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杨恒均之[百日谈]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十七
   
   黎海几乎是连推带扯地把老郑送到了包厢外,之后他吩咐服务员没有事就不要进来,然后就“砰”地一声关上了门,顺手把锁也扣上。
   包厢里刹那间变得沉闷,我几乎透不过气来,于是我深呼吸几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旦平静下来,我脸上又挂上半醉不醉的表情。这表情一定惹火了公安局长黎海。他打开那瓶新上的蓝带,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骨碌地灌进了喉咙……
   “嘿嘿,你一个人喝,不和我一起喝?”我心虚地问。

   “我想喝醉,在你面前,我只有喝醉了脑袋才能更清醒,等我醉了我会告诉你一个精彩的高智商犯罪的故事。”黎海朦胧的醉眼中带着明显的挑衅。
   “嘿嘿,是吗?”我只好借助酒精的刺激迫使自己的脑袋也快速运转,“你别谦虚了,你本来就很会推理破案,不然你能够当上广海市的公安局局长?我一个卖文维生的人,哪里比得上你的推理破案能力?未来的政法委书记!”
   “卖文维生?知识分子吧,你不是说,知识分子真要坏起来那可是又快又厉害。哈哈,真不敢小看,我刚刚还在想,你丫的怎么就不肯告诉我你是如何帮我化险为夷的。有意思,有意思,不过没有关系,等我再喝一杯后,我来给你推理推理,不用你告诉我了。”
   “在你推理前,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盯住他,觉得我应该以进为退,先下手为强。于是我主动出击,没有等他回答,就开口问了个问题:“对于几个月前发生在东山小学的敲诈勒索案,你其实早就推理出谁是罪犯了,可是你却一直隐瞒此事,为什么?”
   他大概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有此一问,有些吃惊,想了一会才说:“杨子,没想到你早就知道我已经推理出谁是罪犯了,不错,本局长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我还知道,你和我一样,也早就看出谁是罪犯了。好,我回答你的问题,我之所以不告诉手下我已经发现真相,也不抓在逃的罪犯康伟夫妇,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
   “因为我?”这倒出乎我的意料。
   “是的,杨子,因为你!我知道你迟早会破案的,并且本来应该比我更快,只是因为你对农民工的感情影响了你的判断力,所以你比我晚了一步。我本来想等你来告诉我这个案子破了,也可以让你重拾自信心,可是你在破案后却始终没有告诉我,也没有通知公安分局去抓人,你放走了那对夫妇。我一直很纳闷,不过我一直想,大概是你的阶级感情作怪,你一直同情农民工,为他们和他们的子女在城市的遭遇抱不平,现在一个朴实的农民工玩弄了一大批城市人,你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破案抓人呢?”
   “你的推理没错,我确实是同情康伟夫妇才不管此事的。”我急忙为自己辩解,“但不要忘记,我只是不管此事,而放走康伟夫妇的则是你这个公安局长——抓罪犯是你的工作,不是我的。至于我,我有权力不管此事。再说,他们的儿子一直给城市人那些宝贝独生子女当陪玩的出气包,最后他们生出这样的报复念头,而且最终也没造成人身伤害,有什么了不起,走了就走了。”
   “哼,”黎海用鼻口重重出了口气,“如果真是心理不平衡的报复,倒也情有可原,可是这明明是一起精心策划的犯罪!康伟夫妇简直是天生的罪犯,他们经过精心而长久的策划——先使用一切办法筹够二十万元,把孩子送进广海市最贵的精英子女们云集的东山小学。接着康伟又装出一副可怜相说服校长,让校长把他老婆留在学校打零工。于是他老婆就利用打零工的机会把学校学生家长的情况都掌握了,包括这些家长登记的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经过一年多的策划和准备,他们开始付诸实施。首先他们开始写敲诈勒索信,内容和康伟寄给自己的那封差不多,邮寄给不同的家长。由于担心这些家长不肯就范,或者有那么一两个去报警,所以,他们夫妇也给自己写了一封敲诈勒索信,日期提前两天。三天后,他们把自己的儿子送走,当天又到学校宣称是被绑架了,并出示那封敲诈勒索信。狡猾的康伟夫妇不是先报警,如果报警,警察可能就会暗中调查。康伟故意让老婆到学校去大哭大闹,让每个家长都看到他们不交钱的下场。那些刚刚收到敲诈勒索信的家长看到康伟夫妇的惨况,自然不敢报警,也不敢拖拖拉拉了,都迫不及待地按照敲诈信上要求的交了赎金——也就是子女未来十几年的保险费。杨子,你睁开眼睛,别再带着你那朴素得可笑的阶级感情看这个案子,这是报复和路见不平的反抗吗?这明明是蓄谋已久的高智商犯罪!”
