药早就发明出来了!”
    博士笑道:“远见,远见。”然后掉头即走。
   博士担心走露风声,便在下午三点退了房间,而酒店通常于正午十二点结帐——吃亏了。
   按照孔大的安排,我徒步前往省城著名的“菩提茶艺馆”,与省公安局的郭岩处长接头。
   我和郭岩简单地巡看环境之后,挑了个冷背房间坐下来,叽叽咕咕地说着悄悄话,并不惹人注意。我们点了印度茶(取其浓度)、锡兰茶(取其滋味)和肯尼亚茶(取其色泽)。
   我把红包塞了过去,让“外交部长钱其琛同志”及早表态……送现金,不花点心思不成——将大笔现钞分成小卷,变成几千元、几万元的红包(有些还夹带着美元),沿途打点大鬼小鬼,好人一路平安!我还得注意藏得巧妙,不能钱财露白,以免枉送性命。
   郭岩先是近乎本能地伸手触摸这些钞票,却又像抓着烧红烙铁似地甩了出去!
   郭岩晃了晃面目可憎的枣核儿形脑袋,高深莫测地道:“私自出境,不符合规定呀……我宁可错失跟你交朋友的机会,也不敢触犯刑律呀……”
   博士的眼里闪出转瞬即逝的激愤之光,严正地道:“郭处长,为了尽快出境,我已经通过孔大给了你很多钱——美元现钞!你并没有拒绝拿这些钱!所以,请不要跟我谈什么规定不规定。”
   郭岩这家伙附庸风雅地把“Commission(回扣)”说成“卡秋莎(一种苏式火箭炮)”,却不妨碍他大把大把地捞钱。
   郭岩像是自言自语: “我有我的难处啊……”
   博士察言观色,又转口说奉承话:“郭处长,你老兄这样精明的人……行事稳健,肯定出不了纰漏。”
   郭岩隐隐地冷笑道:“上回,孔大介绍过来的几个海南省的乡巴佬土财主,惹了大麻烦!……要不是我在省里政法委有靠(山),早就被撤(职)了!弄得不好,新帐老帐一块儿算!”
   借着关系人孔大的面子且使了美金,博士傲慢地哼了一声;然后,优雅地挽着手袋, 道:“出入国境,这有何难? 郭处长,到底卡在哪儿了?总得有个原因吧……”
   “单位里面,不该知道这事的人,知道了这事,人多口杂;云南那边还有个‘方块六’,也不是省油的灯……我得想办法堵住新冒出来的窟窿呀。”
   “好啦,这些新窟窿嘛,由我来堵;私事私了,不必经官!”博士豪爽地一挥手。然后,带着郭岩去省城最著名的大西洋夜总会泡小姐。大西洋夜总会的包房用世界各国的著名城市命名。他们理所当然地进了“华盛顿”。
   几名面如满月、体态丰盈、打扮前卫的小姐,手捧各式中外美酒,出现在包房门口,一对对想是经过隆胸手术的特等丰乳,随着莲步轻移而频频荡起……郭岩顿时兴奋起来,枣核儿脑袋摇来晃去;只是,煞风景地擤了一把清鼻涕。
   这正是我携郭岩来此地所追求的效果。几个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红棕色、金棕色或者粉红色——的、带着狐狸相的少女,在妈妈桑的指挥下一拥而上……郭岩今夜难过美人关了。
   郭岩笑眯眯地把一个看上去像是高中学生的俏丽少女拉进怀里,洋洋得意地吟道:“年过四十才学坏,一把搂住下一代!”
   小姐们捧场地发出笑声。
   郭岩嘴对嘴地用力亲着俏丽少女,很有法制头脑地问:“你今年多大啦?我可不想背个奸淫幼女的罪名!”
   俏丽少女答道:“老板,你放心玩就是了,我今年满18了。”
   郭岩赞道:“好,18很好!18岁的女人能卖;80岁的女人想卖,也没有人买呀!”
