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杨恒均之[百日谈]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十三
   接下来两天,我都到夜总会转转,看看有什么事,就主动找来做做。这天,吃过中饭,看看无事可做了,就准备离开。就在正准备出门时,我被带着香奈尔香气一阵风冲进来的老板娘拦住了,我跟着进了她的办公室。
   “杨子,又有生意了——”
   “别搞我了,你不要又接那些力不从心的活。”

   “啊,这次不能不接,而且钱也不少。”
   老板娘屁股还没有坐下来,就说开了。
   “什么活?说吧。不会又找大学生妹妹吧?”
   “这次人家没有提出条件,让我们自己看着办,只要达成任务就可以了。”
   “这倒新鲜,说来听听?”
   老板娘从LV手提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说:“人家租小姐去伺候的对象的基本情况都写在这里,顾客说让我们从专业眼光看看什么样的小姐适合这种男人的胃口,让我们自己拿主意,过两天就上岗。”
   那张纸条上是这样描写服务的对象的:“中年知识分子,不得志,寄人篱下,但却不甘心,自以为胸怀大志,却又眼高手低……”
   我想了想,把纸条还给老板娘:“你别以为这个生意好做,其实这比上次人家要纯情大学生更加难搞。上次我们只要培训出纯情大学生就可以了,至于纯情大学生是否适合被伺候的对象,又是否最终能完成任务,我们不用负绝对责任。可是这次,雇主竟然把要租什么女人的任务都交给了我们,我们得研究被伺候的对象从而选择和培训妓女,这工作比上一次难多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看你还是推掉吧。”
   “哎呀,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老板娘急了,“上次我是财迷心窍接下了那些活,这次可不同,我能够推掉的话,不早就推掉了?不行呀,你一定要帮我,别说人家出了大价钱,就算一分钱不出,这次我也得硬着头皮接下来……”
   说到后来,老板娘表情可怜兮兮的样子,倒有几分韵味表现出来。我也让步了,决定和她一起策划一下。我问她租主是什么人,她支支吾吾不肯说。我也不好继续追问,好在我们的小姐要去伺候的对象写得很清楚,那张纸条说:“中年知识分子……”
   “很难吗?这种人喜欢什么样的小姐?”老板娘不时在旁边催促我,在我身边跳来跳出,好几次都差一点把那个肥大的奶子弹了出来。她说雇主要的很急,让我尽快决定,这两天还要进行强化培训,然后交货。
   “这些郁郁寡欢的中年知识分子我倒是比较了解,不过,就像他们挑剔社会一样,他们对小姐也是很挑剔的,只怕……”
   “不怕,杨子作家,我知道你有办法,上次的五朵金花不是很成功吗?你说什么类型的小姐适合这些知识分子,我这里都有的,没有的话,我出大价钱也要去买回来。”
   “有些货色,你出多少钱恐怕也买不到,而那些就正是他们所喜欢的。就我所知,这些不得志的中年知识分子都喜欢清纯无邪的少女。”
   “好,那么我们就象上次培训五朵金花一样再培养一个纯情少女吧,多少钱都行。”
   “不行,这次不行,上次是培训她们伺候省里的党政领导,这些领导干部大多了解社会现实,知道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道理,也清楚所谓纯情不过如此。可是说到中年知识分子,而且是不得志的,就不那么容易骗了,他们不但挑剔,而且要追求所谓内外一致,最糟糕的是他们可能是中国最后一批还相信有清纯少女这种东西的人。我当然可以把你的那些小姐培养成纯情少女,可是一脱掉衣服,嘿嘿,她们那本来应该‘流着奶和蜜的地方’却渗透出脓!不行,不行呀……”
   “可是,这个生意一定要做呀。”老板娘几乎急出了眼泪,我第一次看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老板娘如此妩媚。“不然,我花大价钱到北京大学或者复旦大学买一个处女大学生回来,怎么样?”
   “处女?你也真是,好像找不到处女似的,就算你买一个处女回来,我怎么能够让处女既保持了贞洁,又能够在两天时间里成为床上的荡妇?你现在要送她去伺候的人是中年知识分子,而且是不得志的,你知道这些人床上的功夫虽然差劲,可是性想象力却是世界一流的。你送一个不懂风情的处女过去,能够完成任务吗?”
   老伴娘听我所言,眼泪真的急出了两滴,晶莹的泪珠滚在白嫩、肥而不腻的银盘似的圆脸上。
   看着她,我开始思考自己刚才所说的。
   “也不是没有办法。”过了一会我小声说,“其实这些知识分子除了纯情少女外,大多还喜欢另一种类型的女人——”
   “啊,什么类型?告诉我,杨子作家。”
   我的眼珠在老板娘身上滚动,弄得她有些不自在,不过我没有停止打量她。风月场中滚爬的老板娘最后终于明白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嘀咕道:“杨子,你该不是说我吧——”
   “不错,就是你,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闻上去有风尘味道,看上去却像是已经从良的贵妇人,床上功夫肯定无人能及……”
   “啊,我的大作家,你不是开玩笑吧,我现在可是良家妇女呀,好久没有陪客人了。”
   “他们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类型。没有从良的,他们会抓住机会劝说你从良;对于已经从良了的,他们又会找机会把你拉下水。这些臭知识分子就这个德性!”
   “啊,如果只有我能够完成这个任务,老娘也拼了。可是,杨子,你真觉得有正常人会看上我这样的吗?”
   “中年不得志的知识分子并不是正常人,你这里的小姐大多会让他们产生自卑和自傲的两极反应,你是最合适的。再说,和他们也不可能玩正常的性交。”
   “杨子作家,你的意思是——”
   “SM!你明白什么是SM吗?”
