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6年12月5日 未能入土為安]
看雲舒雲卷
·3.20沉默
·2006-03-08 乒乓学
·2006-03-07 小儿科
·2006/3/5  在地铁中书写 
·3月4日 见证hei ling island
·2006.3.2 杂拌儿
·2006.2.29 渡海
·2006.2.27 饿
·擦身而过的逃狱
·2006-02-22 用心
·2006年2月19日 行动
·2006-02-14 安静的肚量
·2006.2.13  阴天中的书写
·2006-02-08 忙碌中的想想
·2006年1月28日  乱与不乱
·2006-01-26 如果打开了如意门
·1月23日 又思
·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门无法拒绝的课
·2006年1月17&18日 两天的杂感
·2006年1月13日 沧桑与桥梁
·2006/1/11 在山上时
·2006/1/9 无题
·2006年1月8日 代祷
·1月7日 冷与暖
·2006/1/6 纪念册
·2006/1/2 福音在中国的必须
·2005/12/31 因循,徇人
·2005/12/30 专心为祭
·2005年12月1日 简朴
·2005/11/29 礼物丰收日
·2005/11/16 彩虹,浪花与猛兽
·2005年11月16日 生死
·2005/11/15 凡人的……
·2005/11/14 梦中的蚂蚁
·2005年11月13日  一对夫妇以及一张桌子
·2005年11月11日 栽在溪水旁
·2005年11月7日 甜甜的
·2005/10/26  二人三足的题材
·2005/10/21 一场好戏
·2005/10/17  当了回浪子爸爸
·2005/10/17 spiritual man???
·2005/10/14 铁丝网中的美事
·2005年10月13日 风闻与亲见
·2005年10月12日 浪花中的spiritual life烀蛙1
·2005年10月7日 happiness in HE LING ISLAND
·2005年10月4日  下山
·2005/10/3 人道毁灭
·2005/10/1 数算资本
·2005/9/25 鲜嫩的草
·2005/9/21 忙碌中的忙于记录
·2005/9/18 九一八
·2005/9/13及15 刚好与为鉴 
·2005年9月12日 新的
·2005年9月4日 灭亡与有祸--读<我们是福清人>有感
·李国光:我们是福清人
·2005年8月30日 带着”炸弹”的生命
·2005年8月22日 启程往泰前
·8月21日 耶稣会的豪情奔放
·2005年8月20日 于是,故事也变得更丰富了!
·2005/8/19 驻足点
·2005年8月16日 零星的汇集
·8月14日  复和的看清
·8月10日 与日本和好?
·2005/8/8 寻找李洋洋
·2005/8/7 美丽的放心
·2005年8月6日 良药
·2005/8/3  示意
·2005年8月2日 不见天日的张目
·8月2日 面对突然死亡时的同路人
·2005/8/1  尊贵的球友
·2005/7/31 丧礼中的坚持与否
·2005年7月30日 八月的丰富(代祷信)
·7月29日 老婆婆的惊慌
·2005/7/28 但愿,但愿
·2005/7/27 把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年12月5日 未能入土為安

   
   11月的明報月刊
   有一張典型的中國老人的臉
   題目是“上訪者的現代版竇娥冤”
   

   在美國紐約時報駐北京攝影師杜斌的鏡頭下
   我看到的是幾張死者未能入土為安的不忍
   
   吳永軍,
   死時二十一歲,
   生前當保安,跟一個女孩談戀愛,
   後來女孩家人稱:他做錯了事,以服毒自殺來謝罪.
   但根據法醫鑑定報告,
   他是死於他殺.
   案子未結,
   但所有證物因警方保管不當而遭毀滅
   
   永軍的父母吳遠澤及卓奎香就砍下了兒子的頭顱,
   到北京伸冤.
   杜斌說他們輾轉三十多次上訪,
   每次拿出用兒子的血衣裹着的頭顱控訴時
   吳遠澤的慣性動作是手捧兒子的骷髏頭
   雙膝跪地一言不發
   卓奎香則低聲呻吟着兒子的名字
   
   但,
   信訪辦從未“高看一眼”.
   
   而1987年
   清潔工于振洋的妻子被警察傳訊後
   死在離派出所十五半遠的男廁坑池中
   法醫稱是自殺溺死
   但于振洋卻怎也想不通
   為何妻子的屍體上有多處傷痕
   
   警察多次上門催促火化屍體
   令他懷疑妻子是被謀殺的
   遂以食鹽將她的屍體醃着
   悄悄埋到山林內作為證據儲存
   
   從此,他每週到秘密的埋屍處撒食鹽及澆鹽水.
   
   當前一段日子
   看第一個在文革中被打死的北京校長卞仲耘的記錄片時
   我為四十年前的歷史悲傷
   而今天
   捧着2006年11月的明報月刊
   捧着別人的故事
   捧着慘不忍讀的相片
   
   我,我們,
   可以怎麼為中國禱告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