   我看着半醉的黎海,心中生出一阵迷茫,他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思路清晰过。
   “不错,你的推理不错,局长大人。我当时放过他时也想到了这一点,心里也很矛盾。最后还是没有提起,主要有两点,一是你始终没有告诉我,我以为还有什么内情,二是康伟夫妇做了两件有良心的事,让我不忍心戳穿他们。就是他虽然卷走了城市富人家长们至少五百万人民币,但他还是有一点良心的,他给民工学校捐款五万元,还把交给东山小学的十万元留下来,送给另外一个民工子弟。这城市人拥有五百万的人不少,有谁会捐这个钱?”
   我停了一下,突然话锋一转:“局长大人,你刚刚的话中露出了一个天大的破绽,你大概说得太痛快,所以没有注意到。”
   “破绽?”黎海喊道,瞪了我一眼。
   “你刚才对康伟的犯罪分析可谓头头是道,我想这不是你今天才悟出的吧?也就是说你当时已经和我一样认识到康伟是个天才的罪犯。既然这样,那么我倒要问一句,你为什么不抓他?为什么又把不抓他的理由硬说成是照顾我的感情?既然这人是农民工中的败类,你抓了他,最多向我解释一两句就可以了,可是你为什么一直不动,直到今天才来向我分析?”
   “你什么意思?”黎海大概也没有想到我会先下手、变被动为主动。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不愿意点破康伟案子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照顾到我的感情,而是你从他那高智商的作案手法中学到了东西,你看出康伟使用的这种敲诈勒索方式非常有效,于是灵机一动,制定出了自己的计谋。你先是利用我绘制了一份‘百贪图’——你知道不能让别人参与,你也知道凭你自己的能力弄不出来,而且如果‘百贪图’上留下你自己的字迹,真到使用时就会被人一眼看穿。
   “有了这张‘百贪图’后,你开始实施第二步。那就是放出风声,宣称一份掌握了确凿证据的‘百贪图’出现在民间。结果广海市的那些贪官非常紧张,特别是在政府换届的当口,听到这个流言的贪官污吏几乎人人自危。这一点正如康伟利用了城市父母对独生子女的紧张心理一样,‘小皇帝’的父母会毫不犹豫地交出五万元钱买保险。那些贪官抱有同样的心理,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向谁买保险。就在这个时候,你突然把‘百贪图’上三个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什么背景的小萝卜头抓捕归案,甚至故意不经过市委批准,你玩了一次‘司法独立’,在广海市刮起一阵执法先锋的旋风。”
   看到黎海头上出现了汗珠,我心中好不快意,于是我没有给他插话的机会,再接再厉地分析道:
   “到这个时候,广海市那些贪官就算智商再低,也应该看出在当今的广海市到底是谁主沉浮了。其实他们早就应该想到你这个无门无派的公安局长的,在乱世、政府换届或者严打的时候,公安局局长本来就是引人注目的,何况再加上一份由市民的检举信绘制的‘百贪图’,你可谓如虎添翼。只可惜,因为你没有什么后台,一直被他们忽视甚至轻视。
   “老同学,我很同情你,你在广海市势单力薄,分分钟被人家拉下来或者被那些不同的利益集团牺牲掉。但‘百贪图’的传说出来后,特别是在三个贪官被你一举抓获后,你的境况大大不同了,广海市党政中存在的各个山头都突然把你这个原来的无名高地作为争夺的对象。那个本来比你条件好的法院院长不得不退出竞争,扫除了你通向政法委书记路上的唯一障碍。当然,在你彻底悟出了康伟的方法后,政法委书记可能只是第一步,你今后肯定还会向市委书记的宝座前进,之后还有省委领导,甚至有一天我会看到你到北京去……
   “局长大人,这些和抓获一个小小的康伟相比,孰重孰轻,用得着我说吗?你绝对不会再去戳破康伟夫妇的高智商犯罪,免得让人一下子就能联想到你后来实施的同样高智商的计谋,我的推理没有错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