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三)]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幽灵谋杀案(三)


   广海市第一医院劫持事件后,黎海受到公安部的嘉奖。但这之后,他沉寂了一段时间。他很少亲自出马了,毕竟类似的劫持人质事件也不是那么猖獗,很多时候,劫持事件僵持不到半个小时,甚至刑警大队人马赶来之前,罪犯就放弃了。
   不过,每次在阅读公安部的通报和下面各分局上报的案情材料时,他总是比较留意和医院相关的案件。相对来说,医院是和刑警大队联系最密切的单位。很多受害人都被送到医院,或者送进医院的太平间。
   有一天,他在看一份综合年度报告时,发现了一个疑点。

   这个报告是年中统计报告,主要是统计广海市过去六个月的犯罪数据。统计报告经各科室审核后上报省公安厅,最后汇总公安部,作为我国犯罪率的统计依据。
   黎海手里的报告就是过去六个月广海市重大刑事犯罪的统计,其中包括命案。开头黎海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无非是打架打死了多少人,肇事车撞死了几个,基本上都是冤有头债有主……但,他被几个数字吸引住。这些数字是从西成区公安分局上报的,报告说过去六个月里,广海市西城区治安欠佳。报告中列举的证据是,这几个月,夜晚常有路人受到袭击,其中有四人死在城西医院,一人在送院途中不治身亡……
   短短六个月,竟然有四个被袭击者送到医院后死亡?黎海心中一惊,他也不知道自己产生了什么样的怀疑,但既然疑由心生,他就不能轻易放过。
   “遭受袭击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的案子并不少,你为什么把这几个单独列出来?”第二天在他的办公室里,黎海向刑警队分队长西成公安分局副局长小王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小王没有马上回答,他知道,眼前的黎海的每一个问题都是经过深刻思考的,这些问题也和你平时听到的截然不同。
   小王翻了翻报告,努力回想的样子。黎海耐心地等着。
   “全市因为打架或者被抢劫受伤的人被送到医院抢救的不计其数,但你特别提到这五个,为什么?”
   “是这样的,这几个情况有些特殊,他们都是在夜晚被袭击,匿名人打电话给医院,然后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的,而且,至今没有抓到凶手……”
   “是这样,”黎海皱了皱眉头,想到,这样的情况倒不多见,看起来,有问题。除了一些抢劫伤人外,涉及那些死在医院的暴力受害者的案子基本上都会破案的,可是,短时间内,仅仅西成区一家医院就接受了四五个类似的受害者,情况确实有些不寻常。莫非出现了连环杀手……
   想到这里,黎海心里咯噔一下。他当即决定放下手里的工作,展开调查。
   第二天他就来到西城公安分局,并在当天下午前往医院调查。市局刑警大队和西城分局都很紧张,不知道黎海为什么突然对几起杀人案件如此重视。黎海当然也不会告诉他们。他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希望这次只是弄混了虚幻和现实,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另外一方面,他也为自己可能正在侦破一件连环杀人案而紧张。
   案情并不难了解,大致情况如下:
   六个月前一天深夜,110接到匿名报警电话,声称有人受伤。110赶到现场后,发现一个受伤者昏迷不醒,随后赶到的救护车把伤者送往最近的西城医院进行抢救。
   这也是西城医院接到的第一起类似受害者。受害者是一名年轻的女子,伤口为左肋下一个小洞口,根据事后法医的鉴定,这个深入内脏的洞口为锋利的小刀造成的。
   受伤女子在医院抢救到第二天中午正式死亡。由于死者身上没有钱包和身份证,公安怀疑是抢劫杀人。死者遇害前有性行为,死者并患有好几重常见的性病。档案上的补充材料记载:死者身份是在三个月后才被证实的,原来死者来自贵州农村,是卖淫女。死者的父母久久没有女儿的音信,才找到广海市死者生前的姐妹。当然,父母看到的已经是火化了三个月的女儿的骨灰……
   这起案子和后来接着发生的类似两起抢劫杀人案虽然引起西城公安分局和当时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重视,但由于毫无破案头绪,都不了了之。
   在这种流动人口聚居的国际大都市,如果出现没有身份文件证明的无名尸体,公安局就算有再多责任心和经费都无能为力。要确定死者的身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这一时期还有类似的伤人杀人案件,所以几起案件之间的关联性被忽视了。
   一个匿名电话,救护车,西城医院,急救,死亡……死者身体上出现的细细的洞口状的伤口,其中倒毙在一家私人旅馆床上的女子脑后被一根细长的棺材钉钉住,除了细细流出鲜血的洞口,没有身份证明文件……五个受害者中只有一名是男的,四名女子都是特殊职业者如三陪女,身体都多少感染性传染疾病,男的则是外地农村来的农民工。这些身份也是死后几个月才证实的……
   其中一位受害者在送院途中的救护车上死亡,其他的都死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其中有一名遇害者送到医院后抢救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死亡……
   黎海很困惑,又查找了发生在本市的类似案子,结果发现只有这几起。这也就是说,受害者中没有生还者。
   三天来黎海一直坐阵西城公安分局,他和小王一起四次到医院调查了解当时的情况,接触了十几位当事人,包括医生、护士甚至太平间的管理员。他调阅了过去六个月西城公安分局所有的刑事档案材料。
   这期间,黎海的话越来越少,步子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沉重,眉头锁得越来越紧……当然小王比他更紧张,只是他紧张的是黎海的紧张,他感觉到自己当时办案有所疏忽。
   三天后,黎海要离开西城回市公安局时,小王很是不安,他期待地看着仍然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的黎副局长。黎海也注意到了,离开前作了一些指示,其中包括对西城公安分局的批评。
   “任何一个刑事案件的受害人都必须留下详细的照片,特别是伤口的照片,但你们没有做到,我看的那些档案照片都是站在一丈外拍摄的,这种情况今后要避免……”
   “这几起案子都具有极其相同的特征,作案人应该为同一人,早该引起你们高度重视,上面接手的案子很多,经手的刑警又不是同一人,所以往往会看不出相同性。但案子都发生在你们分局,你们本来应该注意到这点的。如果不是这次看你们上报的统计数据,如此严重的案子可能救不了了之。”
   “所谓治安恶化,应该是那些打架斗殴和抢劫之类的,但这几件案子却具有系列谋杀的性质,不仅仅是社会治安问题……”
   “区内流动人口的统计和登记必须加快,确定一个无名尸体的程序也要改进,这些你们思考,上面几个受害人的亲人找到他们的时候,都见到的是骨灰,不应该呀……这是我们的责任……”
   “此案相关情况要绝对保密,你只向我负责,注意,这种案子未破之前,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记住!……”
   黎海快速地说着,小王本来想记录下来,但根本来不及,只能连连点头。黎海摆摆手,表情凝重地进到小车里。
   终于出现了吗?
