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幽灵谋杀案(十六)]
杨恒均之[百日谈]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幽灵谋杀案(十六)

十六
   胡建平,是我从“为你服务特色旅行社”打听到的名字,就是移植了死刑犯陆卫方心脏的人。此人五十出头,出生于本市郊区的农村,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留学日本,后来在日本定居做生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回到本市发展,从事服装、制鞋、房地产等行业,资产超过三亿人民币,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
   “胡建平,”黎海从电脑中调出资料念给我听,我低着头不时重复着这个名字,好像要从这三个字解读密码似的。
   “怎么办?”黎海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向我的脸。

   “总不能就这样抓他吧,” 我带点自嘲地说,“凭什么抓他,没有任何证据,就凭他拥有一个凶手的心脏?!”
   我们都苦笑起来。如果说当初侦破外科医生陆卫方为了移植受害者器官而杀人案件还有理可循,那么六个月后出现的这场“幽灵谋杀案”则活脱脱是幽灵在犯案,推理好像无懈可击,然而整个推理建立在一个“幽灵”上,所以始终无法抓住一点实际的线索。甚至连我自己也仿佛被幽灵支配,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走……
   我们两人费尽心机跟踪线索,绞尽脑汁分析推理,但案情峰回路转露出端倪的时候,最感到困惑,受到冲击最大的正是我们自己——难道死刑犯陆卫方的幽灵真的随着他的心脏而转移到胡建平的身体里?
   再往下走一步,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和接受的信仰都将受到挑战和冲击,而我们如果不走下去,则又无路可走。这就是那天我和黎海都没有说出口,都在心里思考的处境。
   在这之前,我细细阅读了最近四起谋杀案的现场报告和案情分析,也亲自检查了现场找到的蛛丝马迹,包括那颗棺材钉和留在小旅店里那只留着死者陆卫方指纹的大大的杯子。黎海和我都同意,这次系列谋杀案要就是变态谋杀,要就是模仿犯罪,或者更可怕的是罪犯仅仅为了挑战警察的破案能力而滥杀无辜。这次谋杀不是为了器官移植——因为有争议,案子没有破,被谋杀者的器官一个也没有被医院移植使用。所以,迄今为止,这些谋杀都成为没有动机的谋杀,看似仿效陆卫方的谋杀,其实则没有任何形态,谋杀者可以在广海市任何一个地方心血来潮地杀掉一个人——这样的凶手和一个来去无踪的幽灵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我打定了主意,我决定就顺着那只看不见的手的牵引一路走下去,我不怕撞见鬼,我要走下去看看,看那个幽灵到底要把我们带向何方。
   “也只有这样了,”沉默了好一会的我突然开口。黎海左顾右盼,还以为我在和其他人说话。
   “杨子,只有怎么样?”他疑惑地问。
   “死马当着活马医!”我说,“锁定胡建平,全力以赴跟踪监视他,看他是否有什么异样,另外,组织人力从外围调查他,看是否可以找到一些实际的证据。包括他接受死刑犯心脏后的变化情况。”
   “你真相信幽灵在作怪——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好,也只有这样了。”黎海同意我的意见,站了起来。随即按响了他办公室里的内部电话。
   对胡建平的侦查取证工作由西城区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小王负责。
   我自己趁这个空档逃也似地跑到省城,第二天又转到临近不远的深圳市,虽然在这两个城市,我一直忙着找资料和拜访医学院的专家学者,但我还是觉得大大地透了口气。
   黎海给我开的介绍信很管用,我进入最大的图书馆寻找和复印资料,而且向医学界特别是心脏专家请教各种我能够想得出来的问题。
   五天后,我带着一袋子沉重的资料和一颗轻松的心回到广海市。
   然而回来后不到三个小时,在尚没听完黎海转述的小王的汇报前,我轻松的心情一扫而光……
   刑警队长小王负责的侦查工作进展顺利,而且效率极高。五天来靠外调,以及全天的监视跟踪,加上四五位专业刑警分别对胡建平亲戚朋友和部下的约谈,让我从眼前的厚厚的档案袋和黎海的讲述中看到了一个近似完整的人物画像——
   胡建平,五十二岁,身高一米六六,日本华侨,广海市新恒昌集团总裁……新恒昌集团为独资企业,从事贸易和房地产,资产超过三亿人民币……
   胡建平虽然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但却是一个苦孩子,用“苦大仇深”来形容他一定也不为过。他生长在郊区红旗公社,父亲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他和当时才两岁的妹妹是靠母亲拉扯大的。母亲在公社镇子上摆一个烟酒摊维持全家生活。
   外调材料显示,胡建平母亲在他十岁左右被公社某位有权有势的人物强奸,并且从那以后,这位母亲也经常靠不正当的关系为家庭带来一些小恩小惠。胡建平高中毕业后下放到农村务农,在那里他结识了一位女青年,两人发生关系。后来胡建平参加第一次全国统考,离开农村,那位女青年自杀身亡……
   胡建平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家机关工作,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底,由于对当时政府的做法不满而离开国家单位。之后做过一段时间的烟酒生意,不是太成功,后来到日本留学,和日本女人山口小惠结婚,两人在日本东京定居。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与日本妻子离婚,回到家乡广海市,开始以服装贸易批发为主。由于他能吃苦耐劳,从一个服装摊做起的生意逐渐走上正轨。并且在赚得第一桶金后,转向房地产开发。本市最大的高科技住宅小区就是新恒昌公司开发的。
   公安局五天的调查工作并没有停止在这些表面的材料……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胡建平是广海市家喻户晓的人物,他能赚钱,而且也比较大方,在家乡原来的红旗公社,现在的红旗镇建立了两所希望小学。资料显示,1998年和2000年,胡建平两次当选为本市十大杰出青年。但随后的记录显示,进入新的世纪后,胡建平出现了危机,不是他生意上的危机,而是先出现健康危机,随即精神上也出现了危机……
   最早心脏病发的纪录是2000年在他接受了十大杰出青年颁奖典礼后的私人庆祝聚会上——后来几乎每年都有至少两次因心脏病入院的纪录,其中大概是考虑到日本医院技术全面,他多次转院回到日本检查住院。
   2003年初,日本医生宣布,他的心脏病已经无法作保守的治疗,如果不找到新的心脏,他将随时随着自己无法正常工作的心脏而死去——日本医生强调,就目前日本医院等待心脏移植的情况,十年内不可能轮到他……
   那年底,胡建平开始打听在中国大陆做心脏移植手术,但他也一直在犹豫,毕竟心脏移植手术的成功率一直徘徊在百分之五十左右,这就是说,即使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他能够带着一颗新的心脏从手术室活着出来的机会也只有一半。
   所以,这一拖就是三年。这三年里,在死亡的阴影和病魔的折磨下,胡建平浑浑噩噩,实在是生不如死,他不再是那个早起晚睡的创业者,他神情悲观,唉声叹气不断——他的部下经常看到他暗自神伤,也不止一次听到他独自感叹:活着为什么?人生有什么意思?赚这么多钱干什么?
