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6年8月16日  俯首vs橫眉]
看雲舒雲卷
·2006-04-04  惕
·2006年3月30日  畅
·2006-03-28  含笑
·2006.3.27 拉扯
·2006-03-24 重心
·3.20沉默
·2006-03-08 乒乓学
·2006-03-07 小儿科
·2006/3/5  在地铁中书写 
·3月4日 见证hei ling island
·2006.3.2 杂拌儿
·2006.2.29 渡海
·2006.2.27 饿
·擦身而过的逃狱
·2006-02-22 用心
·2006年2月19日 行动
·2006-02-14 安静的肚量
·2006.2.13  阴天中的书写
·2006-02-08 忙碌中的想想
·2006年1月28日  乱与不乱
·2006-01-26 如果打开了如意门
·1月23日 又思
·1月19及20日 突破 & 一门无法拒绝的课
·2006年1月17&18日 两天的杂感
·2006年1月13日 沧桑与桥梁
·2006/1/11 在山上时
·2006/1/9 无题
·2006年1月8日 代祷
·1月7日 冷与暖
·2006/1/6 纪念册
·2006/1/2 福音在中国的必须
·2005/12/31 因循,徇人
·2005/12/30 专心为祭
·2005年12月1日 简朴
·2005/11/29 礼物丰收日
·2005/11/16 彩虹,浪花与猛兽
·2005年11月16日 生死
·2005/11/15 凡人的……
·2005/11/14 梦中的蚂蚁
·2005年11月13日  一对夫妇以及一张桌子
·2005年11月11日 栽在溪水旁
·2005年11月7日 甜甜的
·2005/10/26  二人三足的题材
·2005/10/21 一场好戏
·2005/10/17  当了回浪子爸爸
·2005/10/17 spiritual man???
·2005/10/14 铁丝网中的美事
·2005年10月13日 风闻与亲见
·2005年10月12日 浪花中的spiritual life烀蛙1
·2005年10月7日 happiness in HE LING ISLAND
·2005年10月4日  下山
·2005/10/3 人道毁灭
·2005/10/1 数算资本
·2005/9/25 鲜嫩的草
·2005/9/21 忙碌中的忙于记录
·2005/9/18 九一八
·2005/9/13及15 刚好与为鉴 
·2005年9月12日 新的
·2005年9月4日 灭亡与有祸--读<我们是福清人>有感
·李国光:我们是福清人
·2005年8月30日 带着”炸弹”的生命
·2005年8月22日 启程往泰前
·8月21日 耶稣会的豪情奔放
·2005年8月20日 于是,故事也变得更丰富了!
·2005/8/19 驻足点
·2005年8月16日 零星的汇集
·8月14日  复和的看清
·8月10日 与日本和好?
·2005/8/8 寻找李洋洋
·2005/8/7 美丽的放心
·2005年8月6日 良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年8月16日  俯首vs橫眉

   
   關於余杰,我想自己是由欽佩,到──有些失望。
   
   沒錯,我很欣賞他的敢言,欣賞他在被壓迫中,仍能發出怒吼。我覺得他很有魯迅的影子,而魯迅的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也是我喜歡魯迅的原因。
   

   然而,我不欣賞余杰七月刊在《蘋果日報》的<向北大人交心先抺殺良心>,因為他在文中批評梁老師當了院長後,「人一闊,臉就變」。說什麼這「小小的建道神學院院長」已及時「改邪歸正」,「演技已然直追曾特首,即便當不上下一任特首,也許可以弄上個『三自愛國教會』的副主席來當當?」
   
   <向>文的出現,是因為梁老師在《時代論壇》發表了數篇文章,批評余杰等訪美時搞政治。
   
   說真的,我在中神因余杰訪美而取消其來港旁聽課程一事上,也不贊成中神的做法。但如今比較起來,我覺得余杰公開此事,也有過份之處。因為取消一事不代表中神「轉軚」,若然,一早就不會邀余來港了。試想想,同上課程的應有其他循不同途徑來港的家庭教會領袖,憑什麼他們要因余的出現或有傳媒來追訪,而要付上有機會被暴露身份之代價呢?憑什麼中神也要因而付上代價呢?
   
   認識梁老師約有兩年了,我認為他絕非余杰所說的「人一闊,臉就變」,因為他喜歡做研究多過搞行政,做院長我想他也是為了大局著想而已。況且他也曾因《吳耀宗三論》被《天風》公開批評,要變何不一早就變,還用余杰今天來冷言相諷嗎?
   
   況且,余杰見布殊中所發表的言論,其實對家庭教會是有利的嗎?他「表示希望布殊仿效已故總統列根埋葬共產制度」:「列根總統因為埋葬了蘇聯東歐的共產制度而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幫助中國發生這種變化,也許是上帝給總統先生的歷史使命。」誠如蔡少琪老師在<外強內憂的中國需要良善的力量:讓中國基督徒成為建立「和諧社會」的積極力量(節錄)>一文中所說:「這種政治上的要求,勢必加劇了領導人對基督徒與海外勢力聯盟的擔憂。領導人對中國基督教的發展的關注勢必加強。」
   
   如今,我依然欣賞一些人的激情,但是,除了「橫眉」,我更欣賞那些甘為「孺子牛」,甘為大局「俯首」者,因為後者的默默,有時更能成大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