   我在一片杂沓的调笑声中浮想联翩……
   繁荣娼盛——凡是四、五星级酒店,均不受扫黄干涉。这些高级声色场所安全得很,普遍与当权派或紧或松地挂钩。老板把各级官员、公安干警买通了,买活了,一有风吹草动就提前报信。夜总会备有各式发票:餐厅的、旅馆的、商场的……应有尽有。这样,嫖妓就可以变相地向公家报销了。
   闲杂人退去后,郭岩迫不及待地要动真格的;俏丽少女马上熟练地用巧劲拉开一个大衣柜的门,推开钉着衣钩的内壁,竟是鸽子笼似的小单间——很黑,很小, 一男一女在里边不可能不碰触,正是交欢所需要的私密环境;里面只有一张小床,壁上贴着“无色情交易”的标语。
   郭岩是大高个,必须弯腰才能走进去。
   两双男女只剩下一对了。博士抓起麦克风,与另外一个人面桃花的少女唱歌;突然间,有一种性跃动在心里萌生,开始想入非非……
   少女很自然地勾肩搭背,手掌柔若无骨;问:“老板,你想唱什么歌?”
   博士没来由地愤愤地道:“唱什么?我想唱‘东方红’!”
   “‘东方红’是什么歌呀?”少女屈身探问究竟,我却是凶神恶煞般地在她的胸前抄了一把——心情太过郁闷,血冲天门,接近总爆发的临界状态了!哦,今夜便是今夜!任凭性的偶然发挥,依随偶然机会捕捉异性,我毫无感情前提地抓住了这个妙龄少女!她很不错啊——细致秀丽的瓜子脸,配着挺立的鼻子、呈心形的樱桃小嘴……OK!
   少女顺从地敞开怀抱,两个没有完全发育的、原本形态的乳房,散发出非妙龄女子不能有的美好的青春气息,我的下巴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快速地来了个仅限于唇与唇之间的亲吻!我埋头于少女的胸部——伸出鼻子嗅了嗅,又探出舌头舔了舔;然后,拨弄和吮吸少女的乳头;哦,此一刻及时行乐,下一刻何惧肝脑涂地!我迅速地拿来保险套,抹了润滑油,熟练地慢慢地探入她的肛门:“走后门,好吧?”少女哆嗦了一下,老练地搪塞道:“老板,我有痔疮呢。”我很扫兴,就把另一只手的指头伸进她的阴道,还搂住她的小蛮腰,徐徐用力,如此,少女便像一张软弱的弓,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身上,草草结系的腰带适时脱落,少女只一扭身,18岁的娇嫩阴道便完全地暴露了!我被小丫头身上洋溢的青春气息所吸引,因为极度的快乐而微微地向后挺去,双手分别向着阴道和肛门同时用力(可惜,没有第三只手、第四只手抓摸乳房!),而小丫头竟然随着我的狂放手势起舞,保持着同一韵律!痛快哉!我很想就势搭弓引箭,又害怕传染恶疾,犹豫着便只顾继续加力,使小丫头的纤腰不堪其痛;她真的哭了,我真的笑了——一哭一笑之间,心中的毒龙跨过了临界点,竟然就此腾飞而去,化为乌有!对于阴道的淫欲尚未弥散便消失了,只剩下对于肛门无法落实的迷恋……我终于平静下来了。少女担心到手的生意黄了,连忙以口代手,灵巧地为人鞭戴上了保险套——先是把保险套含在嘴里,用虎牙咬开启封,然后把保险套对准人鞭,上下门齿一错一错地推进,戴上了保险套;这不同寻常的性历练使我败了兴致,因而更加平静了,扯去了保险套,一把扔得远远的;有意放松一下神经,恨不能拿起麦克风唱:“逃、逃、逃!我要逃跑!”于是,独自在无伴奏的情况下高歌“东方红”……
   唱毕,就和她闲聊起来。
   “你是高中生吧?”