   老板娘先是大惊失色,随即整个脸都红了。“这个……这个我倒知道,就是玩性变态,把女人脱光用麻绳捆绑起来,用细线把她们的乳头系起来拉扯,向她们屁眼里灌牛奶,再用热水瓶盖子塞起来,把粗大的塑胶阳具插进她们的下体,用鞭子抽打她们的大白屁股,强迫她们喝你的尿,舔你的……”
   果然不愧是老板娘,不但一点就明,说起来如数家珍。我不禁把两条腿并拢了一点,心想,看起来也用不上我来训练她了。
   接下来,她紧张地投入到对自己的强化训练中。在她把自己关在一间包厢里折腾的时候,她委托我负责“天上人间”的一些日常管理,好在我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每天在小姐之间穿梭,收集一些小姐们刚刚从客人处听来的黄色段子,整理后打印出来发给众小姐学习。有时小姐争抢客人,我需要出面调解一些矛盾。我每天都买一份《广海日报》,从上面了解一些最新的国内政坛动态,摘录下来传达给小姐们,免得她们在陪客人时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像个低档次的鸡。当然我也想看看黎海是否打响了广海市反腐倡廉的第一枪。
   和夜总会小姐的闲聊中,我听到了一个让我吃惊的消息。夜总会的小姐们当然是从光顾她们的广海市领导那里听来的。据说,广海市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人物,秘密潜伏在广海市,经过多年的明查暗访,最近绘制了一张“百贪图”。“百贪图”不但详细记录了从广海市市委书记到市委市政府各部门领导们证据确凿的贪污腐败事实,而且也详细揭示了这些贪官污吏之间的关系和背后的后台、靠山,更玄乎的是“百贪图”上连贪官污吏私藏赃款的银行帐号以及他们金屋藏娇的情妇和二奶、三奶、四奶的名字和住址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短短几天内,这个流言不胫而走,并出现多个版本,而每一个版本又往往能在一天之内就在全城跑几个来回。街谈巷议,很多人说得头头是道,仿佛已经耳闻目睹了这张传说中的“百贪图”。有人说这张“百贪图”是中央中纪委响应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号召而经过长达一年的暗中调查绘制的,广海市只是全国的试点。中共中央这一次已经痛下决心,要在全国各个省市秘密绘制“百贪图”,再利用“百贪图”上的线索顺藤摸瓜,一个一个剿灭这些国家的蛀虫和民族的败类,在万众瞩目的十七大召开前打一场歼灭贪官污吏的大战役……
   不久又有流言传出,广海市这张“百贪图”即将传到当地公安局手里,目的是用来指导一场广海市历史上规模空前绝后的反贪反腐之战……
   我心中很是不安,打电话给黎海,他的手机没有开。我联系了公安局办公室,秘书说局长很忙,每天都在开会汇报工作。
   我只好每天买报纸,看看有什么消息。星期五我在《广海日报》上看到了头版报道:广海市三个领导干部被公安机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逮捕归案,他们是教育局副局长、税务局处长和中国银行的一名科长。
   当天夜总会又传出新的甚至连妓女们都欢呼雀跃的流言:广海市的反腐败之战已经打响了。目前被公安机关直接拘留(没有经过“双规”,甚至没有经过市委市政府领导预先批准)的三位领导干部就是“百贪图”上提供的线索——战争还将继续,贪官在劫难逃……
   我心里有些激动,但更多的是困惑和震惊。很显然,传说中神秘的“百贪图”就是我为黎海绘制的“作战地图”,可是这事为什么会传出来?而且越传越邪乎。应该只有我和黎海知道才对。如果是黎海传出来的,不应弄得如此神秘和离谱,如果不是他传出来的,那又会是谁呢?
   为了进一步弄清楚,我也抽空到网吧上网,进入到广海市政府网站,看到报纸上没有报道的新闻,也读到广海市公安局局长黎海在拘留三个贪污犯时那慷慨激昂的发言。来到广海市政府论坛,这里已经炸开锅了,市民显然对“百贪图”的出现抱空前的热情和信心。很多网友对公安局局长果断行动,维护了司法独立表示高度赞扬。当然,也有冷静的市民发帖进行了分析,认为“百贪图”的传说太离谱,中央不会这么做,而且,至今广海市的领导中没有人出来证实。不过立即有网友跟帖,声称这次情况特殊,虽然政府没有人出来证实,但也没有人出来辟谣。公安局局长黎海在记者追问到“百贪图”时不但不辟谣,而且还暧昧地笑而不答,此类情况前所未有,值得重视,等等。
   我再次拨打了黎海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这两天老板娘在包厢里加紧训练自己,里面经常传出杀猪似的嚎叫,我为她感到些微的抱歉。几天后,当她换了一身衣服,从包厢里走出来时,可怜的老板娘几乎瘦了一圈,走路有些不稳,大腿好像合不拢,不过看起来就更加惹人怜爱、招人恨不得虐待。我想她应该达到了我所要求的标准,姜还是老的辣,我不禁对她有些佩服。
   老板娘出来了,我就又可以干别的事了,可是我始终无法联系到黎海,广海市的流言蜚语满天飞。就在这时,我收到了一个电话。说话人的腔调热情得好像我们是世交似的,但我却听不出是谁,他说出名字我还是没有想起来,最后他说出“法院院长”时,我才不好意思地“哦哦”连声。
   我把他一个星期前的约定完全忘记了,我还以为只是领导干部谦虚地说说而已,没有想到他这么认真。电话中他说,他带了几篇自己的习作,想请我指教指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