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蔡楚作品选编
·我 ---- 一个漂泊者
·乞丐
·赠某君(图)
·给zhan
·青石上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博讯2006年08月30日发表)
   
   
   August 30

   
   笑料
    昨日去医院看望获得取保候审的艾滋病患者李喜阁。她看起来精神状况还可以,我们谈起她在看守所的经历,记下点滴文字,权当笑谈。 (博讯 boxun.com)
   
    了解了看守所里“犯人们”的背景后,李喜阁说她改变了看法,坐牢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该坐牢的没坐牢,不该坐牢的占了大半。
    一60岁左右的老婆婆,从2001年起,已经5进宫,颇有把牢底坐穿的气势。老婆婆“犯事”的起因是老婆婆女儿的未婚夫解除婚约并通过法院拉走预先送给女方的彩礼。当地的风俗习惯是倘若订婚男方提出解除婚约,就无权再拿走预先送给女方的彩礼。否则“人财两空”的女孩就会被当地人唾弃,失去尊严。在被法院拉走彩礼的那一天,女孩在法院的执行车上服毒自杀。老婆婆失去女儿,便痛斥法院权钱勾结、公开骂县委书记,被检察院控告。在法庭上,县委书记出庭接受对质,老婆婆翻脸不承认骂人了,要求县委书记告诉大家自己骂他的内容。县委书记灰脸,最终还是判老婆婆入狱。如此再三,已经是第5次进监狱。骂人固然不对,不过官员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未免粗暴。
    其他“牢友”大多年轻不经事,用李喜阁的话来说,大多没必要蹲监狱的。
    李喜阁说自己真没后悔。去卫生部上访,虽然被控告“涉嫌冲击国家机关”关在拘留所,被当地派出所罗列“敲诈卫生部”等9条罪名,但是自己短暂失去自由,还是换来许多人的福利。坚持只有13名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的宁陵县,在李喜阁事件后,向卫生部上报了84名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名单。并且公开承诺感染者/家属可以获得2万元的赔偿以及300元每月的补助。
    提及在看守所的生活,李喜阁感叹,在媒体报道前后,生活待遇真是两重天。搞笑的是,当地各个政府官员,因为抓了李喜阁,又受到中央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关注,还第一次接待了来自首都的国保,胆颤心惊不知如何是好。从此下狠心学习艾滋病知识,短短几十天把艾滋病问题弄了半懂,并且买了几十台电脑专攻了解网络言论和信息传播的情况,据说“弄不懂的就不要来上班”。
    李喜阁提到“宁陵县在河南省是倒数第二差的县城”时,开玩笑说县城里小车这么多,每个单位把小车卖了,至少得20万,15万给感染者,剩下5万还可以买个小面包车解决单位出行问题。
    离开时,看见当地的官员和国保队长来病房“看望”李喜阁,他们驻扎在医院附近,随时了解李喜阁的情况,防止她再度去中纪委或卫生部上访。取保候审阶段最长一年可结束。
    无论如何,监视比软禁好,软禁比失踪好,自由比坐牢好,改变总比一潭死水好。默默祝福李喜阁一家,愿逝去的大女孩安息。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李喜阁与女儿和曾金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