   少女满不在乎地道:“早就退学了。”
   博士携着少女的手,温情地揉搓着,说:“你呀,小小年纪,怎能退学呢。伯伯小时候想上学想读书,可就是因为闹文革,出身不好,整天价挨打受骂,不敢上学去……就像是无庙收留的野鬼!只好呆在家里,拿《毛泽东选集》当语文课本,用‘Long Live Chairman Mao(毛主席万岁)'之类的政治口号学英语……”
   少女脸上露出与年纪不相称的狡黠神情,诉苦道:“伯伯,我们家是特困户;我爸下岗早,我妈在家病着,我妹妹半身不遂……要是有个大善人帮帮我们就好了。”这个在欢场上颇有历练的女孩开始讨钱了。
   “我就是大善人。”博士微笑道,却只是空口说白话而已。
   色鬼嫖妓,有得消磨,一混便是半宿。郭岩终于提着裤子出来了。
   “得啦,我该回家了。”郭岩嚼着醒酒的韩国泡菜,道。
   俏丽少女笑道:“哟,老板,您还有家呀。”
   郭岩笑道:“该潇洒就潇洒,该回家就回家。”
   两名少女撒娇耍嗔,笑成了一团。
   从夜总会出来,一路上,色迷五道的郭岩连声说真过瘾——“嘿,怪不得当年日本鬼子一进村儿,头一件事,就要找花姑娘呢,这玩意儿是好玩呀,百玩不厌!一有闲钱闲工夫,我就往小姐怀里扎! 国可亡,家可破,区区一身不可不快乐!反正现在的社会风气就这样——不泡(妞)白不泡!”
   郭岩就是这么一个狗人,即便是一边说话一边嚼屎撅子,我也不会奇怪!
   这人虽然素质不高,手腕却很活泛——三搞两搞,就把一应大红官印盖全了。
   我拿到了名字为“高小明”(就是那个提议取消英语学习的女研究生)的中国护照及《中缅边民通行证》,都是货真价实的证件,用橡皮筋扣在一起。有钱能使鬼推磨!“丹麦国里有恶臭之气”(哈姆雷特)!这个乌七八糟的社会,真是他妈的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社会制度之恶!哦,把宗华的这颗传家钻戒攥在手里,豪气干云——良心有价,哪怕是国家安全部的干员也能收买!好人一路平安!逃脱中国法网的希望,有如一朵出岫的彩云,疾升于心头……
   博士穿戴整齐,鼻梁上架着色泽雅致、款式大方的眼镜,还喷了一点BOSS香水。于是飞往思茅机场。登机以前,博士给张小星打了电话:“叶子(黑话:钞票)递到没有?”
    我把答应付给孔大的钱交给了小星。
   张小星响亮地回答:“放心吧,递到了!”
   “哈哈,你办事,我放心!”
   飞机正点进港,思茅市国家安全局侦查二科的外线便衣立即盯上博士了。
   俊男美女率领行动组跟踪海龟到了思茅机场——上面依然举棋不定,没有下达命令。哦,思茅,这里是闻名遐迩的“普洱茶之乡”。
   在思茅机场接应博士的人是个瘦猴,苍白脸,大眼睛,两片嘴唇下塌得不成样子。他拍着胸脯道:“老兄,我是这附近的坐地户,江湖上有个外号叫‘方块六’的就是我!嘿,一个人要是在江湖跑上十年,这一辈子也就甭干别的了! ”
   这位扁担倒下来都不知道是“I(我)”的英语睁眼瞎,却穿着印有“Yale University(耶鲁大学)”字样的运动衫。
   我跟着方块六来到凯悦宾馆的地下室。那个角落封闭得很,有块落地毛玻璃,凿着“意乱情迷”几个大字。里面的女服务员一律三点式,任由来宾动手动脚;这就是台湾人所谓的“摸摸茶”。一进门,方块六便搂着小姐连亲带摸,上下其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