   回到市局立即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的黎海默默地问自己。
   终于出现了连环谋杀案吗?
   黎海陷入深深的不安和沉思中……
   中国社会治安并不好,可以说在世界上排名比人均收入的排名还后,然而,好在中国始终没有出现西方那些耸人听闻的连环谋杀案。当然,中国也出现过好几次持枪匪徒流串几个省市杀人作恶的特大恶性案件,但那和连环谋杀有很大的区别。在这位神探的记忆中,中国的连环谋杀案确实很少,而且凶手能够成功杀死四人以上的更是不多。
   但现在显然出现了,而且出现在他的辖区,他感到呼吸都沉重了——没错,他一直在幻想这样的案子出现,从而他可以大显身手。然而,当这样的案子真正出现在他的辖区,他却感到一种深深的罪责,倒好像这个案子是他凭空臆想出来,或者是从他的想象中走出来的一样。
   不,不能这样,这对破案没有好处。他责怪自己,立即收拾心情,投入到逻辑的推理思索之中。
   这几起案子为同一名杀手所为已经毫无疑问。虽然报警电话录下的声音不同,而且声纹分析后仍然无法判断为同一人的声音,但黎海知道,只要学会控制喉管里的声带而不只是仅仅装出一个声音,现有的技术无法辨认声音。
   从模糊的照片以及公安分局敷衍的描述上仍然可以判断,伤口除了那种棺材钉外,都为同一种凶器造成,加上这些案子都发生在西城区,而且受害对象除了一个男性农民工外,都是从事色情行业的年轻女子,遇害前与凶手发生了性关系,遇害后,凶手把死者身上所有钱财和文件都搜走……抢劫杀人?强奸犯?色情狂?变态杀手?——这些好像都沾一点边,但却让黎海觉得远远无法说明问题……
   抢劫?从死者的钱财被搜走看说得过去,而且,抢劫犯好像并没有打算要杀死被害者,可能下手太重,所以,事后都打电话报警——但愿如此。可是,如果仅仅是抢劫,为何下此重手,而且五起案发现场竟然都没有留下一丝的蛛丝马迹?黎海不相信,广海市出现了如此高超的抢劫杀人犯。
   强奸就更说不过去,四位死者都是妓女,只要两百元人民币就可以发生性关系——而且,就算嫖客事后后悔了,想把两百元钱要回来,也不会下那么重的手?何况还事先带上细长的棺材钉……
   色情狂?从四位妓女都或多或少染有性病来看,很有可能。不过,还是无法解释凶手事后打的那个110报警电话,以及那个以相同的手法被杀害的男青年……
   变态杀人?连环谋杀?抑或是仅仅想挑战警察的杀人狂?……
   最让黎海困惑的是这五起案件都发生在西城区,而且离西城医院不远。凶手都没有当场杀死受害者,所以有四起案子中的受害者是死在医院里,而且有一起伤者在医院抢救了超过一天一夜。至于另外一起死在救护车上的,两天前也查清了,急救中心听错了地址,两个小时后才找到受害者,以致流血过多而死在救护车上。
   这就是说,五起案件中,凶手都没有当场杀死受害者,受害者都是死在医院的手术台上,或者因拖延了救治而死在救护车上——
   有那么一瞬间,黎海突然怔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一年多前发生在市第一医院的事件,然后就不能自抑地突然出了一身冷汗。他竭力压抑这样的想法,但那想法还是顽固地冒出来:会不会这些受害者并不是被凶手所杀,而是到医院后没有得到及时的抢救而死亡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杀人凶手将不是罪犯,而是西城医院。
   由于尸体早就被焚化,而且伤口照片在手术中遭到破坏,又由于死者明显死于刀伤,所以死后也没有经过法医进一步解剖,至少公安局没有记录,所以要释疑,也只有到医院去了解。
   这就是为什么在短短三天里,黎海和小王跑了四趟医院。
   从医院得到的情况让他无法再怀疑下去。医院对于黎海质疑这些伤者是否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好像早有准备,医院领导拿出了当时救治的记录,并且找到当时参与救治的医生和护士,所有证据和证人都异口同声地证明:医院都尽力了。而且,小王也汇报说,这类被救护车和警车送来的伤者,医院一般都会抢救,警察就站在走廊里,等着受害者醒来后录取口供。医院没有理由不尽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