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6.2 & 6.3]
看雲舒雲卷
·Vincent
·老狼:同桌的你
·林子祥:海誓山盟
·陈奕迅:单车
·光良:童话
·齐豫:橄榄树
·孙燕姿:遇见
·孙燕姿:天黑黑
W国十五天感恩之旅(2005年7月5日至19日)
·W国之旅一:100元美金的震撼
·W国之旅二:待哺的羊,待耕的田
·W国之旅三:运动场上的宣教机会
·W国之旅四:宣教机会的种种
·W国之旅五:我所碰到的榜样
·片段零拾
在神学大海中浮漾
·办一场阴间婚礼──论冥婚背后中国人思想的吊诡
·福音粤曲──本色化的长者佳音?
·年轻传道人提摩太如何在压力下成长
·在陕西农村及香港荒原上与神同行--访宣教士司务道
·从奥古斯丁论自由意志看罪之来源
·寻觅乐土的纽约唐人街福州偷渡客--针对其土地与家庭观的宣教策略
·宗教改革的晨星--从约翰威克里夫在中世纪晚期的作为反思现今传道人的素质
·还女先知应有的地位--论旧约作者笔下略见被贬低的女先知形象
·徘徊在真耶稣与灵粮之间
·读远志明《神州忏悔录》
·浪子回头的诗篇版──从《诗篇》七首悔罪诗看罪人如何由“失”到“得”
·他筑起了独断的人墙吗──评尼希米的处事方法
·芳草何处──关注单身女宣教士离职问题
·用白鸡之血偿还土地的债──Tagbanw人的土地观探讨
知与行
·路是人修出来的──我的广西假期
·在男子监狱布道的一天
·泰北短宣之旅 点滴
·喜灵女监的“旗袍的力量” 
·吐鲁番
·疫境中,我们到街市买菜
·在台北遇上洗净心怀的水
·牵手,在云南丽江
·在敦煌鸣沙山
·木瓜、番薯跟水笔仔的世界
·太极人间慈母碑
·喀什街头陌路人身上的光
·丝路回望:同船人 
·西安的景教碑
·雨季,你在西藏
·追星族的独白
·鲁迅故里──轩亭口的痛楚少了
·请来周口店
·西瓜
·一只徘徊在新约世界中的小麻雀
·给我祷伴的一纸小叶
·给伯父的悼念 
·乐华餐厅的希腊文时段
·给05年底的我
·在山顶道高高的圣诞花树
·辫子路的一棵树这样说
·澳门去年的荷花
·CARE
·给南京城挡住的西瓜
未能忘记
·6.4
·六四我可以为你做什么?(1999年)
·五载杜鹃花开花落──我的中大片段摄录
·5月 我的眼泪记录 6月 信心与关怀
·在忧伤中的片片励言
·6月 停不了的风浪 与 闯练
·我的见证1──一步一步,神的带领(在神学院的早会中的分享)
·我的见证2──我竟会踏上这条路(道硕蒙召见证)
·已离开的人呀!
·给:在庄宿修读零学分的同伴
·我的西瓜皮姑爹 <关于闽剧的少年记忆>  
操练
·2005.12.2关于祷告
为中国祷告
·为中国祷告2/12/2005
艾滋中国
·转贴:河南艾滋元凶曝光隐瞒疫情升官发财
中国边疆&伊斯兰
·2008年7月10日明报:警毙5疆独分子拘10人
·2007年12月6日明报:新疆教徒泄密判劳教
·2007年11月12日 3疆独判死3囚终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2 & 6.3

   2006-06-03
   早上寫的:
     昨天,是弟弟的安息禮拜,逾二百位親友來了,比我們預先估計的多了很多,很謝謝來的每一位.
   
     下午三時多,就來到了世界殯儀館.我是第一次由中環坐船到紅磡,在一個熱心途人帶路下,才懂得怎麼走去殯儀館.

   
     早來的時候,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叫我去確認一下弟弟的遺體.沒有心理準備之下,跟著他去認,弟弟的面容很像童話中的角色,臉很粉紅,就像一個親友說的,有點像天使.
   
     四時許,花來了.幫忙放得好看些,也把椅子多放些,還找工作人員掛好明泉師兄幫忙寫的“榮神益人,靠主剛強”.然後,弟弟中學同學就來了,我依稀可以認出他來,他想看看弟弟的遺體,陪他去看的時候,自己的眼淚再次如脫繮的野馬.
   
     陸續有親友,同學,過去的同事,教會弟兄姊妹來了.弟弟洗禮的錄影在不斷播放著,之前擔心在安息禮拜時播放會太長,也無心力去剪輯,想不到可以在安息禮拜前播放,讓更加多些人看到洗禮的寶貴.
   
     媽媽看到弟弟的遺體入棺時,她不斷地嚎哭著,感謝神,有朱牧師在安慰她.
   
     安息禮拜的一切,都很順利,即若播放powerpoint時投影有問題,但也很快解決.真的很感謝母會的弟兄姊妹在當中的幫助,無論是領詩的清仔,攝影的發哥,拍影片的德彩,或是唱詩,還有文玲,劍文陪我們回家,當然還有黃牧師,曾導師,以及荃景堂鄭傳道,以及兩堂的詩班.還有,建道學院同學的歌聲很雄壯,很有氣勢,我看到了齊心的力量.在往後的日子,我也希望自己盡量可以出席每一個的安息禮拜.
   
     瞻仰遺容時,每一個人魚貫地出來,隊伍很長,其實我們在港的親友很少,可以有這麼多人來看弟弟最後一面,真的非我們所料.許多的愛,與擁抱,都在安慰着家人的心.
   
   晚上寫的:
     很累,很累,睡了很久,也請了今天本應去實習教會的假,像虛脫了一樣,怎也補不足精神.
   
     出殯,有四十多位親友出席.早了些去,焯弥辛凶29個花圈,比我們想像的也多.一切儀式,都進行得很順利.只是媽媽的嚎哭聲,仍在述說着骨肉分離的不捨.
   
     第一次,捧着遺照,第一次,坐靈車,第一次,在喪禮中讀經,第一次,按動火葬的按鈕.許多,如夢的感覺,就像在哥連臣山角的火葬場,就是在我以前任教中學對面的山上.下山的時候,還可以從車窗中看到學校的外貌.人生的劇本,真的是劇中人無法看得透的,也沒辦法預測的.
   
     而坐車回荃灣時,經過弟弟住了很久的伊利沙伯醫院,經過我們的舊居,還有中小學,許多的演出地點,都在那一霎那間回溯.
     跟媽媽先回家休息,大家都很累了,講起今天的天氣,只是回家時才下一點的雨,而昨天的紅雨也只是上午的事,一切都很順利,感恩於教會的幫忙,也感恩於神的保守.是的,很多的看不透,但有了靠山,就向前走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