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十八
   
   五百元一瓶的蓝带已经下去了一半。
   黎海局长抬头看着我,眼中的气焰明显减弱,他有些有气无力地说:
   “你的推理没有错,是我的推理错了!”

   “哦,是吗?”我不以为然地说,“老同学,你的什么推理错了?”
   “发现康伟夫妇的诡计时,我正面临天大的危机,当初一心想当公安局长,没有想到当上后,我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才发现身边危机四伏。你的推理没错,我从康伟夫妇的犯罪中得到启示,开始策划一个威慑计划,结果很成功。自从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听说出了张‘百贪图’后,他们都开始拉拢我,这些你大概也感觉到了,法院院长一度以为你就是‘百贪图’的幕后主使,他急忙放弃了一直和我争来争去的政法委书记宝座……”
   我一阵哈哈大笑,把黎海的话淹没了。
   “杨子,你的推理是对的,可是我当初的推理却错了。我原以为你不公开康伟夫妇的案子,是因为你对农民工的同情,怎么也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原来也受到了他的启发,而且作为知识分子,正如你自己所说,要坏起来真是又快又厉害——”
   “你误会了,”我高声打断他。“我一开始不愿意告诉你们我已经破案,确实是对康伟的同情,加上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至少是那个时候。我看你是真的误会了,我那时根本没有动这个念头。”
   “真的?”黎海满面怀疑地看着我。
   “当然是真的,在推理破案上你太高估我的能力了,我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我当时并没有从康伟的案子想到其他的。”
   “这怎么可能?那你是什么时候受到康伟的启发——”黎海吃惊地看着我。
   “我不是受康伟的启示,我是受到你的启发。”我满脸不屑一顾地看着他说,“你使用那张‘百贪图’的方法太过张扬,小有成功后又自鸣得意,连我的电话都忙得没有时间听,你忘记了‘百贪图’是我们两人的。你知道我这人春风得意时思维迟钝,但一受到挫折,或者心情不好时,思维也异常敏捷。”
   “我靠,老同学,你不会因为我太忙不接你电话就来报复我吧?”黎海差一点跳了起来。
   “当然不是,我会那么低档吗?虽然我被你安排到妓院当上广海市领导干部的后宫御用主笔,可是我的政治道德水平还没有完全丧失,我后来之所以出手,完全是看不惯这帮贪官污吏的嚣张气焰,他妈的,老子就算是不得志的文人,又怎么样?哼——”
   我眼前出现一个被粗大的塑胶阳具搅拌得肿胀不堪的阴户,我的鸡巴突然又愤怒了,这股怒火从裤裆里经过大肠和气管直冲脑门……
   黎海被我没来由的愤怒弄得不知所措,莫明其妙地看着我。过了一会,我咽了口口水接着说:“在我看到你用一张传说中的‘百贪图’就收复了整个广海市的党政领导班子,这才再次想起了康伟案子,同时也终于明白了你这位铁面无私的执法英雄当初为什么对康伟这种天生的罪犯网开一面、手下留情了。”
   “杨子,我明白了,下面的让我来说吧——‘百贪图’本来就是你帮我绘制的,而且你又阴错阳差地在广海市领导干部最频繁光顾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当主笔,广海市党政军那点肮脏事几乎都被你掌握了。所以,当你决定使用康伟的办法后,你向各个高官发出了匿名恐吓信,你肯定提到一些他们的犯罪事实,否则这些高官不会那么容易被你吓唬住。你告诉他们你掌握了他们贪污腐败和包二奶的证据,如果他们不交一定的钱到你指定的账号,你就把那些罪证交给公安部门甚至在互联网上公开。由于前一段时间的‘百贪图’弄得这些贪官已成惊弓之鸟,他们没有理由不按照你的要求赶紧交钱。但是,杨子,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五个收到你敲诈信的官员没有交钱而畏罪潜逃呢?”
   我看着他,笑而不答。过了一会,看他还是满脸疑惑不解,我才缓缓地说:
   “因为那五个畏罪潜逃的人收到的根本不是敲诈勒索信,我给他们写信是为了通风报信,我告诉他们公安局正在查他们,以我对你和公安局的了解,我完全可以写得让他们信以为真。于是他们不得不惶惶而逃。我这样做虽然有些要教训你的味道,但最主要的却是用他们警告那些我即将要敲诈勒索的贪官。因为光靠一封传说中的‘百贪图’显然不那么保险。正如康伟要敲诈勒索那些家长时,一定要使用自己的儿子玩一场苦肉计一样。果然,当那些贪官们看到同类仓皇而逃,再看看手里收到的那些敲诈勒索信,他们赶紧交钱了——不过我把这些钱叫做税收。我只是要从这些贪官贪污的非法收入中收取税收,用之于民。”
