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6-11-12 我雖死去]
看雲舒雲卷
·2007/11/4 Pass it on
·2007/10/31 耳闻目睹
·2007/10/16关于外婆
·2007/9/26两相接受
·2007/9/23双福小组第一击(直击报导)
·2007年9月21日继续......
·2007/9/20向着一条蜈蚣说感恩
·美国国务院200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
·2007/9/18 九一八
·2007/9/13 日子的智慧
· 2007/9/7素未谋面的泪
·滕张佳音:基督门徒福音会是异端吗?《可兰经》等同《圣经》的默示吗?
·2007年9月5日 200年前的他(转贴)
· 9月2日 视 & 听
·9月1日种菜的婆婆
·8月31日 旁观者
·8月29日 新生活札记
·2007.8.28 劳动.重新
·2007/8/26义无反顾
·2007/8/24寻找
·2007/8/21祖母
·2007年8月18日 小心
·2007/8/16访石壁
·2007/8/15值
·2007/8/14读宣教士写的戈壁沙漠
·8.13 吃味精的代价
·2007/8/10 风球下的小结
·2007/8/9飞
·2007/8/8饶恕,艰难地
·2007/8/7他们仍是人质
·8月6日 圣经文盲是如何炼成的?
·2007/8/6从基督门徒福音会出走的她
·2007/8/4慎
·2007/8/3回归
·2007/8/3蠢
·2007/8/2没有敬拜的敬拜
·2007/8/2大哥
·2007/8/1火热
·2007/8/1眼睛
·2007年7月26日 关于历史
·2007/7/25家人
·2007/7/23沉默与否
·2007/7/21不惧
·2007/7/20乐事
·2007/7/19翟辅民(Robert Alexander Jaffray)
·2007/7/17记录
·2007/7/15想飞
·2007/7/11未敢忘记
·2007/7/9 浓
·2007年7月7日 巴斯德式奋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11-12 我雖死去

   2006-11-12
     看了兩部記錄片,一是<我雖死去>,一是<中原紀事>,一是說的是四十年前的事,一是綿延至今的,它們的共同點──人為的苦難.
   
     我無法為它們強拉着禁不住的眼淚.
   

     <我雖死去>講的是文革開端時期,第一個被打死的中學副校長卞仲雲.她的丈夫用相機記錄下她的屍體,也把當年被打到沾滿了血的衣物留下來.我無法忘記的是她丈夫說他們這一代是“生於夢想,死於夢想”.
   
     卞所任職的學校是一間女校,入讀的多是高幹的女兒,是“貴族學校”.在沒有制約的時代,年紀輕輕的女生就成了殺人兇手,沒有人幹站出來阻止這一宗的兇殺案.到如今,也沒有當年的學生,願意站在鏡頭前,表達哪怕是一絲的悔悟.
   
     <中原紀事>講的是我所關注的河南大地,那兒因賣血,輸血而感染的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鏡頭下,每天才兩毛的資助,夠什麼?要上訪,就被人拘留了.而我最難忘的是一個現已死去的病人,一個大男人,卻要看着妻子獨力撐起家的時候,他哭了.我也難忘的是一個母親,面對女兒的病的時候,她說心中很惱,要報復時的無奈.我也可以忘記那最後的一幕,有尼姑在死者的家中唸着什麼佛經時,而那家的門口,一閃而過的鏡頭卻記錄着一張有十字架的畫.
   
     我可以做些什麼?
   
     我可以在那些幹部不講道理的村子中做什麼?村民們說連鳳凰衛視的記者也給打了.
   
     如果耶穌叫我們要互相洗腳,就如祂為我們洗了腳時.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當我還在思想自己的前路時,我在想:主啊,這是很奢侈的事啊!我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呢?
   
     <我雖死去>中的卞老師的丈夫,家中放了許多跟耶穌有關的畫.他說看到了是愛.但他,卻還沒有真正接受這份不求回報的愛.
   
     我又可以做些什麼呢?
   
     <齊瓦哥醫生>這本小說结尾的詩歌卻是一個回應──
   
   “我雖死去/但三日之后就要复活/仿佛那水流急湍/也像是络绎的商队不斷/世世代代將走出黑暗/承受我的审判。”(《客西马尼的林园》)
   
   註:這兩部片子都可以在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買到,每部一百元.若大家想資助中原大地的愛滋病人,也可透過他們轉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