   公安局调查档案里附的两张照片也帮我了解了胡建平前后的变化。一张是十年前的,他西装革履,意气风发,满脸红光,另外一张是最近的,他神情忧郁,面无血色,唯一闪光的是他的几乎全秃的脑门。
   公安局小王提供的档案里连胡建平在广海市有几个女朋友都查得一清二楚,只是心脏病发作后,胡建平虽然仍然对性充满兴趣和欲望,但已经完全失去性生活的能力。现在身边的两个女朋友都是因为他的钱才跟着他,这点她们知道,而他也清楚。
   让胡建平最终下决心换掉自己的心脏的是一年前的一次心脏病发作,那次胡建平昏死了三天三夜,靠外界心脏起搏器才勉强活了下来。那时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一年多,他的妹妹也早前和哥哥因为金钱的纠纷而断绝了关系。
   医生总算救活了他,但三天后醒过来的胡建平看到自己孤零零躺在那里,感觉到比死了还要痛苦。那次发作让他感到生死无常,也让他认识到死亡不是那么可怕……另外一个促使他下决心换心的原因是他听说了广海市第一医院李一刀医生的事迹。李一刀是唯一成功打破了心脏移植手术不到百分之五十成功率的神医。他当时的外号叫“十四刀”,那表明他成功移植了十四个心脏。而据胡建平的了解,李一刀医生到那时为止总共只做过十四例心脏移植手术。这有力说明,在李一刀的手术刀下,心脏移植手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档案袋里的材料到此为止,接下来主要是黎海的复述,而我的心却一直往下沉……
   李一刀的第十六例心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手术后一个月零五天,胡建平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两个月后,他出现在公司大楼,全公司上下三百个职员都欢呼雀跃。
   最早发现手术后情况有异的是他的女秘书小林和他的两位现任情妇。据小林透露,自从手术后,胡建平脸上确实恢复了血色,然而却经常突然挂上一种陌生的表情,怪吓人的。老板好像也不再质疑人生的意义和生活的目的,但却仍然自言自语,小林听到他常常自问“我是谁”,好像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又好像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是谁似的。小林还透露,刚刚出院时,老板常常低头凝视自己的心口,他说这个心脏怎么跳动的速度不一样,而且好像不受我控制似的——后来,他通过小林约主刀医生李一刀,想讨论自己的心脏。
   秘书小林打电话到医院,但得到的答复是,李一刀已经退休了。小林再三追问李一刀的去向,对方不耐烦地说,那医生疯了,在太平间……后来,小林又帮老板约了其他几个心脏科医生,其中有医生推荐他去看看心理医生。那以后,胡建平经常去看本市著名的心理医生张德荣博士。但好像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两位情妇不久后就发现,胡建平重振雄风,有了性生活的能力,然而,她们也同时发现,这个有能力做爱的男人却好像突然失去了对性的兴趣和欲望。这让两位在他身体下第一感觉到男人雄风的女人感到迷惑和害怕……
   如果光靠这三个女子的证词,我自然不会那么震惊。但黎海接下来说的,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他说,被约谈到的几乎所有当事人都异口同声地声称,心脏移植手术后,胡建平无论从言谈举止上,或者是面部表情上,都变得越来越陌生,到现在几乎完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位住在本市的亲戚说到一件吓人的事,那次喝了几口酒的胡建平突然激动地问这位亲戚,是否知道一个叫“陆卫方”的杀人犯。亲戚听说过一些,点点头。
   “我就是陆卫方!”胡建平睁着布满血丝的小眼睛恶狠狠地说。把他的亲戚吓了一跳。
   黎海没有注意我的表情,继续说,这次调查中发现的类似事件还有很多。最邪门的是,在调查过程中,小王的部下取得了几份新恒昌公司的文件,那文件是下面部门送给公司总裁胡建平签字的。在总裁的签字处,赫然写着“陆卫方”三个字——公司职员一直迷惑不解,他们说,那可是他们亲自看着老板胡建平签上去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