   “原来如此,你当时答应帮我渡过难关的时候就胸有成竹了,因为你自然记得发过几封通风报信的信。”黎海冷笑一声话锋一转,“你也不必玩清高,什么用之于民,鬼知道你是否用之于民。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哼,我能相信吗?不过,由于你正好知道一个民工子弟学校的捐款账号,所以,你也算是有良心的——”
   “我有没有良心,老同学你都没有资格评判,至于我这次到底从广海市父母官们贪污的私囊里敲诈到多少钱,以及都准备怎么用,我不会告诉你,留一个悬念给你。我想,你也不想我再在广海市呆下去了,所以我准备最近就离开。”
   “老同学,你不怕我抓你吗?”黎海把空空的蓝带的瓶子重重放在饭桌上,半眯着发红的眼睛看着我。
   我拿眼睛瞪了他一眼,冷笑着说:“嘿嘿,公安局长,我犯罪了吗?有人告我吗?你准备用什么罪名起诉我?刚才我们一直在推理,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其实你不但不知道我给哪些官员发出了敲诈勒索信,你甚至都无法指控我恐吓了他们。而最讽刺的是,你也不敢去问他们,就算你问了,我向你保证,没有一个人会承认收到我寄的敲诈信,更不会有贪官说他们已经按照我的要求交了钱,为自己买了平安保险!”
   “你敢肯定没有一个被你敲诈勒索的共产党员勇敢地站出来指控你?” 黎海声音很大,但明显的底气不足。
   我嘴角撇了撇,冷笑着摇摇头。
   “难道所有收到你的敲诈信的人都交了钱?” 黎海本来被酒弄得通红的脸此时已经变得惨白,“天啊,你到底给多少人写了敲诈勒索信,难道每个人都上了你的圈套,乖乖地交了钱?”
   “什么圈套?”我不满地粗暴地打断他。
   “什么圈套?那些人真那么乖,都交了钱?”
   “他们有选择吗?”我冷冷地说。
   “他们不交你也没有办法,就像当初那些家长如果不上康伟夫妇的当,不偷偷乖乖地把钱存进康伟的户口,康伟也绝对不可能真去伤害那些城市人的独生子,我想康伟不致于那么坏——”
   “可我不是康伟!”我冷笑着说,“我是一个不得志的知识分子!”
   “你什么意思?如果你敲诈勒索的官员有人不交钱,你又能怎么样?” 他突然停下来,异常紧张。
   “我当然能,我将说话算话,把他们的犯罪证据寄给你,如果你不处理,我再寄给上面的公安机关,如果上面的还不处理,那么我就会在互联网上贴出来,让全市、全中国的人都看到广海市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而且我会告诉大家,这些证据我已经交给各级公安机关和检查机关了……”
   我虽然声音冰冷,但我并不是那么冷血,看到黎海苍白的泛着豆大汗珠的脸,我停了下来。
   “杨子,你这样迟早会毁掉自己,毁掉我——也会毁掉我们广海市,会毁掉得来不易的稳定的政治局面,还会毁掉营造了好几年的和谐社会……”
   “这你倒不用担心,大概那些收到我寄的敲诈勒索信的广海市领导们也不想毁掉和谐社会和稳定的政治局面,他们都很配合。”
   说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狂笑起来,我的笑声几乎把包厢的门都震破了……
   * * *
   三天后,我背上一个大背囊——也是我的全部家当,前往火车站。黎海没有来送我,但大概是为了保证我坐上离开广海市的火车,他派了两位警员过来送行。
   我到哪里去呢?黎海建议我不如去北京和上海,那里有很多老同学,而且都混得不错,大部分已经是掌握了一定权力或财富的精英,就是继续在知识界打滚的,也都或多或少能够为党中央出谋划策,或者摇旗呐喊。
   黎海建议我去投靠这些老同学。他这样建议时,我察觉到他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
   我想为了完成一套计划中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杨子探案记》,北京上海我是一定要去的,不过,我想先到省城逗留段时间,那里有我花费心血培训的五朵金花,这两天我常常想起小娇,想起她那妩媚的小脸、魔鬼身材、靓丽的皮肤以及她那……
   
   
   ——全文完——
   《杨子探案记》之二《中国特色的犯罪》全文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