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2006年7月22日  農民的死]
看雲舒雲卷
·2007/9/13 日子的智慧
· 2007/9/7素未谋面的泪
·滕张佳音:基督门徒福音会是异端吗?《可兰经》等同《圣经》的默示吗?
·2007年9月5日 200年前的他(转贴)
· 9月2日 视 & 听
·9月1日种菜的婆婆
·8月31日 旁观者
·8月29日 新生活札记
·2007.8.28 劳动.重新
·2007/8/26义无反顾
·2007/8/24寻找
·2007/8/21祖母
·2007年8月18日 小心
·2007/8/16访石壁
·2007/8/15值
·2007/8/14读宣教士写的戈壁沙漠
·8.13 吃味精的代价
·2007/8/10 风球下的小结
·2007/8/9飞
·2007/8/8饶恕,艰难地
·2007/8/7他们仍是人质
·8月6日 圣经文盲是如何炼成的?
·2007/8/6从基督门徒福音会出走的她
·2007/8/4慎
·2007/8/3回归
·2007/8/3蠢
·2007/8/2没有敬拜的敬拜
·2007/8/2大哥
·2007/8/1火热
·2007/8/1眼睛
·2007年7月26日 关于历史
·2007/7/25家人
·2007/7/23沉默与否
·2007/7/21不惧
·2007/7/20乐事
·2007/7/19翟辅民(Robert Alexander Jaffray)
·2007/7/17记录
·2007/7/15想飞
·2007/7/11未敢忘记
·2007/7/9 浓
·2007年7月7日 巴斯德式奋斗
·2007年7月4日上班了
·2007/7/1忍不住要说
·2007/7/1 回归的记忆
·2007/6/28 人蛇.黑工
·2007/6/28 树虽无言
·2007/6/27忙
·2007/6/24道
·2007/6/23 建硕07
·2007/6/21在白如雪楼的最后一夜
·2007/6/20风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年7月22日  農民的死

   2006年7月22日  農民的死
     一個村子裡,連續幾天有三個農民自殺,一個被救回,兩個死了.
   
     2003年,這發生在陝西一條村子裡.
   

     我看的是剛返鄉在書店中買到的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拍的記錄片,邊看邊流淚,兩個死去的農民才三十出頭,卻就這樣輕生了.
   
     事情的源頭是推行“退耕還林”政策,原來是要有工作組進駐村中推行,就是將在山上種的東西要拔掉,以便還原樹林.若不拔掉的話,就要賠錢.第一個農民就是沒有錢賠,又不捨得種下的東西.當鏡頭在採訪幸而被搶救回來的他時,家中真的是沒什麼長物,一年才兩百多元的收入,怎麼賠呢?而他用以自殺的農藥,還是賒回來的.
   
     第二個輕生的農民,是那村中的一個組長.村民在山上種的煙草原是村中幹部鼓勵種的,眼看快要收割了,卻說要罰款.那組長就跟工作組說罰少些,但卻遭反對.有一個晚上,那組長就仰藥了.他家人發現後,就叫駐在他家旁的工作組幫忙送去醫院,卻沒有人回應,他們只在想着自己與仰藥事件應無責任.結果,那位農民組長在仰藥五個多小時後,不治了.
   
     第三個輕生的陳姓農民死得真是更不值了,他與那位農民組長是好朋友,在他死之前還與老婆到他家幫忙.誰知,工作組的組長就寫了張字條給派出所,說農民組長之死與這陳姓農民有很大關係,結果他就在派出所被問話七個小時,出來後就精神恍惚,第二天就在山上吊死了.
   
     看到記者跑到山村裡訪問,我看到了中國的進步,也看到了農民的悲哀.特別是死者的家人在憶述,在流淚時,我也忍不住跟着他們哭了.因為窮,以及習慣了忍氣吞聲,他們只有走上死這條路.如果沒有被報導出來,有誰知道他們的委屈?
   
   我也在想,我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呢?
   
     記錄片中有他們的詳細地址,我忍不住寫了一封信,寄去了一點問候.事隔三年,我但願收到信的他們,也看到了愛.
   
     在此,我也祈盼在山東被關押的盲人維權者陳光誠可以早日獲釋,我知道有許多人在為他奔走,特別是看到最新一期<亞洲週刊>中提到北京的律師到山東時被打,但他們絕沒有後退,而是做好了被打的準備,還會繼續向山東輸送最好的律師.我也很感動於這些人的勇敢,加油啊!
   
     近日也看了艾曉明拍的講太石村的記錄片,那些要隱瞞真相的人真的是很狠啊!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準備挨打的勇氣,但我在想:神的公義與愛,一定是我